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短篇】老人
時間: Tue Apr 4 11:29:31 2006


請打開背景音樂
http://www.wretch.cc/blog/TOOBIGBIRD&article_id=3368016


每當太陽微偏的時候,他總會從自己的躺椅上坐起身來。
他不用算時間,人越是老,對光陰的消逝就越敏感。

起身,瞇著眼,聽隔壁阿蓮嫂起身整理工具,直到陽光感覺不那麼灼烈,
人也醒的可以了,他就會挺著風酸的腰桿子,將那台同樣在時光中風化的
台車推出去叫賣。








但是今天沒有太陽。坐了半天他的腰是更疼了。望著烏黑的天空,
外頭阿蓮嫂早就拖著她那蕃薯薯球車準備做生意了,
只聽到嘰扣嘰扣的車輪一跌一跌的響著、遠著。



要去嗎?他問著自己。想起那些童稚的笑臉固然使人喜悅,
但真正使他掛懷的,還是阿義那一直沒有匯來的生活費。


不是早就都準備好了嗎?他問著自己。


就走吧。

嘆了口氣,揉了揉酸疼的膝蓋,長長呻吟一聲,他站了起來,
進屋子把車子搖搖晃晃的推出來,推了兩下,一蹬,踩著一雙顫抖的老腿,
離開了家門。





他一向把車子停在街角,他們也都知道,他就在那裡。
今天他一樣來了,他們應該知道吧?


他把爐子打開,細細的刷著模子裡的每一個坑。
一些糾結的焦塊偶爾使人不快,他使著椎子把它們挑乾淨。
先倒進麵糊,等熱到變餅了,再把中間摻進餡,兩塊對著夾起來也就成了。
上頭還灑了些芝麻,看起來有些許神似他臉上黑黑的疙瘩。


他一向都會先預備個幾包,讓那飢餓的人可以馬上解解讒。
他更喜歡看到在嚴冬中他們抱著餅袋取暖的模樣--儘管短暫,至少溫暖。










可那是嚴冬啊,老頭子。四五月的午後,是梅雨的天空。
他一邊倒著奶糊一邊看著天空,手底下氾濫成了個巨大車輪餅。他將邊條割下,
放進嘴裡不經意的嚼著,總覺得今天的味道調的稀了點。


啊,不會吧?是下雨嗎?真的下雨了啊?後頭鐵皮屋頂傳來擂鼓般的雨聲,
稀稀落落的,彷彿是行進曲的前奏。
還有幾粒豆雨也迫不及待的擠進了快熟的奶糊中,打成了老人斑坑洞。


這雨真大!他嘆著,好幾年沒碰到那麼大的雷雨了!
他從車上抽出一把傘,一邊擋著雨一邊調著餅。










幾聲雷悶響著,雨越下越大,跟著也起了風,將他的全身打的溼透。
他卻沒放棄的將餅一袋袋的都裝好,小心的找個不會被雨打濕的地方放著。


身上的雨讓他冷的直打顫,冰涼的雨水連下襠也灌濕了。
原本就微微抖著的手震的更厲害,但他還是看著餅皮,
等著他們焦黃熟透,串起來。


雨大,傘小,不多時飛濺的水珠沒在有餅的坑洞裡都成了湯鍋,
咕嚕咕嚕的冒著泡。連半熟的那幾塊都稀哩嘩拉的被淋成了粥。
先前起來的幾包都涼掉了,後頭的幾包又沒地方放。
鍋子裡那幾顆就帶回家自己吃了。










怎麼都沒人來買?
阿明傻子不是每天都要來幾顆當零嘴的的嗎?
阿珠他兒子不是每天都吵著要點心的嗎?
小蔡都買回去給他公公打牙祭不是的嗎?


雨天吧?看著每個人都低著頭飛快的從他眼前穿過,
即使張著傘卻也不願駐足。抬頭,也只是冷冷的看著他,一扭頭又走了。
也許自己看起來落魄極了吧?
跟著看鍋裡那堆稀泥,也許誰都會沒食慾了。











我在這裡等著你們哪!知道嗎?  


是囉,今天又沒賺到了。他嘆了口氣,天已經暗到路燈全亮了。
今天還真是很冷,白忙一場讓人更冷,他想著,身子跟著一直不停的顫抖著。
熄了爐子拿起模子就著雨水在溝邊清理乾淨,一邊算著阿義也該匯錢過來了吧?
一輩子沒想過要靠別人,結果老了卻得靠兒子吃飯,仰人鼻息。
也還好阿義一向孝順,即使自己掙的少,每個月多多少少還是有拿一點回來貼補家用。


是囉,也到了該有老婆的年紀了。他不打算我也該替他打算打算吧?
小時候那個總在車子邊打轉嘻鬧的孩子,一轉眼竟然也壯得可以當別人老公啦!
是的,連阿滿他們家那小子十八歲就結婚了,我們家阿義又差到哪裡去呢?











一邊胡思亂想著,回身卻看見有個剛下課的小男孩在車子前等著。
細小的身子抓著一把傘在雨中搖著搖著,背上的書包都濕了,
卻還是執拗的站在車子前等著。

「伯伯,我要一包車輪餅。」小男孩說著,一邊伸手張開稚嫩的掌心,
上頭攤著幾個銅板。

「好,等等喔。」他沒仔細去算到底多少塊錢,只是隨手摸了還溫熱的一包,
顫抖著遞給了男孩。

「謝謝!」男孩開心的笑著。

「謝謝你,要再來啊!」他搖搖手,將剩下的幾包收了起來。
今天總算也不是無功而返啊。





坐回車上,擋風板底下的儀表板上,還夾著一封信,嵌著張阿義的黑白照片。
  
他這才又想起來,上個月才幫阿義辦過公祭而已啊!






老人
2006.04.04


--
「一輩子?別傻了,」我說,

「我們要的,不過是幸福的瞬間。」

http://www.wretch.cc/blog/kurogami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 210-64-83-38.adsl.dynamic.seed.net.tw海
作者在 06/04/04 11:32:28 從 210-64-83-38.adsl.dynamic.seed.net.tw 修改這篇文章
作者在 06/04/04 11:33:54 從 210-64-83-38.adsl.dynamic.seed.net.tw 修改這篇文章
作者在 06/04/04 11:34:30 從 210-64-83-38.adsl.dynamic.seed.net.tw 修改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inko99
  • 這麼悲傷的東西,我會哭噢~~~~
  • kurogami
  • 更悲傷的是<br />
    <br />
    這種事社會上到處都是...
  • jinko99
  • 說的也是!<br />
  • blueskysea
  • 這是貼無於無名呀...<br />
    嗯,我看了,好悽涼。(這種事社會上到處都是更悽涼)<br />
    我不是社服人員,我無力。
  • kurogami
  • 即便是社工也無能為力吧?<br />
    <br />
    因為上演這種悲劇的不是這個人,而是這個社會。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