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作彈珠玩具,害我一直摸不著腦袋瓜的以為是現在彈珠超人之類的那種,用個什麼小玩具發射彈珠來玩的那種……

錯了。其實這裡指的應該是彈子檯(Pin Ball)。不清楚的話打開你電腦程式集裡的遊樂場,對,就是那個彈珠台。

不過1973年當然還沒有電腦。是那種貨真價實的,擺在遊樂場裡的大型機台。不過跟我們夜市裡面擺得那種又不一樣……

扯遠了。這不是重點。

這本書我看的斷斷續續的,總覺得否些部份好像失落了什麼。

先說說感覺吧。這本書把主角拆作兩個,兩條線發展卻又緊緊相扣,其實很像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的寫法。

其中也提到了幾個人名--直子、老鼠、傑。因為這部作品發表的年代比較早(1980),其實個人把它當作挪威的森林跟尋羊冒險記的前傳(笑)。巧的是主角的職業也是開翻譯社的,幾乎就是尋羊冒險記得翻版沒錯了。

其實這麼說也沒錯,因為其實很多線索到了後面的作品裡面都發展得更成熟。如果我看過村上更多的作品,說不定可以多捉到些什麼。

喔,這本書給了我一個啟示,就是村上雖然可能是個天才,但也不是那麼天才。我第一一本接觸的作品就是挪威的森林,就深深的被他的筆調跟敘事吸引,還有情節。就是那種都市的冷漠感之類的。看了這本我才發現,其實村上也是過來人--也是經過醞釀才有的好味道。

來提主線。

一條是「我」,一個認識直子、愛聽故事、跟雙胞胎女孩同居、在翻譯社工作,跟沉愛於三把式太空船彈珠台的我;另一條是買打字機的老鼠與賣打字機的女人的故事。

兩條線有個共通點--追尋。兩個主角都在追尋著什麼。

附帶一提,書裡面有提到「這是關於『我』的事,也是一個叫做老鼠的男人的事。那年秋天,『我們』一起住在一個離市區七十公里之外的地方」一開始我一直以為是同一個人,然後為了沒辦法把兩邊的劇情搭上線苦惱著。可是剛才寫著寫著突然腦袋靈光了--這是兩個人。

好吧,那兩線沒什麼交集也是正常了(變成廢話了)。

「我」這一線前半段其實都沒什麼主線劇情,而是保持一貫式的村上式色情,跟幾個有趣的女孩子互動著。後半段緊扣著「我」追尋一台彈子檯的過程--呃……其實這個彈子檯也仍然是個女人,「我」惦記著「她」、愛戀「她」、追尋「她」,以及最後是一個頗失落的訣別。

老鼠這一線其實我沒有看出來他主要追尋的是什麼,呼弄一點的說法就是他在追尋真我……不過最後的結局,也是一個失落的離去。

村上的小說,每個人物都帶著些淡淡的哀愁……有人說,他寫出了現代人的疏離跟孤獨。其實我的感受並不是那麼明確,但是每次看完他的小說一定會有個感覺。

村上好色(羞)。

呃……雖然說是讀書會,但是我並不想太嚴肅的討論些什麼。而且這篇給我的感覺並不太別強烈,給我最大的啟發是--

村上也是有過去的啊(笑)。果然文學這種東西是累積出來的。就像玩俄羅斯方塊一樣,越疊越高--

一個不小心就消掉了(啥),要不然就是GAME OVER(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自分讀書會】1973年的彈珠玩具
2008.08.17

創作者介紹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