【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分類:驚悚恐怖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狼耳袋】安全帽
時間: 2009/03/04 Wed 11:34:41

【其三】


這是最近發生的事情。

當我要牽動我的摩托車時,腳踏墊的地方多了一頂安全帽。
我很順手的就將它放到隔壁台摩托車的椅墊上,
然後從座墊裡取出我自己的安全帽,戴上,走人。

隔天,我要牽摩托車回家的時候……

我的摩托車上,又有一頂安全帽。

昨天太匆忙了,天色又黑,我並沒有仔細去認安全帽的樣子,
所以我並不能確定跟今天是不是同一頂。但我能確定的,
是我停車子的地方,跟昨天停車子的地方,
起碼相距十公里以上--我是到不同的地方辦事情。

那頂安全帽,靜靜的,正正的擺在我的椅墊上。

疑惑了一下,但是我還是走了過去,
把那頂安全帽拿走,放到到隔壁的摩托車上頭去。

扭開油門的時候,我的心裡還是有點七上八下的。
不自覺的,我轉頭想確認一下那頂安全帽的樣子。
轉過頭的時候,它卻已經不在那台車上了。

是我沒放好滾下去了嗎?

依稀只記得,那是頂紅色的,全罩的安全帽……

我現在有點怕,哪天我的摩托車上又出現了一頂,紅色的安全帽……

 

【狼耳袋】安全帽
2009.03.0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狼耳袋】室友的鼾聲
時間: 2009/03/02 Mon 13:09:02

【其二】室友的鼾聲

室友的床上傳來鼾聲。
他睡下舖,怕光的他一向把床舖用棉被當窗簾遮掩得密密實實的。

我上夜班,他上早班,所以回家的時候通常我只聽得到他的鼾聲。

今天也是。回家時,窗戶微微的開啟,他的窗簾也微微的隨風搖曳,
不時的夾雜著鼾聲跟呼吸聲。

我躡手躡腳走向我的座位,打開電腦跟電熱水器,
靜靜的、不發出聲響的作我的事情。

室友的鼾聲依舊規律的響著。我瞄了瞄時鐘--
他昨天肯定睡遲了。通常這個時間,他已經起床在講電話了。

午時,我伸了伸懶腰,不曉得什麼時候,室友的鼾聲停止了。
也的確平常他的鼾聲就是有一陣沒一陣的,我都是趁著安靜的時候入睡的。

餓了,當我起身想外出覓食時,門外卻響起了腳步聲跟掏拿鑰匙叮噹聲。

門被打開了,外頭站著的,是我的室友。

「欸?你出門囉?」

「嗯。一早就出去了。在你回來之前。」

「是喔……」

我沒有跟他提起過,他的床上傳來的鼾聲。

 

【狼耳袋】室友的鼾聲
2009.03.0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種橋段老早就看到膩了。等一下他們兩個就會拿起紙扇往對方頭上打過去。

「所以也就是說,阿健是個妻管嚴--」

(啪)

「你幹麼打我啦?」

「沒有啊。是蚊子。」

「是喔?原來如此。結果啊,上次那個阿健--」

(啪)

「你幹麼又打我?」

「沒有啊!還是剛才那隻蚊子。」

「這樣啊?算了。所以說,後來那個阿健--」

(--)

(啪啪啪)

「你、你不是要說阿健嗎?」

「我怕等一下有蚊子,所以先把他們打死。」

我真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為甚麼旁邊的人可以笑成這樣?

差不多要到高潮了。他們最經典的橋段就是等一下會有鐵盆從天而降。

「所以說,這就是喜從天降嗎?」說完,兩個銀色的鐵盆從天而降。

(叩!)

(叩!)

這聲音聽起來一點也不輕脆。與其說是臉盆,比較像是法碼。

台上的兩個人,被砸掉半個腦袋。整個舞台上頓時一片狼籍,而他們的嘴巴跟喉嚨則像當機的電腦一樣,無意義的拉長著最後一個字的尾音。

可是台下的人依舊繼續笑著。我不曉得這個團的跟社會大眾的尺度放到這麼大。

然後,離舞台最近的那一排觀眾,頭上也掉下了鐵盆。

在無數的沉悶的聲響後,第一排的觀眾通通只剩下半個腦袋,而第二排的觀眾通通被染色,換上了血紅的彩妝。

而依舊沒有人尖叫,所有的觀眾持續的笑著。

第三排,第四排……所有人的語言,都停留在最後一個字的尾音,時間彷彿被凍結,只有紅色的浪潮不斷向後襲來。

抬頭一看,我頭上這個還有標明磅數哩。

(叩!)

 

【驚悚】無題
2009.02.15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狼耳袋】高承載
時間: 2009/02/02 Mon 11:24:12

「耳袋」一詞源於日本,指的是一些無法解釋的鄉野奇談。
就像耳朵有個袋子,把隨處聽到的故事給放進去。
因為袋子不大,所以篇幅通常也短小。

小狼最近也冒出了些點子,一時之間也無法處理,
故姑且也以耳袋的形式出現,至於看完有什麼樣的感覺,
那就隨諸君的意了。

--

【其一】高承載

「先生,對不起,現在高速公路實施高承載管制,
車上沒有坐滿四個人以上是無法進入高速公路的。」

在交流道入口被擋下來的T君非常懊惱。

「之前完全沒有聽說要發佈這項措施啊?」

「喔,剛剛發佈的。」員警面無表情的說著,
「不管怎麼說,你擋到後面的車流了。請你儘速的從交流道另一頭離開吧。」

T君完全不想繞路。一方面浪費時間,浪費更多汽油,
更重要的是,那條路到了晚上根本不是人在走的。

總之得想辦法上路才行。

下了交流道,T君考慮著各式可行的方案,但是似乎沒有。

除了路邊那堆被遺棄的服裝人形(假人)之外。

T君還從舊衣回收箱裡找到了衣服,給人形們套上。

--

「先生,請你搖下車窗。」再度經過檢查站,T君的心情非常忐忑不安。

員警低下了身子,探出頭進了車子張望著。T君甚至還給它們找了帽子戴上。

「請問後座的是……?」員警問著。

「妹妹。對,妹妹……」T君有一點心虛,所以再強調了一下。

「這樣啊……」員警用手電筒照了照,「方便請她們拿下帽子嗎?」

(靠!我又不是通緝犯!何必盤查的這麼嚴謹?)

「……好的,你可以通過了。」

「欸?好的……」就在T君還在想著各式應付敷衍的理由的時候,
員警卻突然放行了。雖然有點納悶,T君還是踩足了油門揚長而去。

(不過,為甚麼那個龜毛的員警會突然放我走呢?)T君納悶著。

(他好像有提到帽子吧?)T君回想著剛才的場景,不自覺的從後照鏡裡看著人形。

不知道是不是車子上下震盪的關係,其中一個人形的帽子掉了下來。

不對吧?剛才盤檢的時候,車子應該沒有行駛中震盪的厲害吧?

(這……是巧合嗎?)為甚麼,帽子會在人形的手上?

而且還是夾在拇指跟食指中間?

--

不知道為甚麼,T君一直覺得有人窺視著他。

(真不舒服的感覺啊……)T君想著,反正高承載管制只有上高速公路時,
下去怎麼樣倒是無所謂了,決定在路邊小停一下,將那幾個人形丟棄。

「……!」什麼時候,又一個人形的帽子掉了?同樣的拿在手上?

偏偏在這個時候,T君從後照鏡裡看到了--

剩下的那個人形,慢慢的舉起了手,將頭上的帽子夾住,然後輕輕摘掉。

然後人形們用手捉住自己的頸子,狠狠一扭,讓視線對準了後照鏡裡的T。

「!」

--

「【快訊】

高速公路南下一六八公里處剛才發生一起車禍,
車上四人全部罹難。小客車駕駛當場死亡,
後座三人卻疑似死亡多時,詳細案情警方調查中。」

 

【狼耳袋】高承載
2009.02.0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你看
時間: 2008/09/02 Tue 11:41:27

(吶、吶,看我一下)

才不要呢,每次都是那些把戲,早就看膩了。

(拜託,回頭一下!一下就好。一下。)

不,妳騙不到我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

(嘿,你確定嗎?真的不回頭肯定一下?)

喔,妳就這麼想要我回頭看妳一眼就是了,是嗎?

不需要啊。我確定我好好的將妳收在床墊底下了。
妳還能夠有什麼奇怪的樣子呢?

(不,跟你想像的不一樣呢!女人,是很善變的。)

不可能。沒說妳像五花肉就不錯了。

(看,看我嘛!我正在看你呢!)

喔?是嗎?

沒錯。

她的眼珠子正從床底下滴溜溜的看著我。


【驚悚短篇】你看
2008.09.0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Breath
時間: 2008/08/06 Wed 09:26:52

是的,通常看這種片子的時候我是不會用喇叭的。

用耳機的好處是你可以身歷其境,又不用怕尷尬。
當然如果加上眼罩式液晶顯影器就更隱密了,
旁邊的人都不知道你在HIGH什麼。

是的,就是那種情慾的聲響。
肉體的碰撞,汁液的交激,還有貪婪失神的渴求跟需索……

OH,YES,就是那裡……
對,不要停……

是的,那種感覺就彷彿有人在你耳畔喘息一樣……

越喘越激烈,越喘越狂野……

可是,影片裡的男女主角早就完事,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了啊?

是……影片音效剪接的問題嗎?

那聲音越來越大聲,我刺耳的伸手想把耳機抓掉,
卻發現……






耳機自始至終,不曾掛在我耳朵上……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應景】頭髮
時間: 2008/08/01 Fri 16:28:50

頭髮漸漸的長了。其實自己也還不是那麼的習慣。

比方說,三不五時總覺得,有人在搔撓我的後頸啊,脖根什麼的。
但是當自己真的伸手往後一摸探,卻又發現不過是髮絲在作怪。

「習慣就好。習慣。」我這麼跟自己說著。

騎車的時候也是。從帽子底總是會露出幾絲髮瀏,
隨著風吹的時候飄啊飄的,頭皮也覺得這麼輕輕的拉呀拉的。

「習慣就好,習慣。」我這麼告訴自己。

長長的瀏海也會遮到我的視線。在晃動的間隔裡望出去的視界,
好像什麼東西都跟著擺動著。
又好像,總有什麼東西躲藏在視線的死角裡,窺視著。

「習慣就好,習慣。」是的,愛美不怕流鼻水,愛長頭髮不怕被遮眼。

--

頭髮,越來越長……

穿高領的衣服的時候,即使隔著一片布料,
脖子跟後背還是會覺得,有什麼東西搔癢著。

伸手摸摸,頭髮,卻還沒長到那裡……

「習慣就好,習慣……」我是這麼自言自語著。

騎車的時候,總覺得頭髮好像輕輕的,隨風飄盪著。

雖然,我明明是在停紅綠燈,天氣悶熱的一點風也沒有……

望了望後照鏡,總覺得好像看得到我的頭髮自己在那邊,上下飄動著。

「習慣……就好……」我這麼安慰著自己。

照鏡子的時候,我的眼透過瀏海,看著還有一隻眼,
從遠遠的角落裡,透過瀏海,看著我。

我閉上眼不敢看,背後卻傳來一陣涼意--

我的頭髮,被輕輕的,撥了開來。

「……」

 

那,你告訴我,我現在該不該還……

習慣就好?

 

【應景】頭髮
2008.08.0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應觀眾要求。不過氣氛醞釀的沒有很成功……

--以下正文分隔--

「欸,你這樣抱我,我覺得自己好像娃娃喔……」
我從背後環抱著她,輕輕的順梳著她的頭髮;
她眼神迷離的,輕輕躺在我的懷裡。

「妳是娃娃啊,」我說,「是我要疼惜一輩子,最捨不得放開的娃娃。」

是的,我不會放開手的。
不管妳再怎麼撒嬌耍賴,現在就靜靜的躺在我的懷裡,當我最美的娃娃吧!

「等我一下喔……」我把靜靜的她放躺在床上,
轉身拿出了針線,一針一線仔細的勾勒出了,我最喜歡的表情。

「嘿,妳真的好美,妳知道嗎?不要這種表情啊。」
我伸手闔上了她驚悸猶存的雙眼。

閉上眼,才能引人遐思啊。

--

我每天都幫她換上不同的衣服,擺出不同的姿勢,
唯一相同的是,不管什麼樣子的她,看起來都是叫我這麼不能自己。

只是,她慢慢變醜了。臉上沒有表情了,手腳也不能彎了,
甚至掉下來就接不回去了……還把我的地方弄得臭臭髒髒的。

我不愛她了。

我要換一個娃娃。

【驚悚短篇】娃娃
2008.06.03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鏡
時間: Fri May  9 14:08:15 2008

最討厭,半夜走在墨黑色的鏡子前面。
平常或許沒有那麼明顯,但是一到晚上,
這種裝在大樓外頭的防爆玻璃,總是會映出黑白分明的影像--
讓黑的更黑,白的,更白。

一如往常經過的時候我加快了腳步,放直了眼神,
盡量當作沒那麼回事的走過去,
一邊卻也犯賤的不停的用眼角餘光偷瞄著那黑鏡子。

小孩?

我好像看到一個個子不高的人影,影影綽綽的映在鏡子裡。

我停下了腳步,轉頭仔細的看了一下那倒影。

確定是一個小孩,在馬路中間騎著小小的三輪車。

背後,我似乎聽到有嘎吱、嗄吱的,輪軸轉動的聲音。

心下一疑惑,我不自覺的轉頭看著背後的馬路。

一個大概五歲的小孩,穿著一件可愛的吊帶褲,帶著一頂可愛的毛線帽,
笨拙的踏著踏板。因為不熟練,所以弄得輪軸嗄吱作響。

確定不是我眼花以後,我並不想確認那是不是個「孩子」……呃……
起碼我想那是個存在的東西。

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我卻又覺得右邊的鏡面上有東西蠢動著。

(應該還是那個小孩吧?)

我還是,轉頭看了一下鏡子。

小孩,小孩。

除了剛才那個騎三輪車的小孩以外,對街的柵欄底下好像還有一個小孩。

沒錯,那裡有另一個小孩。

我再轉頭,遠遠的的確柵欄底下還蹲著一個小孩,只是太遠了,
天色又太暗了,只能知道那應該是個小孩,卻看不出其他的什麼。

呃……應該是兄妹吧……應該……這麼晚了真的不應該還有小朋友在外頭遊蕩的。

奇妙的兩個小孩。

當我在轉頭想看看鏡子裡,
想推論一下為什麼剛才會沒注意到蹲著的那個孩子的時候,
我還發現了另外一個蹲著的小孩。

在我的腳邊。

在鏡子裡的,我的腳邊。

我倒抽了一口冷氣,猶豫著該不該低頭看一眼,
小腿卻突然感到一股涼意。

我看著鏡子,鏡子裡頭的小孩正抱著我的腿,仰臉往上看著。

我不太敢想像那個小孩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我……

不知道為甚麼,我突然想起來,剛才看到的那兩個小孩,
臉上,似乎也沒有表情……

我繼續看著鏡子裡的小孩,才發現除了爬在我身上的、
跟兩個在路上的,還有從其他不知什麼地方出來的,越來越多小孩。

馬的,現在是怎樣?幼稚園放學嗎?

我看著鏡子裡的小孩,他伸出手開始往我身上爬,
而我開始覺得下半身越來越沈重,越來越冰冷。
其他的孩子也從四面八方一直往我這邊聚過來。

我心裡一急,不自覺的就低頭看了那孩子。

他臉上沒有表情,更慘的是沒有器官……呃……
這樣講不太對,應該說他的器官非常平板,好像在紙上畫出來的似的,
兩隻眼睛看不到眼瞳,只是從黑幽幽的兩個洞裡放出詭異的光芒。

「啊--」

我大叫了一聲,一把狠狠的抓了那孩子往後甩,然後死命的往前衝,往街的盡頭衝。

當我跑到街的盡頭的時候,一回頭看整條馬路卻空蕩蕩的,只剩下青幽幽的路燈閃爍著。

街,很靜,靜得只剩下我急促的呼吸聲微微迴蕩著。

也直到我跑出了街,我才發現街的另一邊同樣的也是一幢大廈,
同樣的也是裝上了黑色的防爆玻璃。

兩邊的鏡子裡,無止境的交映的詭異、青幽的路燈光芒。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些孩子們,還躲在鏡子裡,無表情而空洞的,看著我。

【驚悚短篇】鏡
2008.05.09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心跳(下)
時間: Sun Mar 25 20:48:50 2007

「蘇利文醫生,結果到底怎樣了?」這只是作一個簡單的心電圖,
我國小的時候作過,很簡單,花不到十秒鐘就可以完成的。我等了快十分鐘了。

附帶一提,剛才要驗尿的時候,我才發現我一整天都沒上過廁所,卻一點尿意也沒有。

「喔。不。還沒,儀器還在調整中,結果還沒有出來喔。」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心跳(上)
時間: Sun Mar 25 20:42:48 2007

死,一般而言的定義是沒有了心跳、呼吸或者脈搏。
硬是要用靈異的角度來說的話,是靈魂脫離了軀體,人只剩下一堆肉塊跟骨頭。

科學上的定義嚴謹些,指的是生理機能停止運作。比方說細胞停止生長,
神經沒有反應等等。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圓
時間: Sun Jan 28 00:04:32 2007

我一直很納悶,那兩個圓圈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冬夜,我在公司裡漫不經心的拖地時發現的。
沒辦法,那有老闆規定員工輪流值日掃地的?

雖然說是漫不經心,但也不是完全不在意,因為那只是像鈕扣般一個小小的圓圈,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腳(下)
時間: Sat Dec 2 20:12:19 2006

那天後來怎麼結束的,似乎沒有人可以說得完整。
聽說是我一個人被什麼東西給附身似的,
自己一個人在後來那場大雷雨裡面追逐著那雙腳,
然後不知道多久以後又一個人狼狽的跑回來,收拾好棺材,蓋上棺蓋,
然後把棺材推上墓丘,下葬、掩埋,然後離去。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腳(中)
時間: Sat Dec 2 15:24:22 2006

我向公司請了半天公假,下午改搭公車換條路線去上班。跟我一起踏進門的,
是老黃的死訊。或者該說,我一進門這話題馬上又沸沸揚揚了起來。
也不知道為什麼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知道我因為老黃的死而被叫去警局偵訊。
但是偵不偵訊其實也無所謂,我也和所有人一樣納悶才剛要升官的老黃怎麼會去尋短,
只差在我有看到他最後一眼。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腳(上)
時間: Sat Dec 2 01:59:50 2006

當兵抽籤的時候,大家都害怕抽到野戰實兵部隊。
遇到演習的時候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吃不好,睡不好,穿不好。
最糟糕的,就是怕那漫長無止盡的,行不完的軍。

「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啊,反正走到後來那個腳都跟不是自己的一樣,
會自動前進的啊!不知不覺就會走完了啊!」連長如是說。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黑小狼軍中鬼話
時間: Mon Aug 28 22:09:35 2006

我是在新中入伍的,而新中這個地方,聽說也是當年陳為民當兵的場所,
他所寫的鬼故事很多都是新中的。

「要問我這邊的鬼故事?去看陳為民比較快啦!」班長如是說。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異色試寫】打獵
時間: Fri Feb 17 01:15:46 2006

  男生嘛,總是喜歡一些陽剛味兒重的東西,碰到槍啊刀什麼的,總是情不自禁的
熱血澎湃了起來。

  所以當簡哥他們說要去玩打獵的時候,我二話不說的點頭加入了。

  「太好了!有你這個軍校生加入,我們這邊簡直是如虎添翼!」簡哥開心說著。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