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圓
時間: Sun Jan 28 00:04:32 2007

我一直很納悶,那兩個圓圈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冬夜,我在公司裡漫不經心的拖地時發現的。
沒辦法,那有老闆規定員工輪流值日掃地的?

雖然說是漫不經心,但也不是完全不在意,因為那只是像鈕扣般一個小小的圓圈,
然後裡面有三個點。說起來簡直就跟鈕扣嵌在地板裡一樣,
如果真的漫不經心的話是看不到的。

偏偏就是讓我看到了啊,在灰白色膠料板子舖成的地上,唯一個一個圈圈。
起先我以為是近似圓形的污垢或水漬,但是來回抹了幾次,顯然無效。
於是我開始認定那是地板生產上的瑕疵,只是以前一直都沒有注意到罷了。

後來似乎又不是這樣。隔了幾天,我在那個圓圈附近又發現另外一個圓。
難道又是我之前沒注意到的瑕疵?我納悶著。

再隔了幾天,我又看到那圓形印記了。仔細數了數,三個。它的的確確的增加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仔細看了看,周圍的桌椅並沒有任何可能留下這種圓印的腳。
椅子是滾輪的,桌腳雖然是圓的,但是沒有那麼小,
而且它是橡皮的,不至於會留下痕跡。

會不會是有人故意跟我開玩笑,故意弄出痕跡來考驗我的清潔功力,
或者趁機在老闆面前參我一本,說我打掃不力?
但是再檢查那痕跡卻又覺得不尋常,不像被刻、被烙或者用其他方式造成的。

渾然天成,我簡直可以這麼說。

總不會是真的有人特地把鈕扣嵌進去,或者隔幾天就換一塊不同圖樣的地板吧?

越想越覺得自己很蠢哪,竟然為了地板上的污垢想這麼多。
而且不管怎麼樣都清不起來,但幸運的是似乎也沒有人發現。

果不期然的,過了幾天以後,第四、五、六個圓圈出現了,
而且前面出現的幾個圓圈非但沒有消失,而且越來越黑、越來越濃,
甚至還有越來越擴張的趨勢。
我去查了文獻,但似乎沒有任何一種黴菌會出現類似的徵兆。

一個禮拜以後,那些本來需要細看的黑點因為「繁殖」的結果,
在地板上看起來成了有點顯眼的一塊。白天陽光照射近來的時候,
整片亮白的地上硬是有一個黑洞擱在哪兒。我實在很難相信沒有人發現它。
不,也許大家都有發現它存在,也發現它的頑固,所以彼此都心照不宣?

「喂,想辦法處理一下那些黑點吧?」
我終於忍不住了,想跟其他同事討論一下對策。

「什麼黑點啊?」同事A反而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於是我指給他看。

「什麼東西也沒有啊。」可是明明就有。

「妳該把眼鏡擦一擦了。啊不,是把水晶體跟視網膜擦一擦。」
我沒有近視。

後來我又陸續求証於B跟C,結論是我決定回家去看眼科。

**

「哪有這種症狀的?就算是飛蚊症,那些黑點也是跟著妳的視線在移動的,
就像在眼睛上貼了網點一樣。」
醫生是這麼說的。我還是拗著他幫我做一次檢查。

這麼健康的眼球大概值一億吧,他說。
也的確我沒有在任何地方看見那黑色圓印,除了辦公室那一方角落。

**

那些印子也讓我越來越不舒服。尤其是當我近看的時候,
才發現原本圈圈裡那三個點,慢慢的各自往兩端拉長,變成一個很噁心的笑臉。
光看到一個的時候,已經討厭到快要過敏,
然後旁邊接二連三散落成好大一片的那些笑臉,
看著看著竟然覺得它們都呵呵呵的開始蠢動,
一邊笑一邊向我的臉上靠過來,靠過來--

「啊!」我嚇得我後一退,差點從辦公椅上跌下來。
抬頭一看,那些黑點還是在地板上,並沒有螞蟻雄兵般的輕掠過來。
倒是整個辦公室的人都因為我那聲叫嚷,全部都聚焦在我身上。

「你們真的都看不到嗎?那些黑點!」我大聲叫出來,一邊用手拼命比畫著著。
但是就是沒有人看得到。

我不喜歡同是把我當異類看的壓力,
更不喜歡那些黑圈圈一點一點慢慢侵吞掉我的空間,
甚至是我的理智。我跟公司請了一個禮拜假,想出去走走看看,
回來的時候也許可以換個心情看這些事情。

我打點了輕便的行李,放進旅行箱中。
當我把旅行箱拉開時,卻又看到了很熟識的東西。

行李箱底下,有一個黑色的圈圈,裡頭有三個小點。

我衷心的希望,那是旅行箱的腳架壓在地毯上的痕跡……

二話不說,我鎖上門後一股作氣的衝到旅館去了。

**

可惜,鎖門的時候沒鎖住那些黑圈。

一進房間,我累得只想癱下來。大字型往床上一倒,抬望眼的天花板上,
閃爍的日光燈管旁邊,隱約就有幾個像牆壁發霉的黑斑。
但我知道那不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它們就是不放過我。

而當我眼睛再張開時,整個房間密密麻麻彷若佈滿黑色的蛛絲。
但我知道構成這些線的是那一個個的黑圈圈。
它們四處蔓延,甚至於我的雙腿,我的雙臂。
我抬手看著,那一個一個的圈,好像刺青般烙印在我身上,
從指尖、小臂到整個上肢。

我掀開上衣,果然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倖免。
而且那些圈還在我身上快速游移著。
我慌亂走到鏡子前想看看自己,我卻什麼也看不到了。

只剩下一片漸漸消失的黑。



【驚悚短篇】圓
2007.01.27




--
請進,請隨便坐。

除了文字我一無所有。

http://www.wretch.cc/blog/kurogami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 60-244-44-58.cm.dynamic.apol.com.tw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inko99
  • 眼球,圓圈,擴散....結論...黑狼不小心中了"詭絲"的毒!<br />
    <br />
    --以上搞笑--<br />
    <br />
    總覺得黑狼的驚悚短篇是沒頭沒尾的結束,有種只是在陳述恐懼發生的<br />
    過程,沒有前因後果,看得不夠過癮啦!<br />
    <br />
    註,寫這篇寫很快噢!有些錯字跟文意不通的地方,不過還是很佩服你,<br />
    敢寫這種會嚇壞自己的故事......<br />
    <br />
    霏姐姐也是,我想等到我膽子夠大了,再來寫恐怖小說....(^^)<br />
    <br />
    小心,天涼,不要感冒囉!
  • kurogami
  • 最近在看一本恐怖故事,叫「新耳袋」,它採取的寫作方法就是純粹的說故事。我最近寫這<br />
    篇大概受他影響很深吧ORz<br />
    <br />
    附帶一提,連日文翻成中文那種不大通順的感覺都影響到我了Orz<br />
    <br />
    我是吹冷氣吹到感冒Orz
  • angelsarah
  • 我也感冒了說~一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