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分類:其它 (8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秋天不見了


--------------------------------------------------------------------------------

【原文刊載於94年1月4、5兩日的國語日報兒童文藝版】

毛毛吉起床了。真是個很寒冷的早晨呢!

好冷啊!毛毛吉不停的在被子裡發抖著。直到打了第一個噴嚏以後,毛毛吉才趕快到衣櫥裡拿毛毯,將自己裹了好幾圈。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待


--------------------------------------------------------------------------------

  從知道妳要出現的那一天起,我的心情每天都起伏震盪不已。

  是啊,我也終於知道那些閨中怨婦那種引頸盼望的心情,是教人多麼的焦急不已。每天每天,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喔,當然,我不會忘記那個每天都在為妳傳送消息的小夥子--儘管他每每令我失望,我卻也只能從他手裡接到妳的消息。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牛郎織女變奏曲


--------------------------------------------------------------------------------

  男方供詞:加害人(織女)於野外衣衫不整,意圖色誘。被害人一時不察,誤中仙人跳。其間並唆使被害人怠忽職務、沉溺玩樂。先言其願意獻身以報恩,其後竟將拋夫棄子,離家不返,造成被害人心理極大創傷。

  女方供詞:被害人(織女)某日於河邊洗浴,誰知加害人(牛郎)見女方身材姣好,心生歹念,竟強奪女方衣物,逼迫其隨行。女方被迫服從,而加害人變本加厲,將女方當成女傭虐待,之後更加以侵犯,產下一對兒女。幸被害人機靈,趁隙脫出。

--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玩偶


--------------------------------------------------------------------------------

  小女孩是老夫婦老蚌生珠下的奇蹟。兩夫婦本來沒有再抱希望了,都準備將遺產給捐了,誰知道硬生生的就給他們蹦個小女孩出來。他們高興極了!連忙把錢都要回來,準備將它捐給小女孩。

  所以,無庸置疑的,小女孩受到的教育是最好的,受到的保護也是最周到的。父母忙,但是他們關心卻是不少的。安親班,要最貴的;補習班,要最有名的;家教,要有口碑的;樂器,要名牌的。你能想像的到,在他們能力範圍之內,一切都是最好的。他們將以前所有精打細算的算盤全部開始運作了。他們要將女孩兒培養成最棒的,最獨一無二,最望塵莫及的,要令所有的人欣羨。

  時間過得很快,天真的小女孩順利的長大了。她非常的討人喜愛,看起來比同齡的小孩幸福許多。幼稚園畢業那天(不用說,那個排場是驚人的),一位被他們家視之如敝屣瘟神的男同學,竟然鼓起了勇氣送了她一隻洋娃娃。當然,他買的不會是太高級的東西,但他還是走到了女孩的面前,排開了所有人的目光,接到女孩的手裡。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旅人。出門遠行


--------------------------------------------------------------------------------

  旅人要出門遠行了。他知道出門在外多所不便,所以他將所有的家當全部都帶在身上。好比說天氣熱時他可以擰開冷氣吹個痛快,或者打開冰箱門喝個暢快;又好比他冷的時候呢,可以打開暖爐烘著,可以將衣櫥裡那些後中的毛衣圍巾手套等等全部拿出來裹在身上。甚至晚上想睡覺時,他的彈簧床與羽毛被蠶絲枕,樣樣都不缺席。他甚至帶了企劃書出門,可以說上是世界上規劃最完善的一次遠行。

  那天天氣好,他下了床,卸了拖鞋換了球鞋,他就往前面一片綠草如茵上踏青去。他滿足極了,開開心心的拿出了笛子哼著吹著,也拿出餐巾小桌子,索性就野餐了起來。

  一個消瘦的流浪漢遠遠的走了來,向他要了一點東西吃。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層不變


--------------------------------------------------------------------------------

  我住公寓。

其實我打從出生以來一直沒有機會去住公寓,也一直很難想像那一堆方框框裡頭究竟是怎麼住人的。或者,長大後換個成熟一點的說法──我實在很好奇裡面要怎麼作空間規劃。那種沒有二樓三樓或地下室的房子(也不是說沒有,就是不完全屬於你),不知道住起來究竟是什麼感覺。

現在一個人在外面,總覺得一個人就住獨棟的房子似乎是奢侈了些。加上因為是位在黃金區段,建商們為了多專些錢,也就絕對不會放棄爭得任何一塊空地的機會,包括空中。所以公寓是一棟比一棟高,空間也就一間比一間小。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角落(4)


--------------------------------------------------------------------------------

  房間裡燈光還昏暗著。衣物也還散亂在床上。 

  小玲起了身,收拾著身邊的東西,準備起身離開。在身邊的小雙突然就伸出手,環腰摟著她。

  「不要那麼快走,好不好?」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輪廓


--------------------------------------------------------------------------------

  他每次都是這樣。用他那隻大大的手掌,蓋住我的頭髮,用拇指跟小指,把我長長的瀏海通通搔到前面來。等我抬起頭來時,總是連他的背影也看不太清楚。如果我先整理好頭髮再抬頭,那恐怕連背影也看不到了。

  那天也是這樣。他把所有該在耳後的頭髮全部撥到面來。我只是靜靜的低著頭。然後他說了聲再見,我慌亂的抬起頭,卻只看到一個陌生的輪廓,髮瀏間的他彷彿是個陌生人。直到這時我才發現,我連他的背影,也從來沒有記清楚過。

  那我該難過什麼?我垂著頭,走著,想著。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軍(2)


--------------------------------------------------------------------------------

  握住刀柄,用力往天空一拖,一抹鮮血激動的射入天空。他又完成了一項開腸剖腹的工作。

  千人斬的傳說,自古以來不是沒有過。

  只是,那個人,會是我嗎?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軍


--------------------------------------------------------------------------------

一個翻身滾到壕溝裡。他手裡的,是最後一個彈夾。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堅持多久,只是,這個時間不會太長。他閉上眼睛稍事休息,讓自己從持續射擊的緊張跟麻痺中集中回來。

睜開眼,旁邊是一具破損的拐拐(無線電)跟一具屍體。那個是最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阿雄。他還有妻小。不過既然都已經躺下了,也沒什麼該不該了。

在一陣慌亂的思緒裡,他決定後退了。雖然連長嚴正警告過︰「誰先回頭就吃我一顆子彈!」,但是,與其白白犧牲,不如先歸建,再回來替弟兄們報仇。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戰役


--------------------------------------------------------------------------------

 血,已經多到不能再多。整片草原裡找不到一點綠色,或是一點屬於石頭的灰。斧頭,早已因不斷割骨切肉而鈍壞。那已稱不上是砍劈,而是撕裂-一種痛苦的毀滅。
  
  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似乎正隨著汗水的流逝而消失。雙手甚至連持斧都覺得吃力,雙腿早已因酸疼而麻痺、遲鈍。

  但是戰鬥依然是他的職責。因為敵人還在眼前。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空鼠毛毛吉的故事


--------------------------------------------------------------------------------

「從外面看地球真的好奇妙啊!水藍藍的…」

阿吉剛從外太空回來。所有的地面鼠都對他另眼相看。一方面覺得能上外太空是一種榮耀,另一方面卻又覺得他高傲得與大家格格不入。

「這是怎麼了呢?我跟你們一樣都是老鼠,不是嗎?阿春,當初還是你推薦我參加這個任務的耶!」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話


--------------------------------------------------------------------------------

結束了一天的忙碌,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關上那薄的可以的門,試圖隔開塵世的喧囂。一回頭,卻發現它仍蹲坐在角落裡。姿態既優雅,又自在。它閃爍著一雙湛藍的眼睛望著我。說實話,我平常這種情況下不太喜歡碰到它,但,偶爾,我也喜歡和它獨處。它是什麼時候來的?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一切,我都不清楚。只曉得,它,似乎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

它那深邃的眼眸,好像永遠都可以看穿你任何的心事。一身黝黑的毛,把它深深的、深深的埋在黑暗裡,你永遠也猜不透它的想法。它呢,平常你是尋不著它的蹤跡,但,它總在你最脆弱、最單薄的時候、突然的,就出現在你身旁。

我試圖忽略它的存在,轉身到了杯飲料,準備好好享受這得來不易的悠閒時光,卻每每不小心與它的目光交錯。僅僅一剎那,卻總冰冷的令人不寒而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蝕月


--------------------------------------------------------------------------------

它真的那麼一下子就發生了。

鄰居阿旺嫂尖叫了聲「天狗在吃月亮啊!」阿珠也連忙從外頭跑進來說月亮缺了角。我連忙把阿銘叫進來。「快,你快跟阿進快去找幾樣可以弄出聲音的東西,越大聲的越好,快!」阿銘一臉驚恐的猛點頭,跑了出去。

呵,這檔事我可不怕!天狗有本事就來,老子手裡有的是傢伙,保管下你個屁滾尿流!我才不會讓你碰月娘一跟寒毛呢!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角落(3)  


--------------------------------------------------------------------------------

  在某個大城市的某個小角落裡,有著一間並不大、也不十分新穎的酒吧。昏黃的燈光,輕緩的老歌,在在襯托出它的陳年、老舊。就如同它的主人-老趙一樣。六旬左右年紀的老趙膝下並不是沒有兒女承歡,生活也不虞匱乏,只是他怎麼也放不下年輕時的夢想-開一間酒吧。

今天,酒吧裡的客人並不多。其實,這也是很平常的狀態。老趙一直不覺得那塊小小黃黃的招牌能夠吸引到多少為七彩炫麗的霓虹燈而流連忘返的人。此刻,破破的喇吧裡慢慢的流洩出老歌特有的、柔緩的旋律。老趙聽著聽著,不自覺的陷入了回憶,就這麼拿著擦到一半的杯子,發著呆。一直到老顧客-小李舉起手掌在他面前晃了兩三下,他才回過神來。他職業性的以為小李要酒,順手倒了一杯,推到小李面前。

「喂!老趙,你又糊塗了!我手裡還有半杯呢!」小李笑著,順手把酒推回老趙手上。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角落(2)


--------------------------------------------------------------------------------

  又是一個下雨天。自己一個人,走在潮濕陰暗的小巷裡。巷子並不寬敞,走著,雙臂不時摩擦到牆壁。年久失修,牆上的水泥隨著我的手臂擺動接連的剝落。那些失了歸宿的青苔,蛛網不甘心地盤據著我的雙手。腳下踩的,同樣是年久失修的…不知可否稱的上是路的黃泥漿。我並沒有赤腳,但泥水的波動仍貼近著我的腳底。每走一步都是一種陷落,一種沉淪。彷彿腳下,是一個噬人的無底坑。我惶恐,掙扎著。奮力拔腿,另一腿卻因為反作用力陷得更深。我大跨一步,猛踩一步,水花濺得我雙眼模糊,渾身濕漉,卻探不到底。腳一滑,我雙手慌亂的摸索著,手中卻是一把把的青苔、蛛網和泥沙。我仰躺在滾滾洪流中,一波波的浪潮逐漸把我淹沒。恍惚中,身旁的似乎是黃河沙,長江水,我好像看到了中國悠久的天地,和一條蜿蜒盤曲的龍……

邋遢的我出現在巷子口。不懷好意的眼光四面八方投射過來,宛如身上泥濘的衣服裳-穿著已經很難受,卻又不能脫…。回頭看,那陰濕的巷子,對我的處境它卻無動於衷。我迷惘了…

我是從那頭進去,從這邊出來?還是才剛進去又出來?或者那根本是另一條巷子?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un After


--------------------------------------------------------------------------------

「妳不要一直跟著我行不行?」我終於狠下心,決定跟她說個清楚。

「可是…我就是喜歡你,才會一直跟著你的…」她有些驚愕,有些無奈。

「喜歡我?我告訴妳,妳還不夠格!我喜歡、我愛的人,是那種有能耐,跑在前頭讓我追的!不是只會一直追著我的背影跑的妳能比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角落


--------------------------------------------------------------------------------

我和他躺在床上。被子底下,是赤裸的。

我輕輕的坐起身,不想吵醒剛睡著的他。累,但我睡不著。

究竟怎麼了呢…和他在一起,我一直都很開心、很滿足。當他說想要我時,我笑著說好。他知道我是第一次,他很溫柔。我們都高潮了。他累得倒頭就睡,我,卻慌得睡不著…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逸竹一路奔著,喘著,穿過街上重重詫異的眼光與謾罵,他不打算去哪裡,只是無止境的往前跑,彷彿答案就在路的盡頭…

「呼…呼…呃…」胸口與腹部傳來的劇痛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逸竹兩手撐地跪著,大口大口地喘著,讓頭腦從缺氧的昏眩中清醒過來。

(…)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凌晨兩點



窗外,淅瀝瀝的下著雨。

奕翔端著一杯苦澀的咖啡,站在窗邊,試圖讓凌晨兩點的自己保持清醒。

自從兩年前雁鈴不告而別後,他就時常在半夜裡保持清醒。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他是想找到答案,想要弭補兩年來的缺憾。他一直不明白,兩個無所不談的青梅竹馬,就連要分別,竟連一句再見也沒有。就連她要出國留學,他也是從雁鈴的死黨­­­­­­­-薇茵那裡聽來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