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幻想】興道公國戰記(六)
時間: 2009/02/26 Thu 04:17:36

第二個訂做角色上場。
莫名其妙被拖進來的路人甲一名。

作四休二還要跑去上課,
真的沒什麼時間寫東西……

這篇是「一個晚上」擠出來的。

然後請大家繼續報名,這樣劇情才走得下去(笑)。


--


「男的也沒這種臂力吧!」

完全無視雪泉等人的錯愕,崎人狂風暴雨般的運起了宛如流星鎚的鞭子,
毀天滅地似的噬掃了過來。

「搞什麼鬼啊!頭目戰也不是這樣打的啊!」
不只甲兒,在場的所有人都四散奔開迴避。

就在眾人慌張的四處迴避時,雪泉卻在崎人身上看見了一樣東西。

「那個是--!」雪泉的腦海裡,好像有個什麼聲音迴響著。

但是那個聲音還沒有明朗清晰之前,耳畔卻悠悠的響起了另一個旋律。

而隨著旋律的響起,崎人狂暴的動作也漸緩了下來。

(一陣古箏流弦)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崎人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昂首,唱出了最後一句:「佳人難再得。」

奇妙的是,當最後一句落口後,崎人身上所有的殺氣瞬間消失殆盡,
臉上表情恢復了寧靜--甚至還帶著幾許哀戚。

「佳人呀佳人,原諒本王的一時衝動吧!竟然打破了跟妳的約定……」
語畢,崎人拿起扇子略遮著臉,理了理散亂的頭髮。

「本王……可是堂堂『嬌凰牡丹』啊!」說著,她把扇子往前一揮--

「讓妳們瞧瞧,什麼叫做名不虛傳!」

語音剛落,樓下那團天X團已經出現在崎人背後了。

「崎人!妳沒事吧?」後頭眾人大聲齊嚷著。

「原來是親衛隊啊……照這個規模來看,確實有兩把刷子……」
克勞德若有所思的說著。

「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吧?」秘書吐槽。

「諸位,本王掛記佳人,要先行離去了。小夢--」

「在。」應聲的,是空氣。

「後面的就交給妳了。漂亮的打一場吧!」

雪泉他們跌破了眼鏡還是找不到崎人跟誰說話。

「諸君,後會有期。」崎人轉身旋風般離去,留下了一道紅色的殘影。

「最近流行這樣嗎……」克勞德嘀咕著。

「不過,看起來真是棘手啊……」秘書眉頭略緊了些。
這些人剛才在門口的激戰,秘書他們是看在眼裡的(看了一下午)。
即便可能對手沒有很強,但是在這一番亂軍之中能夠完勝無傷而退的,
多少也有一定程度。

(加上這種數量……偏偏黑狼又……)

「好--大家等我一下!」正當雪泉他們擺開架式準備再戰的時候,
那個奇妙稚氣的聲音又在空氣中響起,而且忽遠忽近的。

「有種就給我出來!不要裝神弄鬼的!」
甲兒吼著,卻在什麼也沒看見的情況下,肩頭傳來一陣刺痛。

「這是……」甲兒摸了自己肩頭一下,溫溼的血透過衣服滲了出來。

「卑鄙!竟然暗箭傷人!」
甲兒更怒了,手裡的迴力鏢散出了炙紅的光芒。

「沒禮貌!誰在跟你裝神弄鬼了!」
聽得出來對方很生氣,但是依舊什麼也沒看到。

「我就在。你。眼。前。耶!自己視力不好還怪別人!」
說完,甲兒另一邊肩頭又中招。

「嘖……」甲兒不甘心的後退了一步,好像看到了什麼,卻又看不到。

「唔喔喔喔喔!」
甲兒把紅色V字迴力鏢推在胸前,向前方散射出了驚人的紅色光芒。

「海雅--普拿那斯達!」
甲兒喊著似乎只有自己知道意義的咒文,繼續向前方散射著。

「為甚麼要出完招才喊招式名稱啊?」

「噓!不要現在吐槽他!害他分心就糟了!」

前方天X團的人紛紛四散開來,來不及閃躲的舉手格檔--

被掃到了好像不會怎樣……

「這……喝啊!」甲兒把迴力鏢收上手,二話不說朝著空中標射出去;
迴力鏢散射出來的紅光尚未退去,於是曳著一道紅光流星般的劃破空氣。

「甲兒!你在做什麼!」秘書急得大喊著。

「哇!」
空氣中傳來了驚叫聲,而甲兒攻擊的地方突然有亮點閃爍了一下。

「好險吶……竟然透過紅外線掃描我,真是有夠心機的吶……」

「原來如此……可是紅外線是看不到的啊?你這是?而且對方究竟--」

「粒子光。只是把粒子光的存在感稍微更動而已。」
甲兒一邊說著,眼神仍沒有離開過前方,
「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掃描出來,對方只有麻雀般大小……」

「沒禮貌!什麼麻雀!你這個人真是叫人忍無可忍!我生氣了!」
眾人順著聲音來源看過去,天空中竟然有一股綠光慢慢亮起來。

「我要認真了!看著我的軌跡吧!」

「綠色墓標!」天空中的光點開始亂竄了起來。

「小心她衝過來!」秘書叫道。

下一瞬間,有無數道綠光向著雪全等人放射過來,快得讓人無暇閃躲--

被射到了好像也不會怎樣……

「最近流行這樣嗎……」
克勞德苦笑著。

「她也在掃描我們嗎?」

「不……這是……」雪泉看著前方突然衝過來的眾人,
「這是引領我們去墓地的指標啊……這些光線全部指向我們的破綻啊!」

不管怎麼說,雪泉他們還是凝神應戰,一邊在心裡祈禱著別動部隊趕快來會合。

「好痛!」
空中的綠光突然發出尖叫,化為一道綠色的流星撞到牆上去。

「怎麼搞的--」
克勞德抬頭一看,在對方的大後方,有一個不是布袋戲打扮的人挺立著。

「黑狼!」秘書一眼就認出來了。

「嘿嘿,你總算站起來了。」甲兒笑著,
「剛才掃到你我就很納悶,明明就沒什麼事情,為甚麼你要一直趴在那邊。」

「剛才……」黑狼紅著臉,
「剛才人太多,我那個角度站起來會走光,我不好意思……」

如果不是在打仗,所有人應該會過來圍毆他一頓。

「下次你不准給我穿裙子……」

「這不重要啦……現在--」黑狼的指骨咯咯作響,
「讓我們把這邊的事情解決吧!」

(一陣混戰)

「打仗的時候衣服穿那麼厚重……真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
黑狼說著。

「打仗的時候衣服穿那麼少……我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甲兒說。

「不過話說回來,這倒底是什麼東西啊……」
甲兒撿起了剛才撞到牆壁,現在顯然昏厥過去的麻雀狀物體。

「還有,黑狼你到底作了什麼?」秘書好奇的問著。

「我喔……」黑狼接過了那隻昏厥過去的小東西,
掀開了她的翅膀跟頭髮,後腦杓上有個腫包。

「我拿石頭k她腦袋……」

「你這是什麼狗屁動態視力……」

「請叫我新人類謝謝。」


--月刊,下回繼續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辨正】COSPLAY與GLP
時間: 2009/02/25 Wed 16:19:14

之所以會想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很多人誤會我的穿衣風格。

也不能說誤會,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認為的(那還不是誤會?)

總之,在這邊做一次解釋。

--

首先,COSPLAY翻作中文叫角色扮演,這也是最為人知的形式。
一般來講就是扮演出動漫的角色。

當然也會有人自創不屬於任何ACG(Anime、Comic、Game)領域的原創角色,
這部份也屬於COSPLAY的範圍。

而GLP是Gothic、Lolita、跟Punk的縮寫。
這縮寫並沒有硬性規定,只是比較常見而已。
這指的各是三種不同的穿著風格。
當然現在人流行混搭,所以現在也很少見純粹的歌德、
蘿莉或龐克裝。彼此的元素有互相交雜到。

也有人稱呼這種穿衣形式為次文化。
不是比較低級而是比較小眾。

說穿了,角色扮演是有特定目的性的,但是GLP只是一種穿衣風格。

這樣有沒有稍微分清楚,兩者間的微妙界線了呢?

不過,因為有些ACG的角色也會作GLP的打扮,
也有些人覺得GLP這種打扮其實也算某種角色扮演,
所以兩者間的界線越來越淡薄就是……

--

接下來想辯證的,是CD跟TS。這部份比較冷門一點,
但是因為跟我有切身的關係,就順便說說。

TS(Transgender)指的是跨性別,CD(Cross Dress)指的是扮裝。

這時候就會覺得英文好用了,看字面就知道該怎麼釋義。

可是我並不覺得自己算「跨性別」。
因為在我眼裡「人要衣裝」,除非是有功能性的服飾
(如胸罩,沒有胸部穿幹嘛?),
否則我覺得穿起來好看比較重要。

簡單說我的穿著只是想凸顯我的長處,其實跟性別沒什麼關係。

CS跟TS這部份還有太多的心理層面可以談,這不是我的主題,略過。

好了,說完了。
不管你們怎麼想,我就是我。


【辨正】COSPLAY與GLP
2009.02.25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印象】髮
時間: 2009/02/25 Wed 15:55:06

頭髮長了,也就不能像以前那樣,毛毛躁躁的拿盆水從頭上往下淋,
手指頭隨便拉拉雜雜來個幾下,連頭皮帶髮絲來個清涼暢快就完事。

頭髮一長,就得細細的沖著水,用指頭慢慢的岔開髮絲,
一綹綹的順梳戳揉,這才算了卻一樁工程;
否則洗了外頭髒了裡頭,有洗等於沒洗。

我彎下身,別過頭,讓整把的髮從右肩流淌直下。
一手持蓮蓬頭流淋,一手用指撓弄著。

這個動作還挺渾然天成的,我總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我想起了我的母親。

我這一頭濃密的狼毫遺傳自我的母親。
她也有著一頭濃密烏黑的秀髮。

怎麼會有這樣的記憶已然無從追究起,
但是這個畫面仍然鮮明--

母親用手掌接了一把洗髮精,將髮絲由頭而尾一把把抓握抹白。
然後,她會用食指跟中指的夾縫,夾住一個綠色塑膠梳把,
細細的,蘇蘇作響的順著那黑潮般的髮浪。

不知道為甚麼,那梳把喀喀騷動的聲響,
跟髮絲曳動的鱗光,我印象是那麼深刻。

而母親已然剪去了長髮,而我也早已不在百無忌的稚齡。
只是這段記憶,奇異得像場夢境……

而我,什麼時候會想棄去這一頭長髮呢……

【印象】髮
2009.02.23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關詳情請移駕無名

 

我懶得貼了XD

 

http://www.wretch.cc/blog/kurogami/1254069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宛如台灣首富與舞蹈女老師「麻雀變鳳凰」般世紀戀情的翻版的《游龍戲鳳》點點名點到了~~
一起來參加吧!!說不定~~我們就在澳門相會了!!(點我參加點點名)
電影預告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001 (蒼翼黑狼) 看板: BWBW
標題: 【日常】XD的一天
時間: Fri Feb 20 08:49:01 2009

先從早上說起。

因為夜班的習性,其實晚上睡不太著,但是因為早上要辦事,
所以還是勉強自己睡了一兩個小時。

五點睡,八點起床喝奶昔買早餐,九點跟阿布聊天,九點半洗衣服,
十點半收衣服&出門看牙醫,看完牙醫回來換衣服出門,準備下午三點到西門町。

感覺好像很順很完美(也很趕)。
前半段還可以,到收衣服這段出問題了。

我上樓一看,洗衣機當機……

裝著滿滿的水,內缸中風似的抽搐著,
然後洗衣程序就停留在半個小時前就該跑完的洗衣那格。

好吧,看樣子只好看完牙醫再回來收衣服了。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我按下了電源關閉的按鈕,準備重開洗衣機。

然後洗衣機就在沒有任何指示燈的時候開始運轉了。
是的,我碰到生平第一次的洗衣機當機。
我試著重新開開關,但是洗衣機卻出現更詭異的舉動。
我放棄了,把插頭拔掉,換到另一台重洗……

--

去看牙醫了。這次是要裝牙套。

裝完牙套後,醫生用牙線試著牙縫會不會太大太小。

「嗯……你的嘴唇蠻薄的,蠻容易流血的。」

妳把牙線當鋸子拉……我的嘴角要怎樣才不會出血啊……

--

回家還要等阿布的包裹。我們這邊郵差都是12點左右來,
而且小狼回家的時候有看到郵局的廂型車,就決定稍等一下……

沒多久,果然聽到郵差喊「掛號」的聲音,小狼飛奔下樓--

郵差大哥悠哉的一戶戶把信從巷頭插到巷尾,偏偏沒有我的東西。

放棄吧,還是等明天直接去郵局領好了……

結果在小狼要出門的時候,
看到信箱裡多了一張黃色的招領單,時間是12點整……

喂喂,你們送信跟送貨的人是分開的啊?

--

回家換裝完,一路奔去統聯客運站……

「對不起,一點沒有車往台北喔。要兩點才有車。」

「哇勒!」

改坐國光。結果司機竟然給我飆車(汗)。
一小時二十分鐘的路程,硬是趕在四十分鐘裡跑到。

結果就比預定的早到很多,又聯絡不上熊。所以小狼先逛逛地下街。

有一個賣西藏天珠的,本來正在跟一個女生聊天,
看到小狼走過去,就輕輕拍了拍桌子,
用眼角睨了睨這邊,暗示那個女生看過來--

喂,沒禮貌,這些事情是當著人家的面做的嗎?

--

第一個目的地是預定萌點。
因為小狼是要挑女僕裝……吧(自己都半信半疑),
上次去的時候是有在出清幾套,所以想說碰碰運氣,
再不然到五分埔。

還真的得碰碰運氣,他們的衣服只剩下兩個架子而已……
有點小傻眼,但是既來之則安之,
小狼跟熊跟小雙還是很認真的討論起怎麼穿搭。

也到這個時候,小狼才知道兩個震驚的事實。

「什麼?小八說不准穿黑色的?可是我是黑狼耶!」

「人家那天是新娘耶,新娘最大。」

「<囧>」

第二件驚人的事實發生在結帳時。

店員拿起了計算機,「上衣+外套+裙子*0.7……一共2280圓。」

其實小狼心裡有皺一下眉頭,
但是這個價位對於三件龐克風的衣服而言其實是可以接受的。

「對了,熊啊,妳的小禮服買多少?」

「2800。」聽到這個數字,小狼的心裡舒坦了一點。

「可是又不用我出錢。」

「欸?小八幫妳買的嗎?」

「欸……小八說要讓大家攤。包括你喔,黑狼。」

「<囧>!」為甚麼別人結婚我要花治裝費就已經很奇妙了,
還是攤別人的治裝費啊?再加上到時候少不了的紅包錢……

感覺真是大失血……

「也就是說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把我算在裡面,我卻什麼事情都不曉得?

『是的。』熊跟小雙異口同聲的說著。

--

挑衣服的時候,小雙身先士卒試了一件紅色的蘿莉裝。

「呃……你還是等一下挑穿鳳仙裝好了。」熊如是說。

過程中,小狼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們店,本店是不是在士林?」

「嗯,對啊。」

唉呀,終於解開了我心中一個謎了。
http://kurogami.pixnet.net/blog/post/21662553#comment-24554613

我一直在想,這個留言的人口中的「我們家」到底是什麼,
這下可終於水落石出了……

他們是J-Live,在板橋跟士林都有店面。

然後小狼挑了一件白底黑邊的網紗罩裙。
本來自己覺得這種細長的身材應該不適合有膨脹感的裙裝,
結果沒想到還不錯看……

就在小狼試裝到一半的時候,有融入我們對話的店員又拿上了一件小背心跟外套,
說也許可以搭看看。

結果意外很合適。

喔,沒有圖片,因為要給當事人一個驚喜這樣,等訂婚宴辦完就會有了。

結論就是黑狼變白狼了這樣。

--

後來還陪小雙到處去找鳳仙裝,
但是因為種種理由小狼沒有陪著進秦家班的倉庫找,
所以也不曉得挑到什麼了。

不過根據熊表示,訂貨量多少影響到店家的服務態度……

--

任務完成後各自散開,熊最後結論說要幫我處理下半身的問題……
因為不能穿黑色褲襪跟靴子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下半身的穿著……

小狼在地下街找了店家吃了飯……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好吃的似乎都不在地下街?

--

回新竹後,小狼又去龐克店坐坐(經老闆娘證實本店沒有店名)。

之前小狼有試過一次蘿莉塔的裝扮,不過覺得自己不是走可愛風的,
風格怪怪的,所以沒有買。

可是昨天看到那件,無論如何都會想穿看看。
不過老闆娘說,白色的不可以試穿,
怕有汗漬,所以小狼選黑底白蕾絲的。

……結果一整個很合適(狂笑)。
感覺根本就變成小公主了。
雖然第一次在套得時候完全不知道該從何套起就是……

但是好處是公主袖會看不出小狼肩膀寬,
而蘿莉塔的裝扮本來就不用胸部大(可以矇混過去)。

它的馬甲綁帶我可是一根都沒鬆就穿進去了啊(笑)。

要說這次跟上次差在哪裡……大概就是這件的風格夠華麗吧?
它走的是比較歌德蘿莉而不是純蘿莉塔。

「而且裙子夠短。」老闆娘補充。

要不是小八不給穿黑的&已經定裝了,
小狼鐵定敗下去了(因為老闆娘有給折扣啊XD)……

不過有說好下個月要敗就是(小聲)。

好,這就是小狼很XD的一天。


【日常】XD的一天
2009.02.20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22.120.36.235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哇靠!那個一直最討厭勵志文的黑小狼竟然要寫勵志文?)

(閉上你的鳥嘴!老子就是突然想寫!)

好了,不要管樓上那兩個精神分裂的小狼。
請繼續往下看。


--

常常聽每個人說,自己狀況不好。

也許考試的時候精神不佳,也許打球的時候手感不好,
也許打牌的時候集中力不夠……

「我今天,狀況不好。」

這話,你我都說過。

那麼,什麼時候才是你的最佳狀態呢?

剛吃飽飯的時候?悠哉的渡了個長假回來之後?

挑戰什麼時候都會出現,我們有沒有可能永遠以逸待勞?

相信你心中一定已經有答案了。

而我,給我自己的答案是,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你的最佳狀態。

人生是不會有第二次的,此時此刻的你遇到的問題,只有此時此刻的你能解決。
所以我們該想的是,該怎麼用現在的狀態來解決,而不是想著「如果能在什麼時候碰到就好了」。

部隊的老長官送了我一句話,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

「關關難過關關過。」人生就是一關接著一關,也許有幾關輕鬆幾關難過,
但是過不了關就無法前進,一如塔羅牌的寶劍六--
或許這是一個沈重、低潮而緩慢的時刻,但是再遠的旅行終會有彼岸,
再低潮的時代也會有雨過天青的時刻,而所有的苦難是為了帶來更甜美的果實。

我們要做的,就是相信跟等待。

加油,我的朋友們。

 


【勵志】最佳狀態
2009.02.1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種橋段老早就看到膩了。等一下他們兩個就會拿起紙扇往對方頭上打過去。

「所以也就是說,阿健是個妻管嚴--」

(啪)

「你幹麼打我啦?」

「沒有啊。是蚊子。」

「是喔?原來如此。結果啊,上次那個阿健--」

(啪)

「你幹麼又打我?」

「沒有啊!還是剛才那隻蚊子。」

「這樣啊?算了。所以說,後來那個阿健--」

(--)

(啪啪啪)

「你、你不是要說阿健嗎?」

「我怕等一下有蚊子,所以先把他們打死。」

我真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為甚麼旁邊的人可以笑成這樣?

差不多要到高潮了。他們最經典的橋段就是等一下會有鐵盆從天而降。

「所以說,這就是喜從天降嗎?」說完,兩個銀色的鐵盆從天而降。

(叩!)

(叩!)

這聲音聽起來一點也不輕脆。與其說是臉盆,比較像是法碼。

台上的兩個人,被砸掉半個腦袋。整個舞台上頓時一片狼籍,而他們的嘴巴跟喉嚨則像當機的電腦一樣,無意義的拉長著最後一個字的尾音。

可是台下的人依舊繼續笑著。我不曉得這個團的跟社會大眾的尺度放到這麼大。

然後,離舞台最近的那一排觀眾,頭上也掉下了鐵盆。

在無數的沉悶的聲響後,第一排的觀眾通通只剩下半個腦袋,而第二排的觀眾通通被染色,換上了血紅的彩妝。

而依舊沒有人尖叫,所有的觀眾持續的笑著。

第三排,第四排……所有人的語言,都停留在最後一個字的尾音,時間彷彿被凍結,只有紅色的浪潮不斷向後襲來。

抬頭一看,我頭上這個還有標明磅數哩。

(叩!)

 

【驚悚】無題
2009.02.15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詩】2009波希米亞二月流浪祭
時間: 2009/02/13 Fri 00:07:03

這是一個沒有詩人的詩社--
波西米亞流浪詩社二月份的詩題。

由社長阿蝸將軍主持。

http://bohemia.club.pixnet.net/

歡迎各位流浪詩人進來落腳放行李聊聊天:P


--

a) 燃燒吧! 我的小宇宙 [這是老題新梗]

無盡的內斂
我收押千萬兆光年的魄力

永夜的漆闇
期待的是瞬間的燦爛

燃燒吧!

清理那假如色髮
皮美蓋斯被雷
彭旅佳音他
旦夕者惜千
但林身替必
養流西替普
服率秀點惡
害奶亞課先東

抗太凡各錳鐵辜隉同心

迸放
鑽石星塵碎撒於亙古長空
散出一地淚光


b) 流浪之心 [請參閱附加範例影片檔,謝謝]
(影片在詩社)

(一角,兩角,三角形)
童年的歌聲輕輕想起
我靜靜的唱喃

(四角、五角、六角半)
久違的手技生澀的互搦
過往的軌跡漸漸繡蝕殞去

(七角、八角、手插腰)
記憶越來越沈重
軀體卻越來越單薄

(十一角,十二角,打電話)
你好嗎
一句遙遠的想念
也許你再也聽不見

下一個天亮
我將離去

不要太想我
我的心 還在旅行

 

波希米亞二月流浪祭
2009.02.08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001 (蒼翼黑狼) 看板: BWBW
標題: 【日常】書展&New飛踢妹抖再遊記
時間: Thu Feb 12 23:14:08 2009

2009.02.06

又是一個跟公司翻臉的好日子。

「晚上來不來補班?」

「瘋了,前兩次你們都好意思沒來,我當然也好意思不來。」

黑小狼再度毅然決然的放自己的假。
公司就是這麼奇妙,常日班的休了快20天的假,
輪班產線的卻得早早回來趕產出,還要加沒有加班費的班。

誰理你啊。

--

話說回來,這次的購書預算,是0。

我並不會因為特別有什麼活動而去買書,
想看的書也不會計較多少折扣而等待書展。

何況奇妙的是,還沒作四休二我就沒什麼時間看書了,
這個月竟然忙到連寫文章的時間都沒有……

加上這次北上出遊得待上兩天,我不想扛著那麼重的東西到處亂跑,
所以這次是抱著走馬看花的心態,看能不能碰到什麼熟識的人,
以及逛完書展完會可能會有的聚會,這是我比較期待的。

每次進入二館,都彷彿是到了異次元。
不,甚至還沒有入場就感受得到一股微妙的氣氛……

抱枕。好多的抱枕……
好(嗶)的抱枕……

呃……不管怎麼樣,買票入場了。二館的得人潮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不過不知道是動線規劃得宜,還是我們避開了尖峰時刻進去,
總之沒有往年那種壅塞的感覺。

呃……我說的是在走道上。至於各出版社的攤位,大概有多大都不夠吧?
老實說就跟資訊展一樣,我實在不喜歡這樣人擠人。
除非已經確定好目標了,不然這樣進去真的看不到什麼東西。

好吧,老實說我什麼都沒有興趣……只是四處跟著走馬看花。

二館完了換一館。人潮明顯的就減少了許多。
三館是童書部,沒有進去。但是比較想看到的出版社都沒有出來擺攤
。在二館感覺不到的不景氣似乎匯聚到一館來了(汗)。

--

所以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點(啥)。我們要去搬新家的飛踢妹斗店吃飯。

地點算是非常顯眼好找的(如果從地下街走上來的話),
但是招牌非常不顯眼(雖然我還是一眼就看到了。)

不過總覺得我們去得早了。剛安頓下來,餐點還不齊全,
場地還在整建,什麼東西感覺都是急就章……

最慘的就是讓我聽到狀況外的對話……
女僕在這頭跟老闆閒話家常說誰誰誰怎麼了,
回過頭來一聲主人你好,這樣真的很沒fu……

但是服務態度還算不錯就是。還有一樣創舉叫做交換日記……
小狼真覺得這東西心機極了!日記者,天天寫也;
交換者,交換也(廢話)。意思就是叫你天天來吃天天來寫啦(笑)。
感覺跟可思克有像到了。

--

吃完,要到南勢角的洗爛家過夜。因為洗爛要辦送舊,
所以小狼得先找個地方打發時間。想說去逛逛西門吧,
結果才剛踏出捷運站電話就來了。

一路直奔南勢角站。出站的時候碰到有人在發傳單。那個服裝還挺熟悉就是……

結果那邊的夜市開業時間晚得讓人意外。到了將近12點了,路上還是有店家在營業。

雖然隔天是假日,但是跟阿布約得很早,所以還是早早就睡了。

下次,想找個機會認真的去洗爛家玩玩(笑)。


【日常】書展&New飛踢妹抖再遊記
2009.02.12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22.120.52.11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001 (蒼翼黑狼) 看板: BWBW
標題: 【日常】書展&New飛踢妹抖再遊記
時間: Thu Feb 12 23:14:08 2009

2009.02.06

又是一個跟公司翻臉的好日子。

「晚上來不來補班?」

「瘋了,前兩次你們都好意思沒來,我當然也好意思不來。」

黑小狼再度毅然決然的放自己的假。
公司就是這麼奇妙,常日班的休了快20天的假,
輪班產線的卻得早早回來趕產出,還要加沒有加班費的班。

誰理你啊。

--

話說回來,這次的購書預算,是0。

我並不會因為特別有什麼活動而去買書,
想看的書也不會計較多少折扣而等待書展。

何況奇妙的是,還沒作四休二我就沒什麼時間看書了,
這個月竟然忙到連寫文章的時間都沒有……

加上這次北上出遊得待上兩天,我不想扛著那麼重的東西到處亂跑,
所以這次是抱著走馬看花的心態,看能不能碰到什麼熟識的人,
以及逛完書展完會可能會有的聚會,這是我比較期待的。

每次進入二館,都彷彿是到了異次元。
不,甚至還沒有入場就感受得到一股微妙的氣氛……

抱枕。好多的抱枕……
好(嗶)的抱枕……

呃……不管怎麼樣,買票入場了。二館的得人潮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不過不知道是動線規劃得宜,還是我們避開了尖峰時刻進去,
總之沒有往年那種壅塞的感覺。

呃……我說的是在走道上。至於各出版社的攤位,大概有多大都不夠吧?
老實說就跟資訊展一樣,我實在不喜歡這樣人擠人。
除非已經確定好目標了,不然這樣進去真的看不到什麼東西。

好吧,老實說我什麼都沒有興趣……只是四處跟著走馬看花。

二館完了換一館。人潮明顯的就減少了許多。
三館是童書部,沒有進去。但是比較想看到的出版社都沒有出來擺攤
。在二館感覺不到的不景氣似乎匯聚到一館來了(汗)。

--

所以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點(啥)。我們要去搬新家的飛踢妹斗店吃飯。

地點算是非常顯眼好找的(如果從地下街走上來的話),
但是招牌非常不顯眼(雖然我還是一眼就看到了。)

不過總覺得我們去得早了。剛安頓下來,餐點還不齊全,
場地還在整建,什麼東西感覺都是急就章……

最慘的就是讓我聽到狀況外的對話……
女僕在這頭跟老闆閒話家常說誰誰誰怎麼了,
回過頭來一聲主人你好,這樣真的很沒fu……

但是服務態度還算不錯就是。還有一樣創舉叫做交換日記……
小狼真覺得這東西心機極了!日記者,天天寫也;
交換者,交換也(廢話)。意思就是叫你天天來吃天天來寫啦(笑)。
感覺跟可思克有像到了。

--

吃完,要到南勢角的洗爛家過夜。因為洗爛要辦送舊,
所以小狼得先找個地方打發時間。想說去逛逛西門吧,
結果才剛踏出捷運站電話就來了。

一路直奔南勢角站。出站的時候碰到有人在發傳單。那個服裝還挺熟悉就是……

結果那邊的夜市開業時間晚得讓人意外。到了將近12點了,路上還是有店家在營業。

雖然隔天是假日,但是跟阿布約得很早,所以還是早早就睡了。

下次,想找個機會認真的去洗爛家玩玩(笑)。


【日常】書展&New飛踢妹抖再遊記
2009.02.12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22.120.52.11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狼耳袋】高承載
時間: 2009/02/02 Mon 11:24:12

「耳袋」一詞源於日本,指的是一些無法解釋的鄉野奇談。
就像耳朵有個袋子,把隨處聽到的故事給放進去。
因為袋子不大,所以篇幅通常也短小。

小狼最近也冒出了些點子,一時之間也無法處理,
故姑且也以耳袋的形式出現,至於看完有什麼樣的感覺,
那就隨諸君的意了。

--

【其一】高承載

「先生,對不起,現在高速公路實施高承載管制,
車上沒有坐滿四個人以上是無法進入高速公路的。」

在交流道入口被擋下來的T君非常懊惱。

「之前完全沒有聽說要發佈這項措施啊?」

「喔,剛剛發佈的。」員警面無表情的說著,
「不管怎麼說,你擋到後面的車流了。請你儘速的從交流道另一頭離開吧。」

T君完全不想繞路。一方面浪費時間,浪費更多汽油,
更重要的是,那條路到了晚上根本不是人在走的。

總之得想辦法上路才行。

下了交流道,T君考慮著各式可行的方案,但是似乎沒有。

除了路邊那堆被遺棄的服裝人形(假人)之外。

T君還從舊衣回收箱裡找到了衣服,給人形們套上。

--

「先生,請你搖下車窗。」再度經過檢查站,T君的心情非常忐忑不安。

員警低下了身子,探出頭進了車子張望著。T君甚至還給它們找了帽子戴上。

「請問後座的是……?」員警問著。

「妹妹。對,妹妹……」T君有一點心虛,所以再強調了一下。

「這樣啊……」員警用手電筒照了照,「方便請她們拿下帽子嗎?」

(靠!我又不是通緝犯!何必盤查的這麼嚴謹?)

「……好的,你可以通過了。」

「欸?好的……」就在T君還在想著各式應付敷衍的理由的時候,
員警卻突然放行了。雖然有點納悶,T君還是踩足了油門揚長而去。

(不過,為甚麼那個龜毛的員警會突然放我走呢?)T君納悶著。

(他好像有提到帽子吧?)T君回想著剛才的場景,不自覺的從後照鏡裡看著人形。

不知道是不是車子上下震盪的關係,其中一個人形的帽子掉了下來。

不對吧?剛才盤檢的時候,車子應該沒有行駛中震盪的厲害吧?

(這……是巧合嗎?)為甚麼,帽子會在人形的手上?

而且還是夾在拇指跟食指中間?

--

不知道為甚麼,T君一直覺得有人窺視著他。

(真不舒服的感覺啊……)T君想著,反正高承載管制只有上高速公路時,
下去怎麼樣倒是無所謂了,決定在路邊小停一下,將那幾個人形丟棄。

「……!」什麼時候,又一個人形的帽子掉了?同樣的拿在手上?

偏偏在這個時候,T君從後照鏡裡看到了--

剩下的那個人形,慢慢的舉起了手,將頭上的帽子夾住,然後輕輕摘掉。

然後人形們用手捉住自己的頸子,狠狠一扭,讓視線對準了後照鏡裡的T。

「!」

--

「【快訊】

高速公路南下一六八公里處剛才發生一起車禍,
車上四人全部罹難。小客車駕駛當場死亡,
後座三人卻疑似死亡多時,詳細案情警方調查中。」

 

【狼耳袋】高承載
2009.02.0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Let's make a deal
時間: 2009/01/01 Thu 13:05:28

新年好。

其實一向沒在跨年的。
總覺得這是千禧年以後才突然有的奇妙活動。
也不過就是又過了一天,
並不會因為送走了2008大家就有突然工作有錢賺……
也許跟很多節慶一樣,就是找個日子讓大家開心吧?

對我來說,也許守歲還比較有意義些。
小時候手裡還會緊緊捏著鞭炮想炸年獸,
然後緊張的一整晚睡不著……

--

對了以上這些都不是重點。

我想跟大家作個約定。

過去這一年做了些什麼?還有什麼沒完成的?
對自己說過什麼?約定了些什麼?

我想在這邊作個紀錄。

不只是個新年新希望。而是一定要完成實現的願望。

時間是一年。請不要太妄自菲薄,但也不要好高騖遠。

我先。

這一年之內,我要看完十本小說,一本詩。
五十本漫畫。

完成至少五篇(三長兩短?)小說,幾首詩(這比較隨性)。
或者至少創作超過十萬字(這難度有點高:P)

最後就是……
出版作品。當然還是自費啦……

原本想出絮語Ver2.0,但是打從畢業以後幾乎沒有散文創作了,
(也許絮語可以算),所以應該是以長篇小說為主。
這個到時候再來想。把陵宮拿來再出一次好像太混了……
雖然篇幅膨脹了快四倍就是……

肥說沉默之丘不錯。我也這麼覺得。



可以的話,也許出版興道公國戰記?

--

好了,我說完了。你們呢?



本文置頂一個月。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