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異色試寫】打獵
時間: Fri Feb 17 01:15:46 2006

  男生嘛,總是喜歡一些陽剛味兒重的東西,碰到槍啊刀什麼的,總是情不自禁的
熱血澎湃了起來。

  所以當簡哥他們說要去玩打獵的時候,我二話不說的點頭加入了。

  「太好了!有你這個軍校生加入,我們這邊簡直是如虎添翼!」簡哥開心說著。

  「半途而廢的事情就別提了,」我說,「再說都那麼久了……」嘴上是這麼說,
但是我對自己當年經過的那一番鍛鍊(命中率80%),其實還是頗為自負的。


--

  一個非常晴朗,非常明亮的日子,一片非常茂密森鬱的野林。也就是說野獸應該
非常多,也應該非常容易追蹤。坐上吉普車,一行車隊左彎右拐,往著我叫不出名字
的深山前進。

  「好,我們到了。」帶隊的大隊長下了車子,掛上鴨舌帽跟墨鏡,將車後座掀開
,我一看差點傻了眼--這根本是座軍火庫嘛!各式長短槍械、護具應有盡有。

  「哇咧,你們這些東西從哪裡搞來的?」除了在部隊的火藥庫跟軍用品店,我還
不曾看過這麼多武器放在一起。

  「喔,興趣啦。」大隊長毫不在意的說著一邊挑著,「平常我們假日就有在玩生
存遊戲,你沒看連車子都改裝成火藥庫了嗎?今天祇是換個用途而已。」

  「對啊,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嚇到了吧?」簡哥說著。

  等到車隊整個集合整隊完成,每個人都從每台車後面的火藥庫裡挑好自己的武器
,一起在廣場集合。他們幾個帶隊老鳥在前頭稍微商量一下,帶了地圖跟指南針,清
點完人數就分隊帶開了,說是分開比較容易找到獵物,也比較不會打草驚蛇。各隊私
底下的較勁,也為活動增添了幾分刺激感。

  我們這隊分到後來,神奇的是竟然沒有老鳥,也莫名的人數稍微多了一點。也不
能說沒有,他們說簡哥也參加過了幾次,加上還有個前軍校生,今天人馬不夠,就讓
他帶隊。

  我稍微點了一下,大概有將近四十人,我們這邊就有十二個人,全部都是第一次
見面的。仔細一看,似乎每個人都拿小手槍,沒有人拿步槍或者狙擊槍。

  「重啊。」「槍都被拿完了。」我本人本來也覺得只是打打獵而已,不用帶太多
重裝備,但是看到隊長他們挑的配備時,不自覺的也跟著挑了些重裝備,所以挑了把
惡靈古堡系列知名的那把麥格農槍,還有件輕薄的防彈背心。說實話,槍還挺沉的,
重量幾乎跟真槍一樣了。

  「奇怪?這氣槍不用灌瓦斯的啊?」雖然說是出來打獵,不過沒有經過申請,所
以我想頂多是用氣槍。既然是這樣,那就該先灌瓦斯,省得打打沒氣了,徒然掃興。

  「也許他們都灌好了吧?」簡哥快步走著,為了怕脫隊,我也加快腳步跟著,順
便回頭看看隊員--

  「奇怪,為什麼菜鳥都在我們這邊?這樣感覺我的們戰力很吃虧呢?」

  「也許他們覺得帶著一堆菜鳥礙手礙腳吧?自己這樣東奔西跑,不用帶著累贅,
這樣比較好玩。」我跟簡哥邊討論方向,一邊討論著人數的問題。對著地圖跟羅盤,
我們越走越深山。

  「沒差啦,就算打不到獵物,這麼好的天氣就當作是出來郊遊探親的吧!」

  早上八點集合,越走,天色是越發光明了。突然我想到,打從一開始就覺得怪怪
的地方。

  「簡,你有沒有拿對講機?」仔細一想,帶隊的好像都有一個掛在耳朵上,附有
麥克風的對講機,不過現在很多人在玩CS(Counter Striker)的時候都會用這種
F西。

  「沒有耶。」簡輕鬆的說著。

  「天啊,那我們要怎麼跟他們連絡?」我緊張的說著。

  「有手機啊!我有他們的號碼。」他伸手掏出手機晃了晃。

  「這種深山有訊號才有鬼啦!」我衝過去巴了他的腦袋。「趕快帶隊掉頭回去了
啦!等一下迷路怎麼辦?」我小聲的說著,怕讓後面這一票人驚慌。

  簡哥領會,我們不動聲色的掉頭走,但是路卻是越走越陌生。直到這個時候,簡
才低聲的跟我說:「這份地圖,會不會是……錯的啊?」

  「不會吧?」我話還沒講完,聽到「邦」一聲,旁邊的草堆突然動了一下,起了
陣煙。那情形,說實話跟我當靶溝勤務的時候看到的「挖地瓜」非常相近。

  子彈?挖地瓜?在我還來不及有下一步反應之前,遠遠的又有「邦」的聲音響起
。只是這次聽到的不是吃土的「噗」一聲,是一種很黏稠的聲音。其實我來不及去感
覺什麼聲音,因為眼前還有一幕更驚人的事情讓我整個人呆住。

  一個隊員的腦袋隨著聲響整個爆開,一道污穢的血柱整個噴射了出來,灑了一地
的紅白黃,他還來不及發出點聲音,整個身子慢慢的癱軟、倒下。站在他身後的那個
傢伙,在他腦漿迸出的同時,大腿上也貫了個洞。一直到他突然會意過來發生了什麼
事之後,才開始喊破嗓子哭爹喊娘、死命的打滾。

  但是我們誰也沒有空理他。

  「散開啊!找掩蔽!」我反射性大喊著,然後馬上閃身到一棵樹後面去。有些人
還沒會意過來,站在原地發呆,但是在下一聲槍響出現之後,不知是聽懂了還是嚇到
了,他們都開始尖叫、逃竄。

  簡哥抖著微胖的身軀摔到我匿身的這棵樹後面來。

  「怎麼搞的?不是說是來打獵的嗎?怎麼又變成生存遊戲了?」他一面抖一面喘
,臉色蒼白又滿頭大汗,看來也是十足吃驚的模樣。

  「生存遊戲有在用實彈打的嗎?你自己看!」我用手往第一個倒下的人那邊指去
,一邊掏出我的Hand Cannon握在手裡。小心的注意著四周。我把左輪的部分扳出來看
,裡面裝的,是六顆實彈。

  「該死,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啊?」簡耐不住性子,大聲吼著。

  「他們沒說錯啊,這是在狩獵。」我說著,邊將子彈裝回去,「不過,獵人跟獵
物都是人類。」邊說,一邊打量著要怎麼用這六顆子彈離開現場,或者撂倒敵人。

  「奇、奇怪,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的樣子?」看到我掏槍,簡哥也把他自己挑的
柯氏手槍拿出來,跟著左右張望著。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以前看過槍林彈雨了吧?」雖然這麼說,拿著
真槍實際上戰場卻還是第一次。

  「會不會是空包彈?」簡哥也檢視著他槍裡的子彈。

  「管他,總比坐以待斃好。」

  在我們兩個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時,旁邊的槍聲三不五時的響著。只不過很像是
在虐殺小動物般,不像第一個一槍打死,盡打中些不是要害的地方,放任他們在那邊
打滾、哀嚎,然後不留情的再補上幾槍,但仍舊不打要害,就看到他們濺了滿身的血
,搖搖擺擺拖著快斷落肢軀哀嚎著,聲息漸漸小去,直到無力掙扎以後,被一槍爆頭


  簡單說,死無全屍。

  然後就在我耳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槍聲,我的心裡又大吃一驚。

  (糟!不會吧?已經殺到這邊來了?)

  偷偷探出頭看,原來是有人舉槍反擊,但是看起來根本是亂槍打鳥、無的放矢,
看起來不像反擊,反而像是無所謂的垂死掙扎。在說手裡拿的是有效射程不超過一百
公尺的手槍,怎麼可能打得中對方?徒然暴露自己位置而已。

  (靠!要死至少把子彈留給我吧?)我一面看著,一面幹著。

  我將簡哥手裡的地圖奪過來,拿出自己的指南針跟望遠鏡來,小心的替自己定位
,做好逃亡規劃--儘管面對時幾個狙擊手,機會渺茫,我還是得試試。

  所幸地圖還是正確的。錯的是簡哥的方向感。我一面小心翼翼的蛇行前進(這時
候才知道部隊教的三行四進有多麼實用),選著最隱密的路線走,一邊注意著聽槍聲
的來源,抱著一點渺茫的、反擊的希望。而僅存的五個隊員看到我跟簡哥小心的前進
,也將身子放低,小心的跟上。我回頭看到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有點厭惡-
-多一個簡哥已經增加曝光的風險了,現在後面竟然毛毛蟲似的給我拖了一串?

  「死了,可不要怨我啊!」我低聲說著,打了將身子再壓低的手勢。不過,有個
傢伙身上竟然給我穿螢光綠的外套……

  槍聲又起。不過這次不是回音重的邦一聲,而是距離很近的碰一聲。然後那個穿
綠色外套的傢伙就倒下去了。我連忙揮手示意大加散開,我們沒有急救工具,更不可
能將自己暴露在火線之下,只能看著他送死了。

  這個念頭再第二聲槍響時有了些改變。我看到了火點。我拿起望遠鏡,確確實實
的看到有人拿著狙擊槍瞄準著這邊,嘴角掛著掩不住的笑意。

  「混帳!」我將自己的槍拿起來,對著那個方向瞄著。

  「你想幹什麼?」簡低聲卻氣急敗壞的問著。

  「反擊。」我將望遠鏡架在槍上,權充狙擊鏡使用。

  「你剛才不是才說這只是徒然曝--」

  咚!

  這把槍的外號叫「沙漠獵鷹」,火力出了名的強,是以色列部隊的標準配備,後
座力讓我整個人差點摔倒。但是跟槍聲同時響起的慘叫聲卻也讓我們信心大振。於是
我連忙再拿起望遠鏡想確認狀況--

  慘了。剛才那一槍竟然把望遠鏡震碎了。

  而上一刻是鏡子碎了,下一刻是我的手上的整個望遠鏡碎了,手掌也開了個洞。
痛得我直咬著牙,只能從喉嚨發出些咕嚕咕噥的聲音。

  一抬頭,簡的槍正冒出煙來。

  「靠,誰准你們獵物反擊的?」他一面說著,手裡的手機不住有雜音傳出來。

  「幹,你一槍就爆他的心臟?有你的。」說完他又是一槍,我的左大腿瞬間灼
熱疼痛了起來。

  「你……竟然跟他們是一夥的?」我用右手撫著傷口,看樣子動脈跟神經都傷
到了。既疼痛出血量又大。

  「除了你們幾個死人外都是一夥的。」邊說他又舉起對講機來說話,「都是你
說要找軍人來玩的啦!小宏死了怎麼辦?」

  我一看,的確旁邊幾個人也都沒事似的站了起來,看樣子遊戲已經結束了。

  「幫我帶句遺言吧,」大吼,我用右腳一蹬,硬是將體型比我大的簡撞開,右
手舉起剩五顆子彈的槍,「通通去死啊!」

  碰碰碰碰碰!

  除了簡的腦袋是直接在我面前爆開之外,後座力太大,手腕疼得控制不住,剩
下幾槍幾乎什麼都沒打到。

  我也來不及確認到底打到哪裡。因為那五聲是我聽見的最後聲響。一剎那我只
覺得整個左眼被硬生生往腦袋塞,非常灼熱之後整個左半顆頭感覺非常通風。


--完


打獵
2006.02.17
--
りり ゆ やや 君ろヘ パヘゆ泣わ
ナボベ.ナボベ.ツギベニコイ
りり ゆ やや やベゎジよ パヘゆ泣わ
ビイウゆソゾガよ 君ザエ
陪哭.一青 窈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59-104-2-17.adsl.dynamic.seed.net.tw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翼黑狼 的頭像
蒼翼黑狼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