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一開門,幽黑的空間裡亮起了黃黃的一個角落。並不是有誰在等待我這個朝九晚五的夜貓子,事實上,是總不喜歡房間這麼寂寥,自己留下了一盞等候自己的燈火,當我回來時彷彿一切都照舊,又再度投入了一個停滯的時光,回到那與黑夜跟時間奮戰的場景。

  不熄燈,其實是跟香港友人學來的習慣──他一個人孤身來台灣,那種寂寞是不難想像的。亮著燈火,彷彿有人在這位置替你守候,又或者你自己剛離開不久,總之不至於讓人覺得死氣沉沉的。

  總是搞不清楚家的作用。在台北時宿舍就是我的家,但是回到宿舍很多事情反而正要開始,越發的不得閒;回到台中以後,礙於許多人事時地物的關係,當你以為悠閒的時候卻什麼都做不來。

  會不會其實那不是家,只是一個漂泊的宿棧?

  不知道有沒有人相信紫微斗數這一回事?有個朋友跟我說,我的命格天生就是要在異地發展,如果只是待在故鄉,恐怕一輩子就只是這樣。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理由,但是奇怪的,在外面遊蕩這麼久,我卻始終都沒有鄉愁。比較起當初枯燥無味的軍校生活,現在的大學生活顯得太消遙了些。也許,真的少了那麼些想家的理由。所以我始終也很難理解爲什麼我那僑生同學總是每每歸鄉情切──當然,旅費拮据的時候例外,不過也總看他打越洋電話打得心疼。

  會不會真的如同陳之藩說得一樣,沒有踏離開故土,就體會不到離家的鄉愁,宛如飄水的萍,至少還有水可以依偎?當真這麼想起來,那當年隨政府來台的人真是叫他們情何以堪──他們是飄不回去的。

  而我,其實是朵還種在土裡的蘭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