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分類:散文 (5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曾經聽過這樣一則故事。

有個鄉下老太婆每日虔誠的念經,
每唸一句便將一顆豆子放進缽裡,
因為不識字,將經文念錯了,
精誠所至,長久下來豆子竟然會自動跳進缽裡。

有日一個路過的僧人經過,
聽到老太婆念錯了,便出口糾正她,
老太婆一驚,懊悔自己浪費了十幾二十幾年的時光,
再念經之後豆子卻不會跳了。

RWS_Tarot_08_Strength  

這讓我想塔羅牌,偉特系統的「力量」。
雖然名為力量,但是整個畫面相當柔和,
獅子相信女人不會傷害牠,所以露出了小貓的表情;
女人相信獅子不會傷害她,所以露出了安祥的表情,
而白色的衣服象徵了她的純潔動機:

於是她的頭上出現了「無限」的圖案--
「相信」的力量是無限大的。

最近我常說我是個沒有節操的占卜師,
客人想問我就讓他(她)問,
我並不在乎是不是人家的第三者或者其他什麼的。
我只是單純的相信,
人到世界上是為了活得幸福享受生活,
很多道德條文其實反而違反了人性,
幸福,應該也要心想事成。

只是這也有一個大前提,
就是這件事情對你來說必須是真正有幫助的,
印度合一導師巴觀說:
「神會選擇對你最好的。」
李欣頻書裡說:
「你無法違背自己的生命藍圖。」

我只是想說,不管來找我問什麼事情,
最後都請勇敢的,簡單的相信,
你的決定。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跟來占卜的客人閒聊時,突然想起我這輩看過的,
最美麗的夕陽。

並不是特別的時間,或者特別的地點。
那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學時候的放課後時光。

那還是一個,我們可以勇敢去做夢的年代,
我們都簡單的相信著明天會更好。
沒什麼賭博酒駕,沒什麼貪污賄選,沒有什麼暴力色情,
沒聽過什麼叫校園霸凌。

唯一要擔心的,就只是功課沒寫完明天上課會被老師打手心。

我跟一個死黨,我們有著桃源三結義的豪情,
看著紛紛擾擾的世態,在夕陽底下許下我們的雄心。

那天的夕陽真的好美,沒有一點點的瑕疵。
完美的半圓適切的融入山影裡,鵝黃色的光暈染出滿天的願景。

雲朵適切的櫬著陽光,沒有一點點煞風景的用意
映著餘暉,染成一片片淡橘。

那個年代,我真的可以簡單的說,我相信。

其實我很懷念那一天的陽光,
只是不知道去哪裡才可以再看得見?


【散文】最美的夕陽
2012.08.22

, , , , , , , , ,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先不管為甚麼,總之小狼展開了跟夏霏長達一個小時的對談。

一路從小寫到大,有高潮,也有過低潮;
在她的背後,有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故事。

一路暢寫無礙,卻在進入文化大學文藝創作組以後遇到了瓶頸。
從來不需要別人教她怎麼寫作,卻在進入大學以後遇到了「方法」跟「目的」--
就像本來就會游泳的魚,
你卻突然教牠該怎麼擺動尾鰭跟四肢,難免讓牠彆扭得溺水了。

曾經當過打工族的經歷,
她發現了「上班」那種規律但是沒有深度的生活是沒有辦法寫出有靈魂的作品的。

為了繼續閱讀跟創作,她賭上了自己的全部--
金錢、精神,甚至是學業,為的就是再多爭取一些時間。
當她如願以償考上了研究所之後,
夏霏用身體力行去體驗了生命的各種面相,
各種可能性。

而持續累積的創作的功力跟厚度,也讓她在時來運轉的時候,
一口創下兩年寫了24本書,年收入破百萬的驚人成績。

激烈的創作過程帶來亮眼的成績,卻也對身體造成了負擔。
休息調養了一段時間之後,她目前專注心力在演講跟持續的創作上,
也在工作跟生活中取得了平衡。

這邊有夏霏比較完整的,跟文字的緣份由來:
[霏]創作是我的命啊(刊於2010/04/01馬祖日報副刊)
http://www.wretch.cc/blog/fay88/1867267

--

不過很有趣,其實從夏霏的故事裡面,
我也發現了一些自己的影子,想起自己一些故事。

我應該也算從小喜歡文字吧?
幼稚園時要讓大家自己畫圖案轉印到馬克杯上,
別得小朋友也許畫了花花草草,我卻是寫了好幾個當時僅認得的幾個字上去。

我也會讀字典,不過這件事我發生得更早--
國小時教室裡都有書櫃,當我把所有的書都看完百無聊賴以後,
我就拿起隨身攜帶的字典一頁一頁的翻閱著。

而當別的小朋友絞盡腦汁不知道怎麼應付長長兩節的作文課時,
我卻要求自己非得在第一堂課下課前就要寫完--起碼要寫完一大半。
而且分數還不能低於85。

霏有個競爭對手,我也有。
不過小時候性子很猴急,其實也很少真正寫出OK的作品。

但是我幾乎沒有在創作,一直到人生的一個轉捩點才開始真正的書寫。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不過那天晚上的對談也讓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某方面來講我真的是個聰明的小孩,
有興趣想學的東西幾乎都能學得有模有樣的,但是大部分的時候都不專精,
就是到了讓別人覺得「喔,原來你會」這樣的地步我就沒有再進步下去了。

真是應了廉貞貪狼加天秤座這種多才多藝跟學藝不精的命……

這次對談給我的啟示是--如果我真的要獨立,要學的自律功夫還多著呢……


【突然的訪談】與夏霏對談
2012.07.0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理髮與漫畫】

小時候家裡管得緊,連買本漫畫不許
(現在想想也許不是件壞事,因為這樣我讀了很多科普讀物跟推理小說)。

能最自在光明正大看漫畫的時候,就是兩週一次的理髮時間。

那是個還有髮禁的年代,男生的標準是訓導主任的手掌,
往你頭頂一插不能有任何一根毛跑出來。
正值發育期的我們不常常往理髮廳報到都不行。

店裡有很多漫畫。只是打理小男生的三分頭一向不太費工夫,
就算老闆娘多麼仔細的修剪,即便我們三兄弟一起上,還是撐不了多久的時間……
加上店裡的漫畫多是連載的週刊,斷斷續續的很難齊全,常常看得沒頭沒尾的。

一直到年紀大了一個人生活,到了漫畫店肆無忌憚的翻閱,
才發現很多童年的記憶殘片,「啊,原來這我以前看過!」

那是我們小時候的樂趣。現在電腦一開,想看什麼誰都攔不住。

少了,那麼一點,期盼的味道。

--

【開機!】

小時候,家裡的電子遊樂器材很少,有時候你會想玩電腦,
有時候會想打任天堂或PS,這時候就看誰先開機了。

這是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早起沒問題,但是太早開機打電玩會被罵,
於是你會看到三兄弟緊張兮兮的互相釘哨,每個人都躍躍欲試又投鼠忌器,
一直到誰忍不住打開了遊樂器的電源開關,這才告一段落。餘下的人只能乾瞪眼。

是的,誰先開機就有一上午、一下午或一個晚上的使用權。
一般來說下午的時間比較長,上午最短,所以下午變成兵家必爭的時段。
一向愛好和平的我,就很少參與這種征戰,反而養成了旁觀的好習慣,
也讓我非常擅長旁觀跟陪伴……

後來兄弟們分開生活了,也發展出了各自的興趣跟嗜好,一人一台電腦,
自己有自己的時段,一起打電動一起奮戰的時光也就不復存在……

雖然容易吵起來,不過想起來其實也蠻有趣的。

在我們家,開機就是一場戰爭。

【散文】童時回憶兩則
2012.02.28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

我知道這不是李清照的詞,
這是辛棄疾的《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不過可以當作我年輕時候心情的寫照。

如果當年不是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心情,
也許我也就沒那麼多的機會去閱讀跟寫作,
也不會去看到李清照的成名《聲聲慢》:

「尋尋覓覓 冷冷清清 悽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 最難將息」

--

喜歡她,當然不光只是因為淒楚哀愁的詞風,
(說來那也是後期,前期風光明媚的時候也有許多冶豔的詩詞),
也不光因為研究一個李清照就讓我交了三份報告(你也太混),
其實羨慕的,是她跟丈夫趙明誠之間的點滴互動,
真的是叫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夫妻彼此文學造詣都好,興趣也相投,
即便放眼到近代也很少看到夫妻情侶能有能有這種默契,
(張宇跟十一郎也許可以算進來,也或許張愛玲跟胡蘭成)。

想一想,明明就是每天見面的枕邊人,
卻不能進入你生命中最深沈的一部份,該是多遺憾的事情!
反之,若是夫妻情投意合,那真的是人生一大樂事。

那也曾經是我的夢想。

所以在竹科上班的時候,同事問我有沒有可能娶外勞,
我說機率太小,我不希望連說個笑話都還得拐彎抹角。

不過畢業越久,文筆也越生疏,這個夢想好像離得越來越遠……

--

也曾經聽過,中文系的老教授,最後娶了目不識丁老婆,
只是因為希望有個另一半好好的陪自己過生活,
造不造詣那是事業上的事情。

其實啊,結論還是一樣,
情投意合才是真的。
如果我是趙明誠,會不會惱羞成怒跟李清照翻臉,
這也說不定,還是好好的修自己的功課吧。

 

, , , , , , , , ,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算是有感而發吧。

--

一向只聽快歌的我,舒緩的情歌一向不在我的考慮之列,
即便聽了,多半也只覺得無病呻吟暗自濫觴。

但當真的經歷過幾段感情以後,
卻覺得這些感覺好貼切、好深刻。 

--

這段時間陪夏霏學姐跑了幾場演說,
聽著她怎麼用文字療癒自己的傷痛。
她的一百個想你就是在這樣的過程裡面產生出來的。

一直以為,自己不曾愛得這麼深刻、那麼久,
而且那早已是陳年往事,應該沒有太多的記憶,
卻發現還是在一些小地方,埋著一些抹不掉的記憶跟感受。

「寂寞不痛 痛在念舊 越小的事越多的感受」

發現了嗎?其實幸福就藏在平常的相處跟互動裡面。

即使只是她任性的拗著你去買糖果,
即使只是為了聽你的聲音就打了電話,
即使你千交待萬叮嚀,她還是跑來接你下班下課,
即使……

太多的即使即使。

--

J是個特別的女孩,
分手之前就到我家裡把所有關於她的都帶走,
以致於我沒有太多觸景傷情的機會。

不過,她有留下了這個。

Picture0048.jpg   

這不是情書呦。
這是當年在軍校受訓的時候,剛好碰到我的生日,
於是她就跑去請全班同學寫卡片給我祝福,
即便那個時候大家早就畢業各奔東西了…… 

--

我不是很清楚,逛展的時候被人家當成夫妻時,
為甚麼妳的臉上會露出幸福的表情;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去賣場買個餅乾挑些年貨, 
可以讓妳有溫暖的感受;

不過,當我一個人在外地看見別人闔家開心用餐時,
當我一個人在賣場挑零嘴的時候,

我,有點兒想妳……

--

寂寞不痛。

寂寞,就只是寂寞。 

 

, , , , , , , , ,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學生時代爹娘怕我失蹤讓我帶第一隻手機起,
到現在也換過三四隻手機(我的手機平均壽命大約三年)。
用了幾家以後,始終是Nokia系列吸引我。



第一隻接觸的手機是3310,號稱泰山機。
對於很習慣上山下海追趕跑跳碰的我來說,
一隻顛簸不破的手機就顯得太重要了。


它流線型的身軀,簡單明瞭的操作方式,跟快捷聰明的輸入方式,
陪我度過了最青澀的少年時光,跟我的初戀。


一定要提的,就是它陪我渡過陽明山的那段風雨歲月,
幾次醍醐灌頂,幾次筋骨錯離,
撿起來破鏡重圓以後依舊絲毫無損於它的戰力,
堪稱悍將一員。


不過,再悍的猛將也有天命到的時候。
不管我怎麼搖晃,它都虛弱得吐不出聲音來了。
是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因為習慣上得需求,我挑了一隻形狀大小都差不多,
但是功能更精實的5140。當然某方面來說,
很多功能都是娛樂性大於實用性。
比方說水平儀、電子羅盤、音量計、手電筒。
還有相當樸素緩慢的上網功能。


這隻也有個特色,就是它特殊設計的機殼防水防震。
也幸虧它有著Nokia系列一脈相傳的耐摔宿命,
才能平安陪我渡過當兵那段戎馬倥從的時光。


只是不能否認的是,那個像皮得外殼久了氧化了以後,
變得黏黏髒髒得不大討喜……
後來時代進步了,5140內殼的塑膠勾子斷裂了以後,
它就有點不良於行,攜帶上變得不是很方便。
也在這個關頭,仗著在竹科工作有不錯的收入,
也因為戀舊加上想換個新門號新氣象,
所以就辦了3120C,跟第一次的吃到飽的威寶電信。



只是一直到我後來再換一次手機,
因為收訊問題決定跳槽到亞太之前,
身邊總共只有兩個人是用威寶電信……這是後話。


這一隻高科技手機陪我度過了竹科人的科技時光,
讓我因為無時的網路接軌而更像個宅男。
而它一樣繼承了Nokia系列超耐摔的血脈,
即便表殼的漆全部磨光,sim卡飛出來跟地面親密接觸好幾次,
她的功能依舊沒有退步太多。


人類是打斷手骨顛倒勇(台語),
但是手機這東西是不可能自我修復的,
幾次難以接受的當機之後,先是一些應用程式不能使用,
後來只要一開機30秒之內一定死當--它終於一覺不醒了。


到這邊,我本來還想選Nokia的機子的,
一方面是資料繼承方便,一方面對這個品牌我相當有信心。
但是時不我予,Nokia漸漸的失去了市場競爭優勢,沒有什麼特惠專案;
一方面也想嘗試智慧型手機的滋味(我超想要那個導航功能的),
加上台中威寶收訊不良,我終於移情別戀了……


再見了,Nokia,我不會忘記你曾經陪過我那麼長的一段歲月。
對我來說在你身上花的錢,分分毫毫都值得。










【祭文】致親愛的Nokia
2011.10.03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畫風熟悉嗎?
如果常經過京站,一定不會太陌生。

-- 

張琹個人網站:
http://www.wretch.cc/blog/hsiaobin

--

會認識張琹也是人生中的一場意外。
那一年她不叫張琹,還叫作張曉萍。
想起來,2005年真的是我的生命中非常豐饒的一年。

那一年我大四,為了實踐對自己進大學時的承諾,
所以自費印行了自己的作品集。
也在這一年,認識了很多作家,參加了很多文壇的活動。

然後那一天,我參加了李志薔導演兼作家的新書「台北客」的讀書會,
然後毛遂自薦的把作品集送給他,
沒想到在席間他竟然幫我拿出來促銷(超想找地洞鑽的那一順間),
不過竟然有人買了,就是愛小冰。

散場後,我們在同一班捷運上聊了一下,
回家咕狗才發現她是台灣有名的插畫家。
然後還寡廉鮮恥寫信問人家讀後心得……

--

其實她是個很有趣的小女孩。
沒錯,我並沒有用錯形容詞。
但就心理層面來看她就是個愛玩的小女孩,
單純喜歡美好的事物。

對人很親切,既貼心又很容易操心,
就像很多人在她書裡的推薦序寫到的,
「此女只應天上有」
「就像從作品裡面走出來似的。」

她給人的感覺就像她畫出來的娃娃,
彷彿吹彈可破般的纖細。
講話的聲音也是非常可愛的娃娃音。

相處起來真的很難想像她是臺灣首屈一指的插畫家呢。
可惜她創作非常忙碌,其實還沒有機會好好聊聊,
但真的也是我人生中認識過相當有內涵的人之一呢。
 

國外的報導
http://www.99265.com/Article/zgys/twsj/200701/8046.html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次寫夏霏是2007時,經歷過三年,自己也遇到人生許多的波折轉換,
試著用不同的角度重新看著周圍的人,也有了不同的心情。

2011,我試著重寫現在看到的夏霏。

--

2005年那天,如果不是我自費印刷出了書擺在系圖,
如果不是霏上山送虹色舞台給助教,
如果霏沒有打那通電話給我,
今天「夏霏」這個名字對我來說,
就跟其它作家一樣,只是一個可遠觀不可近褻玩焉的薄弱存在。


(書籍封面)

未命名.bmp
(當年拿來交作業……)

後來跟霏的互動幾乎都在網路上,跟著一干粉絲打打鬧鬧,
其實也說不上太深刻的接觸。

不過其實仔細想一想,
霏那個時候就有慢慢在帶一些經營創作的理念給我,
只是那個時候年輕氣盛,一時沒有看出來。

但是隨著無名小站的BBS結束經營,很多東西就這麼變成黑歷史了……

是的你沒看錯,創作也是需要經營的,一如任何的行業。
包括產品質量的提昇(文字深度跟廣度),
客戶的開發(勇敢投稿)、曝光度的增加(各種形式刊載)。

閉門造車寫出令人驚豔的作品,
口耳相傳被出版社挖掘以後變成大咖躺著賺,
這種情節現在連電影都不演了。
這是比被雷打到的機率還低的事情……
尤其你知道現在的編輯有多忙之後就更知道可能性多低……

感謝右京學長的提醒,所以我很認真去注意夏霏做了什麼事情。

就是大量閱讀跟創作,也讓自己大量的曝光,
結合時事跟社會的脈絡,讓文字切進了閱聽者的心裡。

這個年頭當一個作家,並不是只會寫就好了,
也要懂得全方面經營自己,除非像九把刀有個經紀人幫忙打點。

--

聊聊性格這塊。

霏的個性很熱情也很直接,剛好跟我當年傲氣無雙的個性犯沖,
我那時一直以為那是因為獅子座都這樣(剛好之前認識的是這樣),
剛好又那一陣子因為版權跟毀謗的問題看到霏在戰,
所以留下一個霏霏很好戰的印象……

我承認跟當年不愛小說愛八掛的心態(汗)

這幾年私底下跟霏接觸,包括催眠跟一些小小聚會,
個人覺得霏變得更有氣質了,
但是古道熱腸跟路見不平就一語道破倒是沒什麼變(笑)。
簡單說是心直口快的直腸子。

一方面我覺得,她也是很肯提攜後進的。
當我知道她其實有把我的給出版社編輯看過,
所以建議我改寫的時候一整個感動……

結果是我邊玩邊寫錯過了黃金時期(汗)。

塔羅牌這塊也是。
其實只要有問題,霏是有問必答的,
也跟我交流了許多心得。

不論是不是因為學長姐學弟妹的關係,
我都感謝霏的存在,讓我在這條路上有個標靶可以仰望。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天前有感覺時寫的文章,
沒想到今天剛好寫完。
也算是一種緣份吧,
並不是特別為這個日子寫的。

-- 

在那之後,我就未曾再看見她的顏容,
即便多次入夢,那臉,總是戲劇性的朦朧。

我想起那雨天,她約了我在公車站牌。
她把頭垂的低低的,一頭長髮輕輕的掩住了臉,
始終背對著我。

我扣住她雙手,卻怎麼樣也扳不過,
那細小的身子此刻彷彿扎了根。
我不敢再用力扳,怕有什麼東西會就這樣變形損壞。

只是那天她拿給了我什麼,
現在已經完全想不起來,
只有那個小小的身影還留在記憶裡。

--

大概是因為她不只從我身邊離開,
順便把許多的記憶也都帶開了。

書、情書、禮物,甚至連小小的紙條都沒有留下。

我悵然若失的看著空白的抽屜,
這場風暴來得真是太突然。

地震至少還有殘簷斷瓦,
風暴過後,只留下一片荒蕪。

--

「如果打我你心情會變好的話,你就打我好了!」
她緊緊閉著眼睛縮著脖子,
抓著我的手的手不住的顫抖著。

我這輩子沒打過女人。 

這次也不可能。 

「跟妳沒有關係,讓我靜一靜--」
我怕一時衝動會做出什麼舉動來,
使勁的把她推開。

越遠越好。

她突然用力的抱了上來。

「你打我吧!你罵我吧!
但是不要一句話都不說,一個人生悶氣。」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用力的抱著她。 

--

「在那之後呢?」你問著。

我只是靜靜的看著大海,拿起手邊的啤酒,仰天灌了一口。

一語不發。

你應該知道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要莓子好歹也是這一種的……)
(圖片與內文……有一點點點關係……)

--

最近身邊有很多朋友跳出來自己創業。

然後不管做什麼行業,似乎都會聽到長輩有一個共通的聲音:
「去上班!」
「去找個正經的工作吧?」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事情?

我們之所選擇跳出來,
那是因為我們起碼還有一個東西,叫做夢想。

以前的年代,你們正搭著經濟起飛的航班,
認真的工作也許就會有不錯的收入,
也許還會有升遷的機會,
也許除了一家溫飽之外也還可以有餘裕。

但是我們什麼都沒有。
我們的航班正好遇到經濟的亂流。
上班薪資低沒福利,
工作沒展望願景,
隨時一句「謝謝你」就不知道明天在哪裡。

有時候我甚至在想,把你們丟到我們的處境,
不曉得你們會怎麼處理? 

唸書念那麼多,要的不就是開個智慧、有個想法嗎?
卻反而叫我們丟掉這些,去作呆板重複的工作。

文憑真的只是一張發票,我覺得。
在台灣畸型的教育制度底下,
只是一個門檻跟入場券。

事實上學校教我們的東西,
太多太多根本就在社會上無用武之地,
只有在翻課本的時候會想起……

請至少,讓我們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奮鬥。
七年級並沒有比較不努力。

不要忘了,我們的時代背景,
是你們走過的遺跡。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青春爆炸事件簿] 短文徵選活動



踏出政戰學校門口的那一瞬間,
我告訴我自己,
既然已經很任性的選擇了自己要的生活,
接下來就要讓自己過得精彩。


--


虎死留皮人死留名,
我想替自己留下一些故事。
我對文字的熱情無可取代。 


我的青春爆炸的很安靜。
我只是盡可能的去書寫、去閱讀、
去發表、去創作、去交流。


要說真的得到了些什麼,
要名沒有要利少得可憐,
但是至少確定了,這是一條我會想走一輩子的路。


文章上了報紙,人上了電視,
認識了很多文壇的前輩跟文友,
發生了太多太多以前想都想不到,
甚至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非常的珍惜那段時光。


尤其出社會以後,
更加的懷念那一段充滿勇氣勇往直前的時光。


沒有背負太多包袱、太多的壓力。


我們有的,就是夢想。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紀鋼學長的新書--
她說這是你愛自己或別人愛你的方式)
相關訊息:
http://blog.roodo.com/coolfu/archives/14047084.html

至於這本書怎麼來的……
看到旁邊的塔羅牌,各位看官心裡應該有底了(笑)。


這是昨天舉辦活動的場地,
有河book。
我個人蠻喜歡老闆經營理念的,下次特別撰文介紹吧:) 

http://blog.roodo.com/book686/

--進入正文



打從畢業以後,就覺得離文壇稍微遠了些。
寫得也少了,接觸的、看得也少了。


進入竹科之後有種每況愈下的感覺。
只有偶爾走進了書店,看了一些表演,
或者參加一些座談,才有一種活過來的感覺。


尤其開始決定要發展自己的事業的時候,
更是忙得不可開支,無暇他顧。


--


最近碰到了兩個朋友。
一個是大學同學S,剛從研究所畢業,
另一位是文藝組既華岡詩社的F學長,
他也剛從研究所畢業。


不同場域,可是我們同樣都談論到文壇的變化。
意外的我還有辦法融進話題裡面。
看樣子文壇離我畢業的那個時候來說,
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應該說,整個台灣的文化圈子並沒有太大的變動。
我的感覺,我們這一代依舊是失落了些什麼。


S跟我談論著,為甚麼文學不能雅俗共存?
俗文學除了娛樂之外,能不能多帶給我一們一些什麼?
也推薦了一個作家讓我去研究。


另一個話題,就是當代的文學通常是對前代的反動,
那我們這一代呢?


F學長的新書座談會剛好也發表了類似的理念。
印度一個吟遊詩人,也許他並沒有流傳什麼文字下來,
但是他的名字是連街頭小販都知道,
他的詩歌是連不識字的人都會朗朗上口。


我們是不是把文壇的圈子弄小了?
文字撰述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其實F學長還有提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不管政治或文壇,國外的團體都是有所謂而為的,
他們聚在一起的目的是為了實現某種想法,
甚至是為了帶領或打倒某種潮流,
但是在台灣這種現象似乎不多見。


台灣的詩人說起來應該都是散戶吧(笑)。


--


其實說這些對我而言還蠻沈重的。
因為其實我只是單純的想寫,
但純的想把我看到的、我想到的,
用最適當的方式統統記錄下來,表現出來。


至於能不能文以載道,具現這個時代,
總覺得這種事情離我太遠。


不過每個人都這樣講的話,
傳承這個年代的動作會不會就這樣斷層了?


我不知道。
我只是寫我想寫的。


我沒有那麼偉大。










【有感】文壇文談
2010.11.0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印象】髮
時間: 2009/02/25 Wed 15:55:06

頭髮長了,也就不能像以前那樣,毛毛躁躁的拿盆水從頭上往下淋,
手指頭隨便拉拉雜雜來個幾下,連頭皮帶髮絲來個清涼暢快就完事。

頭髮一長,就得細細的沖著水,用指頭慢慢的岔開髮絲,
一綹綹的順梳戳揉,這才算了卻一樁工程;
否則洗了外頭髒了裡頭,有洗等於沒洗。

我彎下身,別過頭,讓整把的髮從右肩流淌直下。
一手持蓮蓬頭流淋,一手用指撓弄著。

這個動作還挺渾然天成的,我總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我想起了我的母親。

我這一頭濃密的狼毫遺傳自我的母親。
她也有著一頭濃密烏黑的秀髮。

怎麼會有這樣的記憶已然無從追究起,
但是這個畫面仍然鮮明--

母親用手掌接了一把洗髮精,將髮絲由頭而尾一把把抓握抹白。
然後,她會用食指跟中指的夾縫,夾住一個綠色塑膠梳把,
細細的,蘇蘇作響的順著那黑潮般的髮浪。

不知道為甚麼,那梳把喀喀騷動的聲響,
跟髮絲曳動的鱗光,我印象是那麼深刻。

而母親已然剪去了長髮,而我也早已不在百無忌的稚齡。
只是這段記憶,奇異得像場夢境……

而我,什麼時候會想棄去這一頭長髮呢……

【印象】髮
2009.02.23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哇靠!那個一直最討厭勵志文的黑小狼竟然要寫勵志文?)

(閉上你的鳥嘴!老子就是突然想寫!)

好了,不要管樓上那兩個精神分裂的小狼。
請繼續往下看。


--

常常聽每個人說,自己狀況不好。

也許考試的時候精神不佳,也許打球的時候手感不好,
也許打牌的時候集中力不夠……

「我今天,狀況不好。」

這話,你我都說過。

那麼,什麼時候才是你的最佳狀態呢?

剛吃飽飯的時候?悠哉的渡了個長假回來之後?

挑戰什麼時候都會出現,我們有沒有可能永遠以逸待勞?

相信你心中一定已經有答案了。

而我,給我自己的答案是,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你的最佳狀態。

人生是不會有第二次的,此時此刻的你遇到的問題,只有此時此刻的你能解決。
所以我們該想的是,該怎麼用現在的狀態來解決,而不是想著「如果能在什麼時候碰到就好了」。

部隊的老長官送了我一句話,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

「關關難過關關過。」人生就是一關接著一關,也許有幾關輕鬆幾關難過,
但是過不了關就無法前進,一如塔羅牌的寶劍六--
或許這是一個沈重、低潮而緩慢的時刻,但是再遠的旅行終會有彼岸,
再低潮的時代也會有雨過天青的時刻,而所有的苦難是為了帶來更甜美的果實。

我們要做的,就是相信跟等待。

加油,我的朋友們。

 


【勵志】最佳狀態
2009.02.1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只是想說說故事而已。
                                                                               
小時候,每天晚上我總會跟我弟倘在大通舖上,玩著一種叫做「演戲」的遊戲--
現在想起來,也許那也算是一種RPG吧?
其實規則很簡單,我是球員兼裁判,負責想劇情讓我跟我弟冒險,
每天晚上總是會有不一樣的進度,可能是白天上課想到的,
或者看電視觸發(抄襲?)的。劇情大部分有連載,偶爾厭煩了,就來弄個番外篇。
                                                                               
還記得有一天晚上,小夜燈壽命將盡時迴光返照,燃燒出比平常更輝煌的光芒。
看著天花板上映出來吊扇的影子,也比平常更有活力的躍動著,
那天晚上,不管怎麼樣我都想來場金銀島的冒險。
                                                                               
當然是沒有寶藏。看過動畫的人也知道,番外篇的道具一概都不會出現在本篇中。
不過,我的童年,有好多好多的夜晚,
都在母親的聲聲催促(別說話了,早點睡)中度過。
                                                                               
只是到現在。我還是沒改掉那個愛幻想,愛說故事的壞習慣。

一開始,我只想把故事最衝擊的的部份表現出來,
所以早期的作品都是短篇,越短越好,不想用繁文縟節來鬆散了故事,
卻往往被人家說過於精簡;
寫到現在卻已經慣於鋪陳,就像電影裡往往為了那幾分鐘的高潮,
得用上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引領觀眾進入狀況。
想短,卻短不下來,總覺得疏漏掉的部份太多,該交代的劇情還有,
遲遲收不下尾。
                                                                               
看樣子是回不到那個單純的年代了,但是現在的心情以後大概也寫不來,
這就是人生吧!一環扣著一環,但是卻不是一個圓環的循環。
我們都一直往前走著。
                                      


【散文】 初衷
2007.11.30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起來,這段當兵的日子感覺真不像當兵。

一般當兵的規矩就是,營區就是你家。
我們也不例外,只不過我們的營區,是一幢名為新明大樓,
位於永康鬧區的辦公大樓。

一般當兵的情況就是出操、出公差,跟一堆辦不完的鳥事。
我們也差不多,只是我們的操課不會流汗,曬不到太陽。
學著幫忙軍官作出納、作押標金保證金;
其實真正做到屬於「駕駛兵」範疇的,
就是下午三點半前趕著出門去國庫銀行軋支票,
然後眾人下班以後的清掃工作,還有跑腿幫軍官們買飯。

不過沒想到後來買飯變成一件那麼累的差事就是了……

一般的營區會有廚房、會有伙房兵,
但是辦公室裡面怎麼可能讓你擺廚房搞得烏煙瘴氣?
不過聽說以前其實也是有的,而且之前整個新明有三十幾個阿兵哥,
不像現在官比兵多(士兵總計八員),以前也是有兵在廚房做菜的,
甚至本來不會作的來這邊以後也炒得一手好菜,
書櫃裡也還留著不少食譜,聽說就是這樣來的。

於是膳食變成一個很麻煩的問題。之前人手充裕的時候,
還可以跑去台北高等法院打便當,俗又大碗,
四十塊就可以吃到撐,有心的話飯菜自己打,
四十塊的盒子也可以裝成五十塊的份量。但是在永康街,
想找到這種價位的餐點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不可能的任務是,我們得幫所有人,包括軍官跟雇員大姐準備餐點。
於是每天中午我手裡都是厚厚一本菜單,開始東奔西跑作調查兼收錢,
然後總是會有人改來改去的……

最麻煩還不在這裡,後面要去把餐點拿回來的時候,
每家店的位置都不一樣,很多都是在相對位置上的,
結果就是會看到小兵在路上來回奔跑。所以在那段時間為了方便找錢,
我的櫃子裡總有兩罐零錢,歡迎大家自由兌換這樣。
樓上北處的學弟們就更慘了,因為他們的人數比我們還要多上一倍……

結果到最後,我變成家挺主婦似的,美到中午時段就是往後門的東門市場跑,
四處去買一些小吃,買到連菜販都認識我了(奇妙的是我從來都不買菜的)。

晚餐的話就簡單多了,小兵當然都是隨便吃隨便好,
順便再帶一份軍官的回來就好了,然後大家掃完地就和樂融融的看電視等退伍了。

基本上留守的情形其實也跟晚間時段沒有兩樣,
常常是一個兵一個官在中山室裡看電視等吃飯,
吃完飯再看電視等晚餐,吃完晚餐等睡覺,然後交班給隔天的人,
重複一次以上步驟以後就回到正常生活。

那段時光雖然悶,但我也知道那是人生當中難得的閒暇,所以就很放縱自己過生活,每天下
班就是看小說寫小說,反而比學生時代還認真……

 

 

【散文】我在北組的日子(一)
2007.11.2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這個地方,轉眼也一個月過去了。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埋葬在工作上面
(老實說,那種日子是無色無味不著痕跡的,就像蒸發一樣,就只是過去了。),
但是這個城市的氣息仍然在我身上慢慢飄散開來。

來這邊,第一個感覺就是--風好大。只要稍微空曠一點的地方,
一下子你就會知道颱風天是什麼樣的感覺。

當年在華岡風也大,也冷,但是不用騎著摩托車逆風出門,
也不用進冬暖夏涼的無塵室,所以可以包得厚厚的一路走到學校去,
一邊悠悠哉哉的看著路景;但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
穿的太多到那邊是在虐待自己,結果就是我厚厚的羽毛大衣底下總是一件短袖T恤。
但是有趣的是,出門的時候(晚上七點)總是冷到叫人直打顫,
但是早上下班的時候,穿著那件大衣頂著太陽,彷彿是笨蛋一樣……

新竹有名的是貢丸跟米粉。來到這邊以後倒也吃了不少次,
但是對吃一向遲鈍的我並沒有什麼特別感動的……
也許在物流暢通的時代想吃點什麼特別的,
還是得翻山越嶺去些百年老店看看吧?

去了幾趟新竹市區。走慣了以後其實也就不覺得遠了,
不小心騎著騎著就會到了。其實火車站前這一塊腹地也不小,
但是意外的沒有我想像中的熱鬧--應該說,我覺得人潮有了,
但是商意不夠。去了幾趟,總是看了看人以後就回來了,物種還是少了些。

呃……還有就是我覺得新竹人開車都很猛……
也許是因為騎車對我來講畢竟還是陌生了些吧,
25年的人生中這是我第一年騎車通勤,總覺得竹科的交通很混亂……
不過,那指的是交通巔峰期,如果你挑大家正在上班的時候出門,
包準一路暢通。

還有就是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有風味的咖啡館,
一間可以讓我平心靜氣算塔羅看風景的咖啡廳。
唉呀呀,畢竟這裡是竹科吧?物價地價都叫人不怎麼敢恭維。
也許是我的狀況也還沒有平靜下來,達不到風平浪靜的狀態吧?
過一陣子我會再努力適應看看的。

小狼,在風城,還在找著自己真正的模樣,找著自己那雙遺失的翅膀。


【散文】風城雜談
2007.11.2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文章也寫了十幾年。從最早看到題目得想半天,
到後來老師題目一給,幾分鐘之內心裡就有底;到現在先寫文,
完稿老半天還是定不出題目,不知不覺,已經從本來的刻意內化成了習慣。

總有些人會問我,文章怎麼寫?我第一個反應--不怎麼寫,
也不過就是這麼寫。我手寫我口,直陳內心的感覺也就是了。

但是我錯了。很多人真的是我手寫我口,完完全全就是口語化的文字記述。
那個基本上不能稱之為文章,頂多是轉錄。
看樣子胡適老先生這句五四運動時的口號套到現在來終究還是太老舊了些。
換個說法,五四運動的時候,說白話寫文言,所以要改,要寫成白話;
現在這時代,說口語寫白話,但我們並不是光是在紙上「說話」,
而是要條理清晰明白,才稱得上是文章。

一開始最簡單最通用也是最好用的,還是推薦開門見山破題法--
就是題目是什麼,你就把題目解釋衍伸一下,再配上基本功的起承轉合,
第一段破題,第二段正面立論,第三段反面立論,
終段把二跟三拿來做綜合比較,於是得出結論。
這種寫法特別適合用在論說文上,可以讓文章鏗鏘有力。

也因為這樣,國小六年裡不管什麼文章我都硬拗成論說文來寫(汗顏)。
這並不是什麼好現象。不過我覺得,這算是寫文章很基礎的一個開始。
即便是寫到現在,其實我的文章架構也都差不多是這樣(以散文而言),
當然這些硬梆梆的骨架都已經被我內化了,
看起來不會是為了什麼目的特別編排而成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多寫多看,才能知道自己適合什麼,
該有些什麼改變,才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風格。
即使一開始去模仿也無妨,因為模仿是學習最快的一種手段。
而每個人的生活經歷都不一樣,這世界上最難的事情,
恐怕反而是要找出兩個寫文章風格一模一樣的人吧?

一時興起稍微聊了一下散文方面的事情。
下次有機會的話,再來跟各位聊聊小說跟新詩吧!

 

【散文】關於作文
2007.09.2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爾,在夜裡,我會這樣蜷著身子,緊緊的抱著自己,等著寂寞降臨。

喇叭裡,低沉沉的流洩出廉價的、陳腔濫調老生常談的情歌,
然後偶爾賺走我廉價的淚水。儘管那歌手多麼聲嘶力竭,
卻怎麼樣也拗不過我,輕輕的扭掉音量鍵。

靜得,我聽得見自己的呼吸。

我看得見胸膛的起伏,聽得見呼吸的聲音,但卻看不見自己的心情,
理不清思念的情緒。伸手,我用指尖摩挲著自己的額鬢,
揉搓著髮根到髮梢,我感覺得到,有些什麼東西悸動著。

我起身走到窗邊,微涼的晚風讓裸著的身子覺得有些蕭索。
飄颯的髮絲,撓搔著我的肌膚,彷彿是輕輕在安撫,
卻也像是親親在挑逗,我的青春。

有一種寂寞的感覺,深沈兩點的夜。

我仰頭看著月光,她兀自在夜空,尖著牙,今晚沒有星星陪她。
於是,我們彼此說著故事。
她告訴我,我從小多麼愛盯著她臉上的雀斑胡思亂想;
我也告訴她,妳啊,還不總躲在廣寒宮裡,成天對著吳剛想后羿。

故事說完了,我們領回自己的寂寞,回到自己的角落。

天,略略寒了,我回到床上,蜷起薄薄的被單,
一種不同於貼身衣物的,一點點粗糙的擁抱。

卻讓我更想他了,那種粗糙之中,總有一種不經意的溫柔。

明知道是空等待的等待,還算不算等待?

我不知道,只是懷著這樣的心情,期待著些什麼。

今晚,又是一個寂寞的等待。


【散文】等待寂寞
2007.08.09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