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分類:【同人】顯像環生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九)
時間: 2009/01/13 Tue 00:58:16

麻生家很大。這是我的一個印象。在月見村走越久,
我就越覺得自己好像遺忘了些什麼。

這個村子,我並沒有那麼陌生。

就好像雖然沒有掛門牌,但是我依然知道現在矗立在我面前的這個大門,
就是麻生家的宅邸。

「來這裡啊--」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聽到小孩子銀鈴般的聲音響起。
彷彿剛才的那場捉迷藏還沒有結束。

--

每次明明在玩,她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笑容。

「欸,__,為甚麼妳一直都悶悶不樂的?」
明明長輩有交待過,不要和她有太多的交集比較好。

「……」女孩臉上微微有一點變化,似笑非笑的。

而名字,還是想不起來。

「吶,來玩吧--」試著牽起她的手,卻冰冷的令人難以置信,
嚇得我觸電般的將手收回來。

「為甚麼?」

「因為……」女孩的臉上卻綻出了笑容,「我要死了喔。」

--

所以,我來過這個地方吧?我的記憶隱隱約約這麼告訴我。

(如果是的話……)我離開宅邸的大門,走到庭院裡一顆石燈籠的旁邊。

我伸手進石燈籠裡摸索,卻只有抓出一把把灰燼而已。

(欸……?)難道我記錯了?

不,就算沒有記錯,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所以沒有東西也是很正常的吧。

可是,我手上的煤油味道……

我再低頭看看石燈籠裡頭,的確還有殘留著一些液體。

是煤油。可是就我的印象中,從來不曾看過這些燈籠點燃過。
連__都告訴過我,這些燈籠是用不到的,所以我們可以在裡面偷偷地交換日記。

--

「不過,我沒有辦法每天都出來。」__說。

「我們這麼約定吧,」她比著那些石燈籠,
「日曜日、月曜日、火曜日、水曜日、木曜日、金曜日、土曜日,
我會按順序一個個放進裡面,妳來的話也這麼作吧。」

我點點頭。

「如果我沒有辦法再繼續的話,我會把最後一封信,放在--」
她指著角落裡,最遠的那個石燈籠,

「那裡。」

--

我站回記憶中的位置,角落裡卻沒有那個石燈籠。

連曾經有過的痕跡都沒有。

(被移走了嗎?)

不。月見村的一切一切,都不曾改變過。我這麼相信著。

一定少了什麼。我仔細回想著記憶裡的細節。

我記不得女孩的臉,因為她總是在角落陰暗處,或者背對著陽光,或火光。

火光……那天有火光!

我掏出了打火機,撿起地上的枯枝,一個個的點亮石燈籠。

--

所有的石燈籠都點上了。卻還是沒有看到那個印象中的,角落的石燈籠。

(還是我露掉了哪一個?)一邊這麼想著,
一邊卻有點擔心如果真的有什麼文件的話,
恐怕也早已被焚毀了吧?

我重新檢查著每個石燈籠,點上火以後才發現,
有一個石燈籠裡頭並沒有煙燻的黑痕。

(不會吧?)我趕忙把火滅了,再小心的搜尋了一次。
不過,不像有什麼東西燒掉的痕跡。

倒是火滅了之後,其餘幾隻石燈籠照映出來影子交疊在一起,
地上映出了當年記憶中的石燈籠。

地上挖出了一隻盒子。裡頭放著一封信。之所以稱為信,
是因為有信封。但是信封裡頭卻裝著一張白紙。

是什麼都不想跟我說嗎?不,若是這樣,就不需要特別留下信來。

但是她想說什麼呢?

箱子裡還有一把小小的鑰匙。
小得不像是門口玄關的大鎖頭。

倒是旁邊有個上著鎖的低低的甬道,
看起來似乎也可以通到宅邸內。

打開小門,一股陰濕的空氣就從裡頭衝了出來。
探頭看,能見度應該不到十公分吧……
即使打開手電筒,光源也完全探不到底。

得跪著身子爬進去才行。

能照亮的東西,只有自己而已。自己周圍的那圈,自己的臉、
自己的手,統統因為光線的關係變得蒼白一片。

我不知道為甚麼,可以照到一隻比我還要森白的手……

我順著手掌、手臂往上照,但是不管光圈延伸到哪裡,
我能看到的就只有一隻白森森的手臂……

那麼,手臂的主人在哪裡呢?

我盡量試著忽略掉那手臂的存在而前進著。畢竟比起手臂來,
這個狹小的甬道更讓人不寒而慄。

我可以試著忽略掉那幾乎無止境延伸的手臂,
卻再也沒有辦法忽略掉眼前這張蒼白的臉。

一個跟月色一樣蒼白的女性臉龐,嘴角、眼角跟鼻孔都有一些血跡,
像是被棄置似的出現在甬道旁邊,雙目緊緊閉著。
而臉頰下面,則是手臂繼續延伸著……

而她細長的脖子也跟手臂一樣,繼續向著甬道深處衍伸著。

看樣子,身體應該在這甬道的後方吧?

我小心的避開那頭顱,繼續前進。一邊試著忽略著那兩條細長的肉體,
一邊卻又忍不住偷覷是否有任何的風吹草動。

「呼、呼……」因為長時間連續爬行的關係,
肩膀非常的酸痛,手肘、膝蓋都磨破了皮而疼痛發抖著。

現在回頭不曉得來不來得及?

不,也許前進跟跟後退的路一樣漫長吧?
因為我現在才看到這細長肢軀的肩膀而已。
不對,按照一般常識手比腳長的話,那麼前進的路顯然比後退遠多了。

但是奇妙的是,這個軀幹跟腿雖然有伸長,
但是並沒有像上肢的比例那麼誇張。

為甚麼呢……正想著的時候,已經看到腳踝了。

我。根。本。沒。有。前。進。啊?

「欸?」我用手電筒前後搜索著,才發現她的腳正慢慢縮短著。

腳縮短了,那脖子跟手--

我回過頭,才發現她的頭跟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就一直攀附在我的衣服上,將那長長的脖子跟手臂拉成了很噁心的線條。
而且地上深深的都是我爬行的痕跡。

也就是,從剛才開始,
我。就。沒。有。前。進。過?

低頭看這著她的頭,才發現她的眼睛正從頭髮的縫隙裡一直看著我。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嗎?

我跟她對看著,卻沒有辦法感覺她想表達什麼。

身上突然傳來冰冷的感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四肢已經纏到我的身上了!

「唔……」她的手臂緊緊的纏繞在我脖子上,
我幾乎沒有辦法呼吸了,伸手卻又什麼都抓不到,只覺得脖子被緊緊的勒著。

(相機!)
我想起了相機,拿起來想拍攝。

(頭呢?頭在哪裡?)
下意識的,我覺得就是應該對準她的頭部攝影。
我順著她的脖子一路往上找--

看起來應該是在我肩膀上,跟我的頭並排著……難怪我一直覺得耳畔非常冰冷……


(這根本是在自拍嘛?)
我非常勉強的拿起相機,有點啼笑皆非的對準自己的臉按下了快門。

就在光圈收縮的一瞬間,我聽到那顆頭慘叫了一聲,
我感覺身上的重負好像被什麼抽離似的,那糾纏著我的、
半透明的肢軀透出了許多光點,被抽進了鏡頭中。

事情卻沒有這樣就結束。那些被吸進鏡頭裡的光點卻又由取景窗裡面飛射出來,
在空中徘徊了一下子之後又回到了那個女人身上,她糾纏的力道又恢復了過來。

(這樣下去不行!)正想著的時候,她的頭湊到了我的面前,
張開嘴對我嘶吼著。我抓住機會,拿起了相機對準了她。

可是要按下快門的那瞬間,我卻猶豫了一下。

(那些東西,會進入我的身體?)

但是其實沒有猶豫的時間。在她的臉繼續往我靠近的下一瞬間,
我的手指反射性的按下了快門。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八)
時間: 2008/12/12 Fri 10:53:24

傳說中的月刊。

--

 

「為甚麼想知道這個?」停頓了很久,有馬先生才幽幽的說出這句話來。
差點害我以為他偷偷放我鴿子。

「我接到一個委託。需要到那邊調查一些事情,只是一直不得其門而入。
所以才來拜託有馬先生。」

「你又怎麼知道,一定有這個地方?你又怎麼知道,
這不是我為了騙稿費,或者取悅讀者而編撰出來的故事?」

「我的委託人告訴了我這個地點,不論真偽,它一定代表著什麼。
而現在我相信,這是一個地名。一個實際存在的地名。」

「是嗎?那麼請你到地政司去查吧。我相信那邊的資訊會比我清楚多了。」

「地政司是不管傳說地名的。但是我知道作家會。
世界上所有最鉅細靡遺的史料都是作家留下的,而不是政府機構。」

「可惜,這篇文章我只是掛名的而已,真正的作者早就已經失蹤了。」
憑我偵探的直覺,我越來越相信他知道月見村的存在。

「這樣啊……可是剛才我在你房間裡,看到了許多跟月見村有關係的資料啊?」

「喔……呃……這是因為雖然只是掛名,但是他的確是來我這邊完成稿子的,
很多資料他都沒有拿回去。」

「可是我甚至發現一份筆跡跟您一樣的手稿,上頭還有您的簽名--」

「什麼?不可能--」

「先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是個偵探,
在出發前我已經作好了所有的工作,包括筆跡的比對--」

「那份稿子我沒有留底本啊!所以出版社賴帳的時候我才拿不出證據來--」

「喔,沒關係,我今天有替您把編輯帶來,你可以慢慢跟他算這筆帳……」

「……」

「……」

「小子,你套我的話?」

「我什麼都沒說。」

「言歸正傳,有馬先生。請問您知道月見村在哪裡嗎?」

「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你知道在哪裡……那是一條不歸路。
如果這件案子的報酬並沒有多到足以讓你安度餘生,那你還是放棄吧!」

「我……」我一直以為,這是一件別人的案子。
但是有馬先生說會關係到我的下半生,這讓我猶豫了。

「有一件案子失敗,等於砸了我的招牌,也等於毀了我的偵探生涯。
我相信我不會後悔這麼做的。」

「我說的不是事業啊!我說的是命,是命啊!」

「有馬先生,」我重重的往地板上拍了一下,
「你逃避事實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你就是知道月見村在哪裡。
我也明說了,不論你告不告訴我,這都是一個途徑。
我絕、對、會、查、到、底,月見村我是非去不可。」

「悉、聽、尊、便。」

「我去你的!」我爆喝一聲,一手往黑暗中搥去,卻意外的搥到了一個奇妙的突起物。

幾道閃電般的明滅後,整個房間突然明亮的好像日出似的。

等我的視線能夠對焦的時候--也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
房間裡卻什麼也沒有看到。只有遍地散亂的文件。
而剛才跟我對話的聲音來源地,我只有看到地上一團漆黑而已。

「有馬先生?」一如來時,我試著搜尋有馬先生的身影,
但是房間明亮後,才發現實在狹小的可憐。恐怕連學生宿舍都比這大間吧。

蒸發了。就跟麻生在我事務所消失的時候一樣,
突然,而且我完全沒有頭緒……

正想著的時候,我很納悶著房間裡除了我的腳步聲之外,
還有一股聲音沙沙作響。
一抬頭,是一台收音機,隱隱爍爍的閃著微微藍光。

所以從剛才到現在,我都是在跟一架收音機說話?

我走向前去,收音機的燈光滅了,音量也沒了,
看起來就彷彿是個報廢的古董似的,陳列在架上。

收音機裡面沒有捲帶,也沒有插電。只有一顆泛著黑光的石頭嵌在洞裡面。

我把石頭拔了出來,再度嵌了回去,於是收音機開始沙沙作響了起來。

『我是高田……這裡……應該就是月……村的……入口,
傳說中,神……町因為舉行了祭典卻觸犯了……
成了只有月……看見的村,不過我還是什麼都沒看到……等等……啊……』

參雜了太多雜訊,反覆聽了幾次,我還是抓不到什麼線索。

「怎麼了?有見到有馬先生嗎?」
前編輯司機先生可能是等太久,跑了進來。

我不知道這樣算有還是沒有。

「呃……這不重要啦,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有人跑出去?」

「沒有啊。剛才連隻蟑螂都沒有出聲。」

「這樣啊……」

--

我留了下來,繼續在有馬家翻找著各式的資料。

各式各樣的民俗資料,各地流傳的方言跟傳說。

「沒有什麼……比較直接的線索嗎?」我正苦惱著,難道真的只能做到這裡嗎?
說不定開車直接去青木原樹海找答案還比較快……

收音機裡緩緩的傳來低聲的嘈雜聲。
但是因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斷的聲音傳出來,
卻又沒有任何的訊息,因此我也就不甚在意。

不過如果收音機整個掉了下來,我就沒辦法不去注意了。

為甚麼,我好像隱隱約約看到一隻手,縮回去櫃子後頭了……

收音機之所以會掉下來,是因為有個原本斜倚在牆上的筒子,
換了個方向,把收音機頂下來了。

筒子裡面,裝了張地圖,還有一些零散的筆記。

「絕對不能被看到。」

「身體漸漸得寒冷無力了起來。也許該帶著一些補陽氣的東西?」

「收訊器材完全無法使用。也許這個地方有著特殊的磁場吧?」

「如果是做夢的話,請趕快讓我醒來吧!我好懷念陽光……」

「不行了……什麼都沒有了……」

這看起來並不像有馬的筆跡。旁邊那本日記裡的才是。

「終究我還是沒辦法找回五飛。雖然我費了很大的功夫,
也離他這麼近了,卻一點辦法也沒有。而那些東西,我再也不想看見了。」

剛才說過,有馬家不大。我依據一般人的習性,
在地板底下找出了一個小箱子。裡面只有一疊照片,
跟一個上頭寫著萬葉丸的竹筒子。

這些照片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人物寫真,有人物穿著整齊正經拍攝的,
也有像是生活寫意隨手拍下的。
看得出拍攝的人就算不是專家,也有一定等級的專業。

另一類我完全看不出所以然。沒道理的角度,
沒道理的視野,沒道理的焦距,沒道理的目標。
就像相機快門沒上鎖似的晃到哪裡拍到哪裡那種感覺。

不過拍攝的場景那種氛圍總讓我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月見村的事情算有點底了。剩下的事情就等到了再說吧。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七)
時間: 2008/11/11 Tue 11:57:47

當我再醒來的時候,四周一片寂靜。
沒有什麼白色的隊伍,白衣的小女孩,甚至連月光都慢慢的隱去。

除了因為趴在地上滿身髒污的我,還有地上一台奇妙機器之外,
一切都跟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沒有兩樣。

「這是……」我把機器拿起來,仔細端詳著。剛才直覺那是相機,
因為有聽到快門的聲音。但是近看的時候,
才覺得形狀跟構造都跟一般的相機不太一樣。
但是一樣有個鏡頭跟快門就是了。

「沒有底片……」我把後蓋打開,裡面空無一物,
所以也就不知道剛才那啪喳一聲到底照到什麼。

但是,從剛才的遭遇中來判斷,這東西應該能夠派上用場吧?
我決定帶著它上路。

其實往月見村的路只有一條。順著月光的方向走,就會到達了。

當我聽到村口那熟悉的瀑布嘩啦流洩的聲響時,我知道我到了。

我就是知道。有什麼在很深處的東西這麼告訴著我。

就好像我現在看到的街道上,有幾個小孩子的身形跑過去一樣的熟悉。

「一二三,神瀧町裡月形山;四五六,月形山中聚朧眾……」
孩子們一路跑跳著四散開來,一邊嘴裡唱著奇妙的歌謠。

「七八九……」不知不覺我竟然跟著哼了起來。調子有些熟悉,
但是歌詞卻一直沒有辦法順利浮現出來。

『七八九,市子姊姊要出走……』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
把歌謠接續了下去。可是不知道為甚麼,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
我的全身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快走!)不知道是誰的聲音,但是我的腦海裡卻突然閃過這兩個字。

『朔望十,渡津彼岸無歸時……』我聽到一個很低沉的女聲,
幽幽的念出了歌詞。可是那語調非常冰冷,幾乎不帶感情,
把剛才孩子們帶出來的輕快氣氛一掃而空。

「噯……」

空氣中,取代孩子們嘻笑聲的,是陣陣女人嘆息的聲音。
但是不管我怎麼張望,就是沒有看到人影,
也聽不出聲音的來源--忽而在東,忽而在西。

「噯……」

我漫無目的的躲藏著,那聲音卻越來越貼近。

「噯……」

甚至,我還在幾個街角巷弄的狹縫中,乍然瞥見一個女人冰冷的面孔……

「噯……」

不舒服……一緊張之下,我的肚子又隱隱作痛了起來。
我蹲了下來,兩隻手緊緊的揪著肚子,眼角餘光卻瞄到剛才毫無動靜的相機,
在取景框旁邊有個小紅燈微微亮著。一下子,卻又滅了。

「噯……」

又一聲歎息聲想起,那小紅燈也跟著閃爍了一下。

(欸?不會吧?)

心裡隱約有個底之後,我不再到處亂竄。
拿起了相機,我走到附近比較空曠的地方,
舉著鏡頭站在原地慢慢的轉了一圈,從觀景窗裡仔細看著四周。

「噯……」

就在歎息聲出現的那一霎那,相機上的紅燈也微微亮起。
而隨著我的轉動,燈光也跟著越來越明亮。

然後,一張沒有眼睛的臉,佔滿了我的整個眼睛。
我終於知道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覺得很寒慄的感覺是從哪裡來的了。

是那張看不出表情的臉。本來以為只是個陰沉的表情,
沒想到卻是真的沒有眼睛……沒有眼睛卻還是讓人覺得很哀怨。

「啊--!」伴隨著一陣尖叫聲,那女的伸出雙手,向我這邊撲過來。

在四目交錯的瞬間,我按下了快門。

「啊!」從取景窗裡閃出了一陣白光,刺得我沒辦法張開眼睛--
那是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事情。不是應該在鏡頭前的人才會被閃到嗎?

強烈的閃光讓我暈眩,我想睜開眼睛,眼前卻還是一片白。
只有剛才那個臉的輪廓一直一直的映入了我的腦海……

白光裡……穿白衣的人追著穿白衣的人……是嗎?

我想試著看清楚,眼前卻漸漸的越來越黑了。

再張開眼,我的視線依舊停在取景窗內。
透過取景窗看出去,卻只看到漆黑的月見村屋瓦。

只是剛才那一瞬間,好像有什麼畫面,進入了我的腦海……

我再拿起了相機巡視了一圈,只是那個小紅燈再也沒有亮起來過。

月見村結束了一場小小的騷動,一切又歸於平靜。
看起來唯一不屬於這個村子的東西,就是眼前這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
又是誰掉落的筆記本。

『人們,圍著月光跳舞。』筆記本上,只有這一行簡單的字。

我想,也許故事才剛開始而已吧……


--待續

我在寫什麼啊?

帶著大家進入這種戰鬥的場景完全沒有意義吧(汗)……

雖然這個相機後面會帶出故事,但是這種手法好糟糕Orz

再加油吧。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六)
時間: 2008/10/17 Fri 12:10:09

雖然我沒有幾個書迷書癡的朋友,但是我有開出版社跟印刷廠的朋友。
而所謂當偵探的本領,就是有辦法從沒關係的事情裡面找出關係來。

我從題材跟紙材這兩方面下手尋找,
但是找到的出版社多半已經倒閉或者停止營運、或轉型。
當年相關的人事物多半已經亡佚,無從追尋。

「沒想到這種東西你還留著啊……某方面來講這已經算是稀世古董了呢。」
出版社的朋友這麼說著。

但是不至於線索全失。我還是從某倒閉出版社的前編輯口裡,
問到了當年提供相關消息的一個記者。

「不過,你究竟要找他做什麼呢?」成為計程車司機的他,
我順路請他載我去找那位有馬宗仁。

「我是個私家偵探。這個理由足夠了嗎?」

「偵探啊……真好,小時候我也憧憬當個偵探呢。
這樣吧,我也想來推理一下,你來找他是為了月見村的事情是嗎?」

「是啊。」基本上這沒有什麼好推理的,
我剛才就是拿著關於月見村的雜誌在問他的。

「那麼你也是為了找尋失蹤的親人,所以所以執著於月見村嗎?」

(欸?你怎麼知道?)心裡雖然這麼納悶著,
但是一個專業的偵探是不能洩漏蛛絲馬跡的。

「倒不盡然。基本上是為了客戶的要求。」

「那麼,客戶是為了找尋失蹤的親人,所以來拜託你的嗎?」

(這傢伙還蠻有一套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亂猜……)

「這個嗎,關於業務上的事情基於職業道德我是不能透漏的,
不過一般人會來找偵探不是來找人,就是找東西,不是嗎?」

「哈哈,也是喔。」

一路邊說笑著(實在也挺累的),車子也來到了有馬宗仁的宅邸門口。

「咦?不在嗎?」整間房子全然的漆黑,一點人氣也感覺不到。
這種感覺,似曾相似……

「怪了,我明明跟他說好今晚要來找他的啊?該不會有什麼急事……」
前編輯一面嘟嘟嚷嚷的說著,我卻注意到有馬宗仁家的大門開了一條縫隙。

「等等!我也要進去!」我人正準備進屋子裡去搜索,
沒想到前編輯也跟在我後面。

「不,你還是留在這裡吧。萬一真的有什麼事情也好有個照應。
比方說小偷之類的。」我以專業偵探的口氣說著,
而前編輯也只好依依不捨的看著我孤軍前進。

我踏進了有馬家,就著手電筒的燈光四處搜看著。

(這哪裡是像遭小偷,比較像遭強盜了……)
有馬邸裡頭四處都是翻動過的痕跡,各種物件散落一地,
不過進入燈光範圍裡的幾乎都是文件。

「有馬……先生……?」我一邊小心的不要破壞現場,
一邊小聲的找著有馬先生。

(還是開燈來找吧。)有馬家不大,但是詭異的是一扇對外的窗戶都沒有,
所以儘管外頭月光明亮,但是屋子裡卻是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空氣也沈重的讓人難受。

儘管伸手不見五指,我還是偵探性的伸出了手,在牆壁上探索著。

啊哈。有個突起物。

「……」有一隻手,無聲的按在我的手背上。

「有馬先生?」

「別開……」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我手裡的手電筒卻作好了準備,
冷不防的就往前方一照--

「我說,別開……」我的手電筒除了牆壁,並沒有應照出什麼東西。
但是(疑似)有馬先生的聲音持續在空氣中迴響著。

然後我的手電筒突然被打掉,摔落到地上時同時失去了光芒,
整個房間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我把架式拉開,集中五感--黑暗之中一定有什麼。

「抱歉,我有我的苦衷。進了我的屋子,就照我的規矩來吧。」

「請坐吧。」我的背後突然無聲無息的,有東西落地的聲音。
我用手摸著,是一塊座墊,也就將就著坐下了。

「恕我開門見山了。您是有馬宗仁先生嗎?」
對著黑暗中的人說話,其實更像自言自語。

「我是。」

「那麼,」我從懷中掏出那雜誌片段,「這篇文章是您寫的嗎?」
然後我才發現這個舉動挺好笑的。這個時候誰知道我拿出了什麼東西?

「我看不到。」

「我也看不到。這麼說吧--」我把都市傳奇的內容,
跟一路摸索到這裡的過程都跟有馬先生說明了。

「是的,這篇文章的確是我寫的。那麼,你還想知道什麼?」

「月見村在哪裡?」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五)
時間: 2008/09/29 Mon 11:14:57

在澪子家踅晃了幾個鐘頭以後,我確定她已經離開這個地方了。

看起來,似乎,沒打算再回來。

而在澪子家,我發現了許多跟月見村傳說有關的剪報。

為甚麼這麼重視這個,幾乎只是傳說的地方?
這點澪子幾乎沒跟我提起過。應該說,在今天之前,
我們兩個之間跟月見村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結果為了一張照片,一張紙條,這個地方變成我唯一能掌握的線索。

我很努力的將所有剪報閱讀了一遍,除了傳說,
仍然只是傳說。不過,其中有一篇報導是一系列的。

一系列的月見村傳說。也許這可以當我的起點。


--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在一條僻蔭的小徑上了。
除了月光,跟一切由月光折射出來的光線之外,我的眼前只有黑色,
跟一條由幽光指引出來的路徑--仍然通往一片無底的黑暗之中。

我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偶爾傳來的風聲、心跳聲,
跟自己的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響。

奇妙的是,有種熟悉的感覺。這樣的情境彷彿我並不是第一次經歷。
但是怎麼樣也想不起來,為甚麼覺得熟悉。

那是一條很長的小路。一路走下來,
我並沒有辦法估算自己究竟走了多遠,或者走了多久。

等我想回頭時,卻連回頭的路也看不見了。

再往前走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張小石凳。

(休息一下吧。)我這麼想著。

一坐下去,我的耳畔卻響起了叮鈴的聲響。

(風鈴聲?怎麼可能……)會想成風鈴,
是因為這時候我背後正好有一陣涼風吹起,
而鈴聲隨著風吹到我的耳裡。

我的背後整個一涼,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背後有一列白色的隊伍,行進著。
一身的白,白得發亮,白得朦朧,

白的怕人。白亮得我幾乎沒又辦法確定那是人。

但是他們行進著,向著月見村的方向無聲的行進著。

無端端,耳畔卻又響起了鈴聲。

「欸?」我轉過頭,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
站了一個穿著一身雪白和服的小女孩。

她的和服,跟她的臉色,都跟現在飄起的雪花一樣的白。

她的眼睛,卻跟今晚的黑夜一樣的深邃怕人。

我讀不到任何的表情,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她身上唯一一個黑跟白之外的顏色,就是繫在長長的髮條上的鈴鐺。

當她的腳步一前進,她的頭髮也跟著前後飄搖著;
鈴鐺,也就跟著一聲,一聲……響。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欸?」當我發現到她已經離我太近時,我伸手想推開她,
兩隻手卻像推著空氣般的,毫無觸感。

其實還是有一點感覺的。非常冰涼的感覺。
小女孩的身體彷彿是由冷空氣所凝集而成的。

「呀!」我推不開她,而她竟然就這麼直接的穿過我的身體。

好冷!我的身體被她穿過的地方竄起了陣陣寒意。

我跪倒在地上,雙手抱緊自己不停的顫抖,
好不容易才回復了一些暖意。我回頭看著那女孩,
她卻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漸漸的沒入黑暗裡。

這時候耳畔又響起鈴鐺的聲音,我趕忙順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列行進的隊伍出現在我後面,而且向著我這邊行進著。

我連忙起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向前奔去。

「哈、哈、哈……」我一路奔著,一邊回頭看後頭那列隊伍的動向。
再一轉頭,四周卻是一片寂暗,什麼都沒有。

(怎麼回事……)我把頭轉回來,卻是一個白衣大漢擋在我面前,
臉上遮著一片白布,根本分不清楚輪廓。

然後他一句話也沒說,就舉起手裡的刀子向我劈過來。

我踉蹌的退了好幾步,一個不小心從陡峭的坡道上跌了下去。

滾了不知道幾圈,我才在一塊平地上停下來。
頭暈目眩外加四肢疼痛,我趴在地上欲振乏力。
抬起眼,卻又是一條白色的人影,佇立在面前。

(不會吧……)我的四肢還不聽使喚。

我眼睜睜的看著那白衣大漢又舉起了刀子要砍下來,於是我緊閉了眼。

可是,那白衣大漢似乎並沒有砍下來。我反而聽見了幾聲相機的快門聲,
還有幾聲像是慘叫般的回音後,一切又歸於平靜。

然後,有一隻很秀氣的手放了一台相機,在我的頭邊。

「加油,澪……」

不知道為甚麼,這聲音讓我非常安心。

非常安心……


--待續

越寫越卡Orz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四)
時間: 2008/09/16 Tue 09:14:48

回到事務所,我發現我的工作可能又多了一樣。

我桌上攤開著一本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雜誌,封面跟封底,
甚至是許多內頁都已經殘缺不全了,感覺像是從垃圾堆撿回來的。

但是桌上攤開的那一頁,有幾個字馬上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拿起了報導讀了下去。

『【都市傳奇】 神隱的月見村

傳說的都市有好幾種。有的是一直以來就是傳說的、
不曾存在的都市。也有的是確實曾經存在的都市,卻因為某些緣故,
只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有聽說過,只在月夜出現的村落嗎?在某座深山之中,
流傳著這麼樣的一個,傳說的村子。

在空無一物的山間谷地裡,在月光的照映下,
海市蜃樓般的浮現出了村落的影子。你看得到人,卻聽不到任何聲響。
而又一陣光影過後,卻又只剩荒風草原搖動著。

而從古到今,總是免不了有許多好事之人,
想去一探究竟。而那些進去村子的人--』

文章應該還有下文。但是書本到這邊就已經破損得無法辨識了。
我拿起來,想再前後翻閱個幾頁,結果早就因為受潮而沾粘在一起,
強行分開的話,這本書就會變得像巧克力聖代一樣的一沱渣物了。

沒有封面跟封底那幾頁,自然也就沒辦法去查這是什麼時候、
哪間出版社出版的書籍了。拿去化驗,或者找幾個書迷書癡書蟲,
說不定會有答案。但是我的運氣不好,沒有像電影裡面總剛好有這種朋友。
能有個喜歡研究攝影的佐伯,我就非常謝天謝地了。

其實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也不會引起我繼續追查的興趣。
充其量,只是備案裡頭多了一條線索。
畢竟沒有委託人,案子辦得再好也只是白忙一場。

但是,如果委託人是自己人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雜誌上其實還有挾著一張紙條。
也許是我剛才太專注在月見村上了,所以忽略掉了吧。

「澪子去月見村了」沒想到這張紙條的留言,驚悚度不下於這篇報導。

但是那個字跡我卻是怎麼樣也認不出來的娟細,也不像我認識的人的字跡。

誰,為甚麼留下了張紙條?

不,這不是重點。澪子真的去了月見村了嗎?她去月見村做什麼?

「澪子?」我在社內四處尋找著,也的確哪裡都沒有發現澪子的蹤跡。

澪子沒有家人。或許該說,她從來沒有跟我透漏過,跟家裏有關的任何事情。

『拜託你,請讓我留下來幫忙。』初次見面那個雨夜,
她跟那個叫做麻生的女人一樣,就這樣靜伶伶的,幽靈似的站在我們口。

我沒說什麼,只是把全身溼透的她請進屋子裡,弄了杯熱咖啡給她喝。

然後,她就成為我的助手了。一直到今天也兩年多了吧。

很奇妙的,打從她來了以後,我的偵探工作也就越來越順利的展開來了。
一些平常難以發現或是蒐集的資料,平常或許做到這個階段就放棄結案了,
澪子總能適時的把我需要的資料給我,讓案子順利落幕。

但有的時候我寧可不要。並不是我自己找不到那些資料,
而是我覺得很多時候,留下一一點空間會比把事實看透來得好。

比方說,某個人是失蹤了,而不是死亡了。
我接到的案子,最後結案的時候,往往找到的不是人,是屍體。

我很希望,這次的案子結案的時候,能夠找到的,是活生生的人……


--


我的名字叫月形 澪。習慣上,大家叫我澪子。

關於月見村的傳說,其實我並不算太陌生。
因為我的母親似乎就是月見村的人。

但是她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點,其實我自己推測的成份比較多。
母親是跟著月見村一起消失的,這點我很肯定。

她只留下了「我一定得回去」這句話之後,
就永遠的離開了我的生活。

從那之後,神瀧町這個地名沒有再出現過,
月見村的傳說卻開始到處散播開來。

我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知道我的母親去了哪裡。

於是那個雨夜我離開了家門,在街上漫無目的的四出尋找著。

就在我快要失神昏倒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家偵探社的門口。

「拜託你,請讓我留下來幫忙。」那是我唯一想說的話。

沒想到這一幫忙就是兩年多。尋人的案件很多,
但是並沒有任何關於月見村的消息。少數能得到的消息,
就是一些八卦小報上的都市傳說。

當連我自己都懷疑,月見村是否真的只是都市傳說的時候,
劍之介卻接到了有關月見村的案子。只是,是一件沒有委託人的案子。

但是,我決定接下來了,當我知道委託人是我小時候的玩伴,
麻生彌彥之後……

我回到了月見村。那是個只有在朦朧藍月照映下,你才找得到的村子。

而,今晚的月亮,特別亮,也特別的藍……


--待續


下一集開始,劇情就要展開了,
嫌我進度太慢的讀者們請稍微再忍耐一下:P

附帶一提,為了寫這篇小說,前兩天我很努力了看了一整天的怪談,
今天則是快要把月蝕的假面的攻略影片全部看完了,
總覺得劇情似乎沒有前面精彩緊湊,
玩的人技術也不太好(汗)

總之我自己也開始有點眉目了,敬請期待:P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三)
時間: 2008/09/11 Thu 03:00:08

「劍介?劍介?」

「澪子,我不是說過叫我的時候不要隨便省略……那聽起來很奇怪……」
我習慣性的回了話,人卻是後來才慢慢回了神--
一張開眼睛,卻發現映入眼簾的不是那片暗色藍白的天空,和慘白的月亮。

眼前的,是我事務所的吊扇鵝黃色的燈光。和我四目相對的,
不是那隻暗藍色的眼睛,是我的助手澪子那一向深邃的黑瞳仁。

「我在……這裡?」

「是啊,不然你在哪裡?」

「月見村……」

「月見村?那是哪裡?我只知道你現在在神樂町美祭村。
然後,我一進來就看到你躺在地上睡大頭覺,這樣而已。」

「昨天晚上有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澪子一邊整理著手上拎進來的東西,一邊看望著我的辦公桌。

「沒什麼。只是有個客人,來了一樁沒成功的交易。」

「沒成功?沒成交啊?」說著,她整理完自己手上的東西,就整理到我桌上來了。

「有沒有成交我不知道,只是談到一半委託人就消失了。」

「消失?」

「啊……其實我也不太確定到底有沒有……」
我能確定的是,我昨天沒有喝酒,現在卻頭痛欲裂……

我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跟澪子說了。還有那場夢。

「好怪喔……嗯?」澪子從我的桌上拿起了一張照片。

「這是什麼?靈異照片嗎?」

「委託物。」

「委託?找人還是找房子啊?」

「找人吧?但是不是要找照片中的人。」

「嗯。我想也是,因為畫面中這個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仔細一看……」
澪子甚至拿起放大鏡來仔細看,「他好像有點半透明耶……」

「嗯?」昨天拿到照片以後,我一直沒有時間細看,
聽到澪子這麼說,我把照片接回來看。

「……」這個照片,可以的話其實我想應該送給UXO JAPAN之類的節目上,
然後請他們找幾個靈能力者來鑑定。

裡頭有很多的輪廓,隱隱約約的都很像什麼。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都不能構成為什麼有效的線索……

線索……

「喂,劍介?劍介!」澪子大聲的喊我,我才又突然回過神來。

「嗯?怎麼?」

「那是我的問題吧?你拿著照片起碼發呆五分鐘了耶?怎麼了嗎?」

「我?」有這段時間嗎?我剛才都想了些什麼?
我只是一直想著該怎麼抓線索而已……

「好了,那現在這個委託該怎麼辦呢?」

「不成立。我們忙別的吧。」我順手把照片射回了桌上,讓它好端端的躺著。

--

「你說……找不到這種底片的資料?」

「是的。一般來說,」佐伯推了一下眼鏡,
「照片上面都會留下了機器跟底片的訊息--
當然,那是指近代的相機啦,這張照片這麼古老……
雖然你跟我說這是……多久?」

「大概一個半月前吧……」

「但是我鑑定出來的結果,這照片起碼有十年以上了。」

「喔?」

「就我推論的話,大概是哪個攝影迷拿著一架古董相機,
然後用著同樣古老的底片拍攝出來的吧。
基本上還能夠顯影已經算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喔……除此之外你還有注意到什麼嗎?」

「有。根據各方面來上面來推算--」佐伯又推了一下眼鏡,
「其實也只是我的直覺而已。這架相機……可能不普通……應該是自製的。」

「這樣啊……」

「劍之介,這張照片你從哪裡弄來的呢?」

「這不是我的。是一個本來要委託案子的客人的。」

「本來?案子沒接起來嗎?」

「嚴格說起來,是的。這照片……還
有哪裡有問題嗎?是偽造的嗎?」

「不……這張照片幾乎老到沒辦法動什麼手腳……
唯一有問題的是,看著照片的時候,我總覺得有什麼聲音在我的腦海裡迴響著,
越看越叫人從背脊裡感到寒冷……」

「這樣啊……」

「喂喂,別想太多了,我說過只是我個人的感覺而已。」
佐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又突然從照片裡面回過神來。

「總之,不管怎麼說,關於這張照片……說實話其實我什麼都無可奉告。
唯一能夠確定告訴你的,就是--這是真的。就這樣了。」

「呼……我想也是。雖然本來也就沒有對這張照片抱太大的希望就是了……」
我收回了照片,「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佐伯。」

「別這麼說,托你的福我也見識到世界上很多少見的照片呢!
如果有什麼有趣的事情還請務必告訴我。」

「當然。如果我有碰到的話。」

--

離開了佐伯的住所,我習慣性的轉進巷角一間常去的咖啡店。
基本上會常去,一方面是因為每次從佐伯那兒出來,
腦袋裡都會有很多東西需要消化;
另外一方面,那兒也是個適合消化的地方。

即使坐上半個小時沒有人來招呼你,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今天連店員沒有,這就很稀奇了。

「沒有店員,那還幹麼開門營業呢?」我自言自語著,
然後習慣性的往牆角一個位置坐下來。

我來拿出照片來,翻來覆去的看著。
其實這個動作已經重複了不曉得數百遍了,而現在我又做了一次。

一張黑白而斑駁的照片,一幢古老的房子(或者,好吧,房間),
在幽暗的盡頭深處,站著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我一直執著於這張照片?
就算我平常有那麼一點點完美主義,但是這次真的太過火了點……
連我自己都隱隱約約覺得,跟平常的我有點不太一樣。

「夠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堆積起來的壓力,
也不知道為甚麼一瞬間從胸口炸裂開來我一甩手,照片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我閉上眼,用手撐在桌上,手指揉了揉太陽穴。

突然有一陣風吹到我面前。我睜開眼,從指縫看了出去。

本來以為是服務生遞上了菜單,仔細一看才發現有人把那張照片遞回我面前。

「謝--」我抬頭,店裡卻還是一樣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

可是,照片確實好好的擺在我面前。

我剛才……有丟出去吧?

「汐……」我好像,聽到有人輕輕的嘆了口氣。

好像是,照片裡的人,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光影的關係,照片裡的影子好像在晃動著。

有一瞬間,我甚至懷疑我跟「他」四目相對了。

我打了個寒顫。再仔細看了照片,卻又沒有什麼不一樣,依舊只是一團朦朧的白影。

我離開了咖啡店。而且依舊不知道自己心裡那股執著是為了什麼,
只是好像隱隱約約一直有個聲音,要我找出答案。

身後輕輕傳來了關門的聲響。我轉過頭,
卻發現咖啡店的門還開著一條縫,有個孩子般身高的眼睛從門縫窺視著。

下一瞬間,映在我眼裡的,卻是咖啡店緊閉的門,
跟輕輕搖晃著的,「CLOSE」的牌子。


--

一個月一次,又待續了。

附帶一提,零系列有新作了,出在Wii上面,
叫做月蝕的假面,Youtube上有很多影片可以看……

為甚麼不出在PS2上面Orz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二)
時間: 2008/08/06 Wed 11:52:43

如果不是還有一張照片,我會以為這一切是一場夢。

但是比起我現在正在月見村這件事情比起來,
也許現實更像夢境吧。

一件沒完成的委託,一個不知道底細的女人。
沒想到這種情況我還會出現在這裡,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裡就是月見村……嗎?」這是一個只在都市傳說中出現的地名,
甚至沒有人知道它的位置,或者它的樣子。

我又怎麼知道這裡是月見村?我又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其實我全然沒有印象,沒有把握。

我只知道,在這個村子裡,唯一讓人感覺自己還在現世的東西,
就是你一抬頭就會看到的,那個亮得眩人的月亮。

只是看得越久,就連月光也不真實了起來。
我漫無目的的向前走著,整個村子裡沒有一個地方讓人感覺到有一絲生氣。

整齊的街道,緊閉的門窗,偶爾幾戶有些破落,
放眼望進去卻也是空蕩蕩的,一無所有。

也不知道月光是怎麼照映的,一彎黃月卻映得滿地藍光,
遍地入眼簾的景色都是一抹幽藍。

看得我眼睛都有些發疼了。我揉了揉眼睛,揉得眼前冒出了幾許金星。

等等。眼前這道白光不太像是我眼睛上的金星。
在我眼前那些游離的七彩線條漸漸消失了以後,
那道白光卻越發的清晰了起來。

那看起來,像個人影。

像個蒼白的女人,穿著一素淨白的和服,
遠遠的背對我,靜立著。

我又揉了揉眼睛,想確定那是不是疲勞之下的錯覺,
睜開眼,那個人影卻慢慢開始遠離。

「喂--」我喊了出來,那個人影頓了一下,就又繼續往前進。

我二話不說往前追上去,
也不管本來就陌生的景色此刻看起來越來越冷,越來越……幽異。

越走越冷僻,樹木漸漸的取代了房舍,追著追著,
卻又從黃土地踏上了白石版。

追著追著,果不其然的追丟了。看那樣子本來也就沒打算讓我追上。
比較像……要把我帶到某個地方。

一個,或許從來就不該讓人知道的地方。

我站在一個古老大宅邸面前,兩片厚實的大門緊緊的閉鎖著,
似乎連拿上攻城用的衝車都得撞上好幾回才能撞開的樣子。

牆壁也冰冷的高聳著。看上去似乎荒廢已久了,但是還是很堅固。

我在門前徘徊了一陣子,卻沒有發現什麼,也沒發生什麼。

然後我做了一件只要是人,這時候都應該會做的事情。

我慢慢的靠近門,四周卻還是靜得怕人。除了自己的喘息聲
,跟雪輕輕落地的答答聲,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響。

我輕輕的推了推門,果然是紋風不動。

我重重的踹了一下門,果然還是紋風不動。

「呼……什麼啊。」我從雪地裡把自己摔得四腳朝天的身體撐起來,
拍了拍身上的落雪。

就在我轉身想去其他地方探索的時候,
身後卻輕輕的傳來嘰呀一響。

我回過頭望了一眼,門輕輕的開了一條縫。

我一個轉身,很反射性的想離開。

(劍之介啊劍之介,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心裡竟然毛骨悚然了起來?我竟然在猶豫該不該去一探究竟……

不過,不去看的話這趟就算是白來了吧?

我走向門前,卻發現門再也打不開,只容一隻眼睛窺伺的縫隙已經是極限了。

只容我的眼睛向內窺伺的縫,卻也容裡面的眼睛向外窺伺的縫。

「哇!」我沒有跟任何人四目交錯的心理準備,
慘叫了一聲以後又跌回剛才摔出來的坑洞裡。

好冷的眼神。那是一隻暗藍色的眼睛,卻一點生氣也沒有,
只是一直冷冰冰的,死瞪著前方。即便我已經跌離開門口起碼三公尺,
我還是感覺得到那股冷冷的殺意。

不對。我之所以還能一直感覺到殺意,
是因為那隻眼睛一路跟著我,退了出來……

在我人往後傾倒的時候,一個身影跟著從門裡面撲倒出來,
現在正壓在我身上。

嚴格說起來不算壓,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重量或壓力,
但是四肢就是動彈不得,只能不由自主的繼續跟她四目相望。

隔著她的眼,我竟然隱隱約約的,還看得到那白亮的嚇人的月亮。

那眼睛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有一種味道也輕輕的飄了出來……

「清作……」

我的腦袋裡面,只剩下這個聲音輕輕的在迴響……

 

--待續

一個月一次的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一)
時間: 2008/07/08 Tue 06:42:11

這篇是從日式驚悚遊戲『零』(Project Zero,美譯Fatal Frame)
系列衍生出來的同人作,

那基本上設定什麼都我都還沒想到,就看著辦吧XD

相關資訊可以從很多地方找到……不廢話了,先來一段:P

這裡不錯,有很多相關資訊:
http://homepages.conceptera.com/zero/


--以下正文分隔線--


那種陰沉的天氣,總是會讓人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情。

看不到月亮,但是天空卻影約透漏著光芒,一種妖艷詭異的光芒。
連地上的白石都映著青森森的光芒。

而就在那樣的夜裡,那女人就這樣悄然出現在我的視線裡。

「你就是前田劍之介先生嗎?」女人埋在一身黑色大衣裡頭,
把蒼白的臉襯得更慘淡。

「我是。請問我有什麼能夠替您效勞的?」幹這一行的,
第一件要會的事情就是察言觀色。什麼案子該接,什麼案子死都不能碰,
在見面的第一瞬間就要有心理準備。

「我要找人。我聽朋友說你在這方面有專長。」女人仍然面無表情的說著,
額頭上的瀏海還依稀的滲著一兩滴不知是汗還是雨的液體。

「只是一點點興趣兼的差而已。說不上什麼專業。」其實大部分的情況,
都是我找我想找的人。只是我運氣一向還不錯的,都找得到。

「有沒有什麼關於這個人的特徵,或條件?」

我說完,女子一雙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伸手從藏在大衣底下的皮包裡掏出了一張照片。

我接過來看,但是相片顯然年代久遠,攝影的人技術又不好,
在一片黑白的景物中我不太能夠分辨什麼。但是憑著在這一行作久的經驗,
我拿出放大鏡硬是在相片中那疑似走廊盡頭的地方,找出了一張人臉。

「有看出什麼嗎?」

「一個人。」

「嗯。那就是我要拜託你的。」不會吧?
我才剛在心裡祈禱不要發生這種事情,它就發生了。

那,看樣子我得作一些比較專業的詢問跟解說。

「很抱歉,小姐,我得先問一下--」

「麻生。我叫麻生。」

「好的,麻生小姐,首先我得先問妳,
這張照片是什麼時候照的?」

「我想……應該是一個月前左右吧?」

「呃……一個月?」

「嗯。應該是吧……」可是看起來實在不像。
不論是照片裡,或者是照片本身。照片裡頭佈滿塵埃的古屋,
或者已經汎黃的照片,雖然我不是專家,
但是看起來最少都有一年以上了吧?

「那……拍攝地點是?」

「我想……應該是……月見村吧……」

「……」這個地點我以前好像聽過。不過能確定的是至少近期沒有去過。
我又仔細的看了照片,不過照的是室內,所以也無法分辨什麼。
只是一般很傳統的,日式的房子。

「拍攝的人是?」

「這跟拍攝的人沒關係吧?」

「有,這很重要。妳不告訴我相片中人是誰,我從何找起?」

「喔,你是問這個啊……我還以為你是問攝影師……」
麻生拿起相片看著,
「我……也不曉得這個人是誰,但是拍攝的人是我妹妹,麻彌。」

「所以妳要找一個妳不認識的人?那……他跟妳有什麼關係?」
我拿起了相片,想仔細辨認那個輪廓。

「我……」麻生小姐猶豫了一下,抿了抿嘴唇說著,
「我想,我妹說不定被他綁架了……」

「喔……那麼,其實妳要找的人應該是令妹吧。」

「呃……其實我也不是那麼肯定……」

「麻生小姐,」我伸出肘子把上半身撐起來,
「我想也許妳還不知道,委託偵探工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信任。
我希望妳能夠把事情徹頭徹尾詳細的告訴我,否則我拒接這個案子。」
聽到目前為止,我實在還理不出什麼頭緒。

「……」麻生小姐低下了頭,顯然猶豫著。

「通常,只有兩種人會想跟偵探打交道,」我繼續說著,
「一種,是不想跟警察打交道的人;一種,就是發現跟警察打交道沒好處的人。
那麼,麻生小姐,您是屬於那一種呢?」

「……」她的臉色顯然更緊張了,兩隻手緊緊的揣在大衣口袋裡,
手臂卻還是不停的發抖著。

「麻生小姐,我希望妳不是毫無準備就走進了我的事務所來。」

「……」麻生緊緊的抿住了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事實上,我妹只留下了這張照片,就失蹤了……」
麻生小姐的語氣很急促,感覺上有點慌張。我繼續專心的傾聽著。

「我妹她前一陣子接下了幾件調查特殊民俗風氣的案子,
常常會去一些人煙稀少的地方取材跟攝影。」

「我之前就勸過她有些東西能不碰就不要去碰,
但是她似乎陷入了什麼事件裡面無法自拔……」

「『姐,不用太擔心我,我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她這麼跟我說著。」

「最後她說要去的,是一個叫做月見村的地方。結果最後回來的,
只有一張照片而已。就一個臉色蒼白的男人拿著這張照片來找我,
然後說了聲『對不起』,從此我就再也沒有我妹的消息……」

「呃……所以妳認為,找到照片中的這個人就會有令妹的消息?」

「希望是……」

「荒謬。這太荒謬了。妳以為這是在玩遊戲嗎?
並不是抓到唯一的線索之後答案就一定會出現的,知道嗎?更何況--」
我伸手抓起那張照片,「這張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時拍攝的照片,
效果說不定還比不上一張令妹的照片,或者擁有這張照片的那個男人的照片。」

「等等、等等,劍之介先生,我幾乎被你一路誤導著啊……
的確這張照片中有個人沒錯,但是這張照片的作用是『尋找我妹的線索』,
並沒有人說這個人跟我我妹一定有關係啊。」

「呃……」我檢視了一下筆記,“妹.麻彌”、“月見村”、
“一個月”“民俗風情”。

的確她從頭到尾都沒提到要找照片中人……

「那麼……抱歉,讓我們重新來過。」我重新整了整襯衫的領子,
「那麼麻生小姐,今天您的委託案主要內容是尋找令妹,是吧?」

「是的。」

「那麼主要的委託內容剛才已經清楚了,能不能請妳拿出具體的委託物呢?」

「喔……好的。」麻生小姐又伸手進了包包裡掏出了另一張照片,遞到我面前。

兩個女生穿著和服端正的坐著。看起來很像成年式的照片。

兩個人穿一樣款式的和服,梳留著一樣的髮型,露著一樣的笑容。
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她們兩個就像面對面坐著照鏡子一樣--
辮子綁的方向不一樣,還有配件掛的方向不一樣。

「雙……雙胞胎?」

「是的。我們本來還想連衣服開襟的方向都做相對的,
結果卻被奶奶痛罵了一頓呢。」

「這種玩笑可不好玩呢……」

「小孩子哪知道那麼多啊。那時候我妹她偷偷把衣襟反過來,
誰知道奶奶竟然氣得差點把我妹當街脫光呢。」

「呃……雙胞胎……也就是說您跟令妹……長得是一模一樣?」

「是的。照片上不就看得出來了嗎?」

「照片只是一種平面的影像,不能作準的。
實際上找人的時候……是需要很多『具體』的條件的。」

我又拿起了照片仔細的看著。

「嗯……照片上看起來兩位真的長得是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可是這照片看起來兩位都還小,有沒有最近些的照片?
即便是雙胞胎,我想也會隨著年紀增長出現一些後天的差異吧?」

「喔,這個啊……這張照片是去年的呢。」

「去年?這--」

「不要懷疑,女人是很容易改變的。髮型、化妝、服飾,
只要花點功夫就可以完全改頭換面的啊。
你身為偵探,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你吧?」

「呃……是啊……即便是易容,總有些特徵是不容易掩蓋的。
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就可以看出端倪的。」
可是我實在很想說,看起來就是不像……

「那麼……有沒有其他的照片?最好是生活照之類的,最接近真實狀況。」

「沒有。」這兩個字麻生小姐倒是說得非常斬釘截鐵。

「沒有?」

「嗯。這是我們家族的傳統。久了……也變成習慣了……」

「……」我沒有多說什麼。果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而且這似乎對於這次的任務沒有妨礙。
畢竟所謂的雙胞胎,就是看到一個就知道另一個。

「嗯……反正我們是雙胞胎,看到我也就等於看到我妹妹了,不是嗎?」
不知道為甚麼,我越來越有一種該對這個案子敬而遠之的感覺。

正想多問些什麼時,我桌上的檯燈卻突然明明滅滅的閃了幾下,
整個房間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呀!」只聽到麻生小姐尖叫一聲,我趕忙隨手摸索著可以照明的東西。

「麻生小姐?」我順手嚓開打火機,黃晃晃的火影裡面卻什麼也沒看到。

我又喊了一聲,憑著火光到後面的櫃子裡拿出手電筒,四處照著。

除了桌上留下一張照片,跟半掩的門縫,
整個房間只剩下我一個人,拿著手電筒,站著。


--待續,遙遙無期……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