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腳(上)
時間: Sat Dec 2 01:59:50 2006

當兵抽籤的時候,大家都害怕抽到野戰實兵部隊。
遇到演習的時候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吃不好,睡不好,穿不好。
最糟糕的,就是怕那漫長無止盡的,行不完的軍。

「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啊,反正走到後來那個腳都跟不是自己的一樣,
會自動前進的啊!不知不覺就會走完了啊!」連長如是說。

很不幸的後來我多年來的行軍經驗,始終沒有驗證連長的這番話--
每次只要一行軍,我的兩隻腳必然是麻木酸痛不已,
從來沒有一次讓我覺得它是自動而輕鬆的。

-。-

當一個上班族,基本上一天是沒有什麼機會走超過一公里的。
即使加上我怕運動不足而每天在公園多走的一兩公里,
運動量還是遠遠不及當兵時的幾百分之幾。當然,
也不能否認那是我體能的黃金時代就是了,不像現在小打個籃球就得鐵腿個兩三天。

這是一個平凡的早晨,跟平常沒有什麼兩樣的光線跟鬧鐘聲,
跟平常一樣因為運動不足沒睡意,但腦子卻強迫我得休息導致更累的早晨。

起床,我想下樓弄點早餐。下樓梯對一個身心都正常健康的成年人來說,
是一件非常稀疏平常而習慣的事。不過剛起床人混沌沌的,所以我抓著扶手,
一步步慢慢往下走,於是眼前的景物也一階階的平行於我的視線。

當景色突然加速上昇的時候,我錯愕納悶了一下,隨即從臀部、
小腿跟手掌傳來的撞擊跟疼痛告訴我,我摔跤了。站起身,
我拍拍腦袋,試著捕捉回剛才失事的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在下樓梯。但是至於是跨了那一隻腳出去我完全沒有印象。
不過記得我整個人向前傾,然後往下墜,而右手因為緊抓著扶把來不及放開,
所以拉扯的非常痛。也許是我的腳踩空了吧,左腳或著右腳,
頑皮的沒有踩住踏階,或者衝動的想往下多跨一階,所以我然騰空而後摔了一跤。
周身環視了一下,身上並沒有傷口,只有幾處淤青。

大清早就碰到這種晦氣的事情,讓我決定以出門買早餐取代自己弄一份,
順便散散心透透氣。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行進的路線卻總是事與願違。我原本想去公園走一圈,
回程順便帶早餐和報紙回家--我一向討厭帶著東西逛街,也可以免得早餐悶爛。
但是踏出門口以後,街景卻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
而當我回過神來時,人已經站在早餐店門口,而且店員手裡也已經拿好菜單等我開口。
只好硬著頭皮點些個什麼帶走。

然後隔壁間就是賣報紙的。於是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帶了份早報跟餐點去逛公園。
也的確在公園找把長凳坐下來用餐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腳就是停不下來。

總而言之我心情更糟的回家了。今天一切的感覺都那麼不順遂,
我甚至懷疑我是在夢遊,或者我的小腦跟大腦間的聯繫出了某些狀況等等。
但是一直到我吃完那悶爛的早餐整裝出門時,一切又都恢復了原樣。

只是我一直有種感覺,彷彿腳……不是自己的。我總感覺不到腳抬起來、
放下去等等動作間肌肉收縮的感覺,好像是自動動作著,而不是受到我意識的指揮。
但是它又是在走著,承載著我,向著我想前進的方向去,一如奴僕般順從。

你想太多了,我告訴自己。
而這種焦慮的心情在捷運站內碰到第一個熟人的時候稍稍得到些紓解。

「嘿,老黃早啊!」為了一掃晦氣陰霾,我決定大聲精神的跟同課的老黃打招呼。

「啊,小林你也早啊!」老黃也舉起手來問早,但是就是沒有停下腳步,
繼續筆直的往前走。

前面是月台,再往前就是黃線,再往前是鐵軌。

會不會只是單純的不想理我呢?我不知道。但是老黃臉上的神情很詭異,
似乎有些驚慌恐懼什麼的,而地上列車即將進站的警示燈開始閃爍著,
我只專心看著隊伍,跟自己腳有沒有越過那黃線。

車子進站了。伴隨著一股血腥的風壓和鐵軌加喉嚨的尖叫聲,血淋淋的停在定點上。

-。-

--待續



--
請進,請隨便坐。

除了文字我一無所有。

http://www.wretch.cc/blog/kurogami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 60-244-44-11.cm.dynamic.apol.com.tw海
kurogami 在 06/12/02 2:01:17 從 60.244.44.11 修改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