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太多囉,孩子,」Katsura搖搖手,「充其量,不過是了解罷了。
住在一起久了,彼此之間就會產生一定程度的默契,
我想這點基本機能神奈子還是有的……」

「是喔?」艾默拉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默契』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啊……」

「又怎麼了?」

「喔不,沒事,」艾默拉倏一聲拉上了拉鍊,「該走了。」

--

一場聚會之後,所有人又都回到自己的生活中,
為著各式各樣的目標忙碌。包括Katsura,為了要去機工學院進修,
此刻正在家裡打包著行李。

「嗯……不用多帶一點衣服嗎?聽說北地的氣候可是要冷得多了。」
看著Katsura單薄的行李,神奈子問著。

「不用了。機工室裡面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維持恆溫的,多帶了也穿不到。
」Katsura手拙的折疊著衣服,不管怎麼樣就是會露出幾個不整齊的邊角。

「這樣啊……那這些東西你也可以不用帶去了吧?反正宿舍裡面應該都會有,
不然到時候再買也行。」神奈子把Katsura剩下要帶的衣服全部整齊的折好,
順手接過他手裡的這一件,俐落的弄成一塊豆腐干。

「這不一樣啊。有些東西要用自己的才會有感覺。」

「是喔……」兩個人靜默著繼續忙碌下去,神奈子仍然一邊幫著Katsura打包著家具。
其實就外人的眼光來看,Katsura不如用物質向量轉移把整個房子帶家具移動過去算了。
除了所費不貲跟偶爾會因為損失一些元素導致變質以外,他真的是在「搬家」。

於是,整間屋子裡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神奈子了。

終於到了要面對現實的時刻了啊!
  Katsura想著。其實從他一開始考的時候他就想過這個問題。

不,或許更早,從神奈子進了這個門以後,他就一直在想著這個問題。

如果把神奈子當成個東西的話,他現在就可以把它關掉,
靜靜的擺在屋子裡,跟其他的物品一樣;或者用機器的名義報備,
帶進宿舍裡也未嘗不可。

但是如果把神奈子當成人的話……
那可不能把人孤零零的一個人丟在荒蕪空蕩的屋子裡吧?
但也不可能多帶個人進宿舍……

那如果外面另外找個地方,兩個人一起過日子呢?
等等,這樣就真的好像是一對小情侶了啊!

「噯,都收拾好了,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點出門了!」
正當Katsura想個沒完沒了的時候,神奈子突然一句話打斷他。

「那個……我……」

「嗯?」神奈子半傾著頭,微笑著看著他。這讓他更難做出決定了。

「那個啊……Katsura,不用擔心我啦。我會打點我自己的。」
神奈子一邊說著,一邊就把Katsura推出了門口,「好了,趕快去吧!」
話說完,神奈子就把門關上了,留下Katsura一臉錯愕的留在原地。

「那個……妳打算怎麼作啊?」Katsura在門口小小聲的問著,
門的後面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看著門縫底下飄出來的車票,Katsura知道,該啟程了。

--

宿舍生活還不算難適應。反正Katsura一向孤家寡人一個人,
其實一向也沒有太多什麼事情需要去改變適應的。
也不會覺得特別寂寞什麼的,反正就是過日子而已。

不過,在忙碌之餘,總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麼。
雖然也想起過神奈子,不過當他那天從窗戶爬進房子,
發現她躺在床上自己切斷電源以後,他就開始有些感嘆人不如機器了。

也許就是生活中會少了那麼一些驚奇吧。
回家的時候一切都會跟你出門的時候一樣,沒有什麼事情會改變的,
也就沒有什麼可以期待的……

原來,跟另外一個人一起生活,就是這種感覺?

不過,這種失落感不會持續太久吧?
只要讓新的生活節奏把自己完全佔滿以後,很多事情應該就會慢慢過去了……

吧?

「大家好,我叫明神 神奈子。」

第一堂課,台上的教授希望大家自我介紹一下,
「畢竟不管以後是好是壞,你們未來免不了要在一起相處一段時間,
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就先請大家來個自我介紹吧。」

一向低調的Katsura,坐在離講台最遠,離門最近的位置上。
不管怎麼講怎麼想,應該都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個角落。

結果沒想到有個傢伙大大刺刺的就第一個上台自我介紹了。
如果Katsura嘴巴裡有口飯的話大概可以噴個兩公尺遠了。

(這傢伙在搞什麼飛機啊!)

同名?同姓?同機型?不管怎麼想都太費勁了,
不如就當作是神奈子的本尊來了,這樣理解比較快。

她來幹嘛!而且還不是來參觀的,她也是學生耶!

她的自我介紹很簡短,但是她的外型很亮眼,
一下子就吸引了至少前三排男生的目光,以至於就算休息時間想找她說個話,
竟然連個縫都沒有辦法插。而且Katsura本身也不是喜歡湊熱鬧的那種人種,
這種事情某方面對他來說,充其量不過就是好奇罷了,不去作也不會怎麼樣。

那……就這麼擺著吧。

等到Katsura眼睛一睜開的時候,整個教室已經空無一人了。

「唔啊--這些同學真是沒有人情味啊--」嘴巴上這樣抱怨,
不過其實Katsura也從來沒有期待過什麼。沒有什麼人理睬,其實反而自由自在。

「啊,你終於睡起來啦?」聽到這聲音,呵欠打到一半的Katsura差點咬到舌頭。
轉頭一看,神奈子換了身裝扮,拿著一罐飲料斜倚在門口。

「神奈子!妳到底在做什麼?」Katsura脫口衝出這句話。

「噓--小聲點,」她用手比了比外面,「你想讓他們聽見嗎?」
Katsura抬頭一看,他的同學們都還在教室外頭徘徊著。
這堆書呆子,按常理應該一下課就消失在室外才對。

「是喔?真不知道是什麼理由讓這堆才子們連最簡單的變裝都沒有識破喔?」
Katsura伸手拿過神奈子手裡的飲料,
「還有,這種東西喝多了對妳的身體不好吧?」話
才講出口,他才發現其實飲料根本沒有開封,神奈子只是作個樣子而已。

「這個啊,很簡單啊,」神奈子撥了撥頭髮,
「根本沒有人知道我是IL300,所以沒有人想到我用形變啊。
其實也不用形變,稍微變個裝就好了,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啊。」
就在他們兩個談話的時候,外頭似乎有人注意到教室裡頭的動靜了。

「換個地方吧。這裡不是講話的地方。」Katsura牽起神奈子的手,離開了教室。

--

兩個人進了就近的一間飲料店,坐了下來。Katsura君點了杯桂楓奶茶,
神奈子則是什麼都沒有點。

「那個……妳……」千頭萬緒的Katsura,不知從何問起。
而神奈子也就乖乖的偏著頭微笑,繼續裝蒜。

「妳,為甚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身份還是學生?」
Katsura終於理出最直截了當又能解開所有迷惑的問法。

「我?當然是通過考試,進來當學生的啊。」
神奈子繼續保持那種迷人的一貫微笑。

「等等,這個邏輯不太對吧……對你來說,這應該不是必要的行為吧……?
我是說,妳本身……呃……」Katsura一向理性的邏輯又混亂了。

「這……妳怎麼會有考試資格的?都沒有人發現……妳的身份不尋常?」
拐了好幾個彎,Katsura好不容易用婉轉的話語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這就是俗話說的啊,現實比小說還離奇。我就只是報了名,
繳了錢,拿了准考證、考試、報到,這樣而已啊。」
雖然沒在喝飲料,神奈子把吸管用上唇夾著,滾動玩弄著。

「我好像也沒有在榜單上看見妳的名字啊?」Katsura的第二個問題。

「哈,要是讓你發現的話就不好玩啦。而且話說回來,
Katsura你根本沒有看過榜單不是嗎?」經過神奈子這麼一提,
Katsura才想起來的確自己上榜的訊息都是聽別人說的,
剩下的就是學校寄來的錄取通知。的確自己連榜單一眼都沒有看過。

「話雖如此,可是我並沒有看見妳在準備考試啊?」Katsura說的,
是指說他並沒有看到神奈子安裝或下載了了任何機工科的電子讀本或資料。

「怎麼會沒有呢?」神奈子笑得更甜了,
「你在看書的時候,我不是都待在旁邊跟著看嗎?」

「這、這樣就考上了?」Katsura那一瞬間的臉色變得慘白。非常慘白。

(真不愧是機器人……)

從那之後Katsura就一直沉默著,唯一發出來的聲音,
是吸管在空杯裡吸氣的咕咕聲。

「那個啊……桂楓君……」神奈子的表情突然變成小女孩般的單純跟認真,
「我,這次這麼努力的考進來,就是為了陪Katsura唸書。
也請你以後的日子要好好加油!」
說完以後,神奈子突然起身做了個很誇張的大鞠躬,
「那麼,我還得回去準備功課了,就此告辭了!」

「喂喂喂--」Katsura剛起身想攔住神奈子,卻被迎面而來的侍者攔住,請他結帳。

「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