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sura覺得,神奈子變得越來越像個老媽子了。
雖然嘴巴上說「並沒有特別期待,順其自然就好了」,
但是隨著理想跟現實的差距拉大,
Katsura也漸漸發現自己心裡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雖然輪廓還並不怎麼清楚,但確定的是,
絕對不會是一個嘮嘮叨叨的老媽子。

「Katsura,快點起床吃早餐了!」大清早,
Katsura還沒有從昨天晚上的實境格鬥的疼痛中恢復過來,
神奈子已經在門外呼喊著。

「等一下啦!至少讓我把HP回到80……」Katsura說著,
一邊按下了床邊一顆綠色的,上面有著樺樹浮水印的雷色虛擬按鈕,
幾道綠光從投射器裡頭浮現,然後再Katsura的身邊繞了幾轉以後,
就融入了Katssura的身體裡面--當然,者一切都只是遊戲特效而已,
是廠商為了讓遊戲更真的策略之一。

正當Katsura臉上的表情漸漸鬆懈和緩下來的時候,
空中卻又平白的出現了幾道紅色弧形的閃光,往Katsura的身上招呼過去。

「啊啊啊--!」katsura在床上劇烈的顫抖了幾下之後,
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床上。但是過沒幾秒以後,
他又從床上彈起來,直接衝到樓下的餐桌前面。

「喂!神奈子!妳沒有幫我補血就算了,竟然還一刀掛了我!
妳到底在想什麼啊!我還沒有存檔耶!這樣我們一整晚就幾乎都白忙了耶!」
Katsura不顧桌上一堆飯菜,桌子一拍當場灑掉半杯咖啡。

「喂喂喂,我拜託你好嗎?要是你今天不爬起來去考鑑測的話,
你這一年來才是真的白忙了好嗎?」
神奈子面無表情的繼續啜飲著自己手裡的牛奶。

Katsura聽到這話,意外的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眼神直楞楞地盯著神奈子,
看得神奈子的臉都紅了。

「你、你幹麼一直盯著人家看?」

「那個……神奈子,妳老實說,」Katsura將整個臉都湊了上去,
「妳現在是不是還掛在上面練功?」

「練你個頭啦!」神奈子一把將手裡的刀子往前標射,
Katsura耳畔那微卷的鬢毛便飄落了幾根,而身後傳來扎實的咑一聲,
還有金屬微微晃動的嗡嗡聲,都讓Katsura的脖子不自覺得升起一股涼意。

「好啦好啦,是我錯,我對不起妳……」Katsura君低著頭,
老老實實的跟神奈子道了歉,「呃……老實說有時候我還挺羨慕妳的,
隨時隨地都可以接上網路……」

「真這麼想要的話,我可以馬上幫你申辦啊!」
神奈子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托住自己半邊臉頰,
「反正也只是在你的腦袋裡面放個收信器而已,
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程。」她瞇起一隻眼睛,伸出右手食指來畫著圈圈,
「不過,說不定到時候你的腦袋整個都得升級,才有辦法負荷這樣的運算呢。」

「算了算了,剛才那話是我開玩笑的,」Katsura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這東西雖然破爛,卻是打從我一出生就跟著我的,
我也打算讓它跟我一輩子。要是有什麼萬一,讓我變得不是我的話,
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Katsura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空,
「我可不想讓誰,隨時都有機會進到我的腦袋來。」

「啊啊,是斯駱米派理論啊。不過,怎麼樣都無所謂啦,
重點只是你裝或不裝而已,」神奈子說著,
眼睛裡的虹膜如渦輪引擎般的開始旋轉,一瞬間又停了下來,
「有了,最近如果去西德網申辦的話,有八折的優惠喔!」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了,我不會再拿這件事情消遣妳了,OK?」
Katsura君坐回餐桌前,開始認真而迅速的把早餐全部掃進胃裡面。
然後起身將厚重的機工讀本收進包包裡,用力的將包包甩上身。

「你還是不用微電子課本啊?現在出門還背書包的,
大概也只剩下你這種怪胎了。」

「沒有什麼東西壓在肩上,總覺得不踏實。」
Katsura君伸手拍了拍肩上的背帶,「這樣才像是個人啊!」

「我走了。」Katsura君走出門口,跨上腳踏車後朝屋子裡揮揮手。

「祝你一切順利!」神奈子也在窗邊對他揮了揮手,
在確定Katsura君的人影消失以後,轉過身去開始打理屋子。

--

Katsura君是個認真的小孩,所以即便是搶破頭的機工晉級特考也終於讓他給突破了。

「靠,你都沒有看到評審那個表情,」
老課拿起了麻薯往嘴裡塞,一口塞進了四個,
「簡直當場就確定Katsura會通過了嘛!」

老課說得興高采烈的,但是在場沒有人敢附和他,
反而都用一種奇妙的眼神一直看著他。正納悶著,
突然看到夏生的眼神睨向坐在最桌邊的艾默拉,
這才突然想起來這一群死黨們並不是只有一個人參加機工特考。

「沒錯啊,他竟然連那個最難鎖定的MH螺絲都一次搞定,
確實有那個資格晉級呢。」沒想到竟然是艾默拉自己出來緩頰,
解救了老課的尷尬。不過卻變成老課得另外想辦法解除艾默拉的尷尬。

「那接下來就是要去京都的機工學院進修兼實習囉?
了不起啊,Katsura君。」KO說著。

「嗯,理論上應該是會去吧?等過兩天再來好好的打理打理,
剛考完試,好累……而且想到搬家就很麻煩……」
正當他準備一如往常的一頭撞在桌子上昏睡時,
眼前卻突然晃出了一個人影來,嚇得他的睡意削減了不少。

「神奈子?妳來這邊做什麼?」Katsura君這話一出,
所有人跟著轉頭一看,卻發現眼前的少女模樣有點陌生。

「這樣也被你認出來啊?真不愧是機工特考的新科狀元喔。」
那少女一手抓掉自己的頭髮,另一手隨手按上一頂新的。

「還好啦……IL300的形變飯能力範圍我都還大概記得,
限界內形變的話我應該都還是有辦法辨識……
不過,妳這時候應該在家裏等我吧?」

「我專程來這邊恭喜你啊,」神奈子晃了晃手裡提著的東西,
「你出門以後我用或然率算一下,你有98%的機會會通過,
有12%的機會會拿榜首,所以我就準備一點小東西過來幫你開慶功宴啊,」

「哪有什麼幾啪幾啪的,」Katsura君一手接過袋子,
裡面裝了很多小點心跟水果,「結果就是只有兩種,有,跟沒有。」

「還有,我也算出來艾默拉考過的機會,是0%。」

這句話一出來在場所有人全部愣住。老課和Katsura君面面相覷。

(喂,你回去到底是怎麼調校的?)

(我哪有啊!)

正當Katsura君絞盡腦汁在想要怎麼解救這個局面的時候,
反而是艾默拉自己非常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打破了沉默。

「哈哈哈,謝謝妳啦,神奈子。這樣子一口氣被捅破的感覺反而輕鬆呢。」
艾默拉拿起了一顆芭樂狠狠的咬了一口,
「其實我自己心裡本來就有底了,也沒準備放在心上,
沒想到你們大家的氣氛搞那麼沈重,反而我自己也放不開了。現在這樣好多啦。」

艾默拉走到Katsura君旁邊,握了握他的手,
「現在讓我誠摯的恭喜你,吾友,榜首呢!要好好替我們出頭爭光啊!」

「謝謝你,艾默拉。其實你也是有那個實力的,
只是沒有拿出來罷了。你可以的,我相信。」

「還有,我也有算出來喔,艾默拉君明年考上的機會是100%呢!」

「哈哈哈,謝謝妳的安慰啊,神奈子。」

眾人哈拉起鬨到一半,Katsura君起身上廁所,
艾默拉也跟著離席進了廁所。

「喂,Katsura,你們家的神奈子……也太神了點吧?」
在廁所裡,兩個男子肩並肩。

「怎麼了?」

「我這樣問好了……你到底希望她……變成什麼東西?
她現在……到底是你的什麼東西?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詞,
但是抱歉我一時想不到別的替代詞。」

「我……也不知道……」Katsura君說著,
「她好像……我真的不清楚了……總是做出一些超乎我想像的事情,
總是叫我吃驚,卻又覺得很窩心……」

「該不會是……戀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黑小狼的小說本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