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小說】Katsura(完)
時間: Thu May 29 11:59:59 2008

問題回到原點,所以Katsura君也回到問題的原點。

畢竟,神奈子還是機器人吧。她的腦殼底下裝的並不是柔軟的腦門組織,
而是硬梆梆的,高科技的邏輯構合體。雖然Katsura君的機工很強,
但那指的是硬體構造的部份,軟體邏輯方面就頂多算是個半仙而已。

根據經驗,一般送修的電腦產品所謂的修好,常常都是砍掉重鍊。
所以他花了很多的時間,還是痛下決心,決定冒著風險送回廠維修。

「那麼,先生,請問我們能夠為您作些什麼服務?」
在櫃台的意外的是個老客服人員。這不同於一般常識呢。

「呃……我……是這樣的,我的IL-300曾經失蹤過一陣子,
我希望……能夠提取出她過去某個特定時段的記憶,
我希望能夠知道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呃……這個……辦不到。」老店員推了推眼鏡。

「你說什麼?辦不到?」Katsura君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嗯,抱歉我們辦不到。」

兩個人彼此沉默的對望著。

「等一下,這是你們公司的產品,我現在需要你們作一點售後服務,
竟然跟我說辦不到?」

「嗯……先生,我們必須先跟你聲明一點,並不是我們技術上有困難,
而是礙於法律規定。」老店員又推了推眼鏡。

「法律規定?」

「嗯。」

「什麼狗屁法律規定?智慧財產權嗎?」

「不是,是刑法。政府必須保護目擊證人的安全。對於任何人的記憶,
任何人都無權更動或剝奪。任何人意圖更動或奪取他人記憶者,提公訴罪。」

「……我們現在是在問案嗎?」

兩個人又陷入了沉默。

「那好,那麼請問你們還有什麼可以作的?」

「很多啊,比方說機體的維護,線路的更新。」

「都是硬體上的。那軟體呢?」

「也有啊,軟體的升級,或者灌錄,這些服務我們都有。
當然,得酌收一點手續費就是了。」

「那記憶呢?」

「我們……」店員臉上的表情變得比較凝重了些,
「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將記憶封存備份,或者……」

「……」

「或者把它格式化。當成新品重新出貨。」

「這樣就是將它當機器或貨品,而不是當人了,
所以刑法管不到……我們的法律還真是模稜兩可啊……」

「如果要格式化的話,裡面的資料就會完全消失,救不回來喔。」
老店員一邊整理著東西,一邊心不在焉的說著。

「這不用你講我也知道。」Katsura君低頭沉吟著,
「可是,她裡面存的記憶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
能不能想辦法保留那一部分,或者備份出來再灌回去?」

「別鬧了,先生,既然是這麼重要的資料,當初自己怎麼不保護好?
也沒有定期去作備份?」店員的語氣已經開始顯露出不悅了。

「備份?讓你們再複製一份記憶出來,讓你們再做出一個我心愛的神奈子出來?
我……」Katsura君的思緒開始越來越混亂。

「先生,用這種資訊設備備份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時代再進步,機器還是不可能是完美的。」

「但是,做了備份,神奈子就不會是獨一無二的神奈子了,
這樣子……她還是我的神奈子嗎?」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我們這邊不負責處理形而上的問題。」
中年小鬍子男子突然嚴肅了臉色說著,
「要,或者不要,你只要二選一。趕快做出決定,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說完,店員丟下桂楓君一個人,轉身離開櫃台進去了後面的房間裡面。

而Katsura君站在櫃台,發著楞,一面不自覺的看著琳琅滿目的各式型錄,
各式各樣的人造人,各式各樣的產品特色介紹。
不自覺的開始尋找起屬於神奈子的,那個型號。

『IL-300,最高的自由度,最簡單的設定,最人性化的機器--
您所要做的,就只是生活,機體會根據您日常生活中任何細微的動作而漸漸自我校正,
到最後就能成為完全專屬於你個人的親密夥伴!』

又是一個誇張不實的廣告,Katsura君想著。
不管哪個年代,廣告文案永遠只會告訴你東西好的一面,
剩下的,往往就是碰到再說了--其實碰到的人多半也是自認倒楣比較多。
商人賣東西的時候往往是一種嘴臉,等到出事的時候又是另一種德性……

為甚麼?人並不是獨自一個人活在世界上,世界上還有這麼多人活著,
為甚麼人還要造出半人不人的東西來取代人,取悅溫暖著彼此?

該死,本來這種問題是輪不到自己來煩惱的,桂楓君想著。
他一向都是一個人活得好好的,
從來沒想過會因為另外一個人的存在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走出店外,神奈子還在外頭的長椅上面坐著等著。

「神奈子……我們走吧,這傢伙是個蒙古大夫,
他沒辦法治好妳的病的--」Katsura君一邊說著,一邊牽起神奈子的手。

「那樣……不是很好嗎?」神奈子冷冷的甩掉了Katsura君的手,
「把我重新格式化,把一切都歸零,讓什麼事情都從頭來,
讓什麼事情都照你高興的來作--」

「妳--」Katsura君一聽到這話,一股血氣衝上腦門,
他惡狠狠的高舉起了手,另一隻手用力的緊揣著,
而神奈子則直登登的盯著Katsura君,什麼都沒有說。

而之後,當店員聽到門口傳來一聲聲響時走出門外,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

「Katsura博士,您今天發表的論文實在非常精彩。」
一陣閃光過後,一個記者湊上前來跟Katsura君握著手。

「朋友,您過獎了。我只是希望能讓人類過得更好。」

「不過博士,
我們還是納悶著為甚麼當時會突然放棄熟能生巧而且功成名就指日可待的機工科,
卻投入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哲學領域裡?」

「這個……」Katsura君推了推眼鏡說道,
「三言兩語很難解釋清楚我的生命中發生了什麼變動,
但是簡單作個總結的話……我希望,能在哲學中找到生命真正的意義。」

「Katsura博士--」

「抱歉,老師還有別的事情要忙,請各位就此打住吧!」
記者們顯然意猶未盡,正想再追上去的時候,
Katsura的幾個學生上前來擋住了人潮,
Katsura一個轉身遁入了黑色的車子裡,揚長而去。


「老師,那些人真的很煩啊,人家要做什麼研究跟要穿什麼衣服一樣,
應該都是個人自由吧?反正只要能得到學會承認的研究都是好研究。」

「好了,太郎,反正媒體都是這樣,知道就好了,不用計較太多。」

「對了,老師,等等你還要去參加KO的婚禮吧?
那我們趁早動身吧,希望不會太晚。」

--

KO的婚禮某方面來講是個奇蹟。
眾人一致認為他會光棍終生的,
沒想到卻真的讓他找到一個小鳥依人蹲鳥籠的女孩。

為了慶祝跟目睹這個奇蹟,所以這些人又齊聚一堂。

「KO啊,連你都有老婆了,我們這一掛應該沒有人打光棍了。」
老課說著。回頭一看,也幾乎每個人都是攜家帶眷,再不然也都是有個伴陪著。

「才怪,我們門口還有一個羅漢腳呢。」
眾人轉頭一看,Katsura君正從門口走進來。

「呦,好久不見啊,阿桂。」

「……如果今天不是你的喜宴的話,我真的會一拳把你KO……
」一回到死黨堆裡面,Katsura君也丟掉了大教授的架子,
一群人彷彿又回到了當年放蕩的時代。

「嘿,算了,別計較這些。Katsura君,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老課拍了拍Katsura君的肩膀,一邊領著他跟旁邊的眾人們寒暄問暖。

Katsura君一面心不在焉的聽著,一面想著果真是歲月不饒人,
當年形影不離的死黨們,現在形影不離的卻是身邊的情人了。

「欸?新娘呢?」環顧了一圈以後,
Katsura君發現自己是來看參加KO的婚禮的,
卻從頭到尾沒看到KO跟誰結婚來著。

「喔,這個啊,你來晚了一步,她剛好進去換衣服了。再等一下看看吧。」

「啊,對耶,我該進去看看她了。各位,等下見。」
說完,KO離開了會場,留下一伙子人在原地瞎扯話家常。

「話說回來,他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啊?」
主角一離開現場,眾人就開始八卦了起來。

「說得也是,好像都沒有聽說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反正突然就結婚了……老課,你那邊有小道消息嗎?」艾默拉問著。

「沒有。我那邊只有那小子一天到晚想把妹卻被甩掉的八卦而已。」

「那也不算八卦啊,有去樂吧的人幾乎每個人都知道吧?甩掉他的妹要用打來計算的……」

「靠!我以為你們知道的,搞半天每個人都是莫名其妙就來了。」

說到這裡,眾人無語沉默著。

「呃……不過起碼你們看過新娘了吧?」
Katsura君一問,眾人又陷入了另一段的沉默。

「呃……看過是看過,可是她剛才一直戴著頭紗,
我們也沒看到她長什麼樣子……」

「這是什麼樣的婚禮啊……」Katsura君不自覺的拿起手中的請帖看了看,
又望了望門口的看板,果然沒有放上任何的照片。

「嘿,新娘出來了!」聽到有人這麼說,眾人也跟著轉頭看著。

「……你是娶了印度人嘛?」艾默拉問著。
因為他看到新娘的第二套禮服,是一片很漂亮的紫芋色,偏偏臉上還是帶著面紗。

「嘿,這個叫做造型,好嗎?一次就讓你們看完了,那有什麼好玩的?」
聽到這句話,眾人一致打從心裡覺得,就算娶老婆了,KO還是KO,一點也沒變。

「別鬧了,來參加個婚禮,鬧了半天卻連新娘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你把我們都當白痴耍就是了?」

「好好好,別生氣,給你們看就是了--」
KO轉身對著新娘溫柔耳語一番,然後就看到新娘嬌羞的點點頭,
KO就揭下了她的面罩。

「呃……」眾人都覺得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好像在哪裡看過……」艾默拉皺起了眉頭。

「神奈子?」

「不……只是……」Katsura君凝神仔細再看了一眼,「IL300。」

「唉呀,沒想到還是被你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樣一點都不好玩了。本來還想讓你們大吃一驚的說。」

「唉呀,看樣子你雖然不念機工了,眼力卻是一點也沒退步啊。」
老課佩服的說著。

「噯,看樣子人真的是會改變的……當初說絕對不會想有個機器人家人的人,
現在卻娶了個機器人回家?」艾默拉偏著頭說著。

「欸,別這麼說嘛,夏珍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樣啊。
只是現在多了一個娶進門的程序而已。」
說著,KO一邊抱起了夏珍,夏珍則順從的躺進KO的懷中,
「她非常的懂我。」

(也對……除了機器人以外,大概沒有人能忍受他的乖僻……)
眾人心裡有個一致的聲音迴響著。

真相大白以後,圍成一桌的眾人卻又靜默了下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很標準的,有話想說又不敢說的場景。

「那個……Katsura君……」心直口快的艾默拉看出了大家的心事,
此刻再也憋不住了,「雖然明知道也許不該過問的,
但是大家都很好奇……神奈子呢?」

此話一出,眾人都用著一種抱歉又期待的眼神看著Katsura君。

「神奈子……她很好,謝謝大家。」
Katsura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非常平淡,臉上掛著微笑看著大家。

「好了,婚禮有參加到了,新娘有看到了,
我還有一篇論文要趕,沒事的話我要先撤了。」
Katsura君拉開了椅子,起身準備離開。

「那個……」艾默拉站起身子,「Katsura君,你還好吧?」

「我?我很好,謝謝你。」
說完,Katsura君步出門口,坐上了在門口等候的車子。

「嘿,Katsura君,怎樣呢?KO的妻子漂亮嗎?」
坐在前座穿著整齊的黑西裝司機發聲問著,
帽沿底下露出了幾絲亮黃的頭髮。

「喔,還好啦,跟想像中的差不多,」Katsura君說著,
一邊左右拉扯著把領結鬆開。
「論文發表完了,婚禮也結束了,那麼今晚該去哪裡呢?」

「回家寫。論。文。」

「喂喂喂,剛才那是我開玩笑的--」

「走囉!」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之後,
車子帶著Katsura君的慘叫聲跟一個女孩的朗笑聲,揚長而去。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