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心跳(上)
時間: Sun Mar 25 20:42:48 2007

死,一般而言的定義是沒有了心跳、呼吸或者脈搏。
硬是要用靈異的角度來說的話,是靈魂脫離了軀體,人只剩下一堆肉塊跟骨頭。

科學上的定義嚴謹些,指的是生理機能停止運作。比方說細胞停止生長,
神經沒有反應等等。

但是,這些字彙跟現象,就真的能將生與死一一分為二嗎?生與死的界線,
又豈真是一道明顯的鴻溝?

同時具備生與死條件的人,到底是活人,還是死人?

--

我這輩子雖然說沒有什麼大風大浪,也不是個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但我想開始的時候既然沒什麼了不起,那至少結尾的時候,
可以稍微熱鬧一點,轟動一點點。

也不是說得在廣場上擋坦克或者開飛機撞大廈或者得諾貝爾獎之類的事情,
但我也不想莫名其妙變成路倒屍或者掛在床上被狗啃。

之所以會在清晨五六點在思考這種哲學性的問題,
是因為我突然懷疑自己已經死了。

今天早上我是冷起來的。但是天氣並不冷,只是被窩裡頭沒有什麼溫度。
我只是莫名其妙的,在某種感覺的驅使下,睜開了眼睛。

我是被冰醒的。我的右手臂很冰涼的東西壓住。
那冰冷的並不是別的東西,而是我自己的左手。
我嚇了一跳,這時候才發現,我自己的左腿也冰冷的壓在我的右腿上。

(只是早上血液循環比較差而已)握著自己冰冷的左手的時候,我這樣告訴自己。
因為如果真的死了的話,因該會連呼吸跟心跳都沒有吧?

想到的時候,我的右手從左手臂上移到了心臟上方。
但是右手指尖告訴我,除了冰涼的皮膚之外,沒有其他的觸感,包括跳動。

(只是早上心跳比較弱而已)我照樣這樣告訴自己。
但是手指還是不信邪的往頸動脈上摸過去。

還是什麼都沒有摸到。改量手臂的脈搏,也是一樣的結果。

(只是早上起來的時候手指頭感覺比較遲鈍而已)我試著這樣說服自己,
只可惜這時候連自己都不相信了。

如果我已經死了,為什麼還有辦法思考跟動作?

可能只是慢一點死而已吧,我猜。

於是我決定什麼事情都不作,閉上眼坐在床上等死。
等的時候,還不忘用手探探自己的呼吸。

當然還是沒有呼吸。但我也還是一樣,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醒著。

除了呼吸、心跳、脈搏跟體溫以外,剩下的一切似乎都一如往常。

好吧,也許只是我的某部分神經有點失調而已,我太大驚小怪了。
於是我決定照日常習慣繼續以下的動作--刷牙、洗臉、吃飯,然後出門上班。

*Seprate-1

吃完飯以後,我還是沒有心跳,直到我的朋友弗斯來找我。

「嗨,弗斯。」

「嗨,法克斯。」

我把覺得自己已經死了的事情告訴他。

「死了?別鬧了,那你覺得我現在是在跟誰講話呢?」

「你不相信啊?可以摸看看喔。」

他摸了。

「我手笨,什麼都沒摸到。不過早上起來體溫比較低是正常現象啊。」

「弗斯,我沒有心跳,對吧?」

「法克斯,早上起來心跳比較弱也是正常現象。」

「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該去做個檢查。」

--

於是弗斯丟下我先去上班了。而我還是照著原訂計畫,吃完飯以後悠哉的出門。

「法克斯先生--」看顧門口的警衛華特突然叫住我,害我心驚肉跳了一下。
更正,只有肉跳,沒有心驚。

「什麼事,華特先生?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嗎?」
是因為我看起來不像個活人,所以他叫住我了?

「喔,不,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越說越小聲,頭也越垂越低,突然不敢看我,只是斜眼一直瞥著監視器的鏡頭。

「到底怎麼了,華特先生?」我湊上前去,想看看究竟怎麼回事。
但是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當然,因為我人已經離開了鏡頭,
而且也沒有帶什麼會觸動警報的違禁品。

「沒什麼啦,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而已……」

「哪裡奇怪?方便弄給我看看嗎?」

「呃……其實也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動手將監視器畫面的時間往回撥,一直到我走進了畫面為止。

然後我看著我走過去,被叫住,走向警衛室。
一切都跟其他人一樣正常,不至於看起來像個殭屍。

「哪裡奇怪了?」

「法克斯先生,奇怪的不是你看的那個鏡頭,是旁邊那個小螢幕。
那個是熱感鏡頭。」說著,他又將時間倒轉。

我將兩個畫面對照著看,果然所有的人經過的時候,
熱感鏡頭都會有一坨紅紅的東西飄過去。但是我經過的時候,
卻是跟背景的景物同一個顏色。

「也許只是鏡頭故障了吧。」

「也許我該走了。拜拜,華特先生。」

我揮手走進辦公大樓,經過監視器底下的時候回頭看了華特先生一眼,
他的表情卻怪怪的。

--

「嗨,弗斯。」

「嗨,法克斯。」弗斯已經在辦公室裡面了。我跟他說了監視器看不到我的事情。

「你是隱形人嗎?還是練了隱身術?」

「不,弗斯,你誤會了,我說的不是一般的監視器。是另外一架紅外線感應器的,
他看得到所有經過的,有溫度的人事物。但是它看不到我。」

「法克斯,身為你的摯友,我真的強烈建議你下班後去找間醫院檢查一下,
或者好好的休幾天假。你的工作我會幫你照看著,別擔心。」

「你還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該去醫院做個檢查,精神科。」


(待續)



--
「一輩子?別傻了,」我說,

「我們要的,不過是幸福的瞬間。」

http://www.wretch.cc/blog/kurogami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 60-244-44-41.cm.dynamic.apol.com.tw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