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狼因為怕被裁員的關係放了幾位朋友鴿子。

簡單說起來就是這樣。

所以以下同學小狼欠你們一頓飛踢妹斗大餐:

羅媽、公雞、甲兒跟小慕。

等小狼這一陣子忙完請撥冗讓我補償一下。

然後小狼也欠阿布兩次,但是還沒想到怎麼還……

這個讓阿布自己決定好了。


--


本來才說不裁員的公司也走到山窮水盡的這一步了。

繼作四休二改作二休二,夜班調日班,無薪假,優退之後剩下來的辦法就是裁員了。


然後跟我同梯的突然就接到電話說,請來公司辦離職手續吧。聽到的時候一整個很錯愕這樣。

敝公司做事情好像都不怎麼透明……

聽說小狼目前還在安全名單內。

嗯……走一步算一步吧……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詩】猛禽
時間: 2008/12/27 Sat 13:09:55

我鋼鐵的羽翼撕裂天際
我心搏的脈動與天雷共鳴
你將不願睨見我的蹤跡
那是厄運的照臨

來吧!進入我命運的螺旋
讓我們來一場亡命的嬉戲
我將啃噬你輕薄的尾翼
聆聽你絕命的號鳴

你終將為我綻放成
最美麗的花火

仰視我吧!子民
懼慎我將帶來的天啟
我將在轉身之後離去
餘下一抹弧光憑供追憶


【詩】猛禽
2008.12.2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心得】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時間: 2008/12/27 Sat 01:20:16

這是閱讀村上的第……

忘了。點名一下。

挪威、尋羊、世界末日、1973、100%……

好吧第六本(隨便亂算)。

雖然對於村上的筆調還不厭煩,但是對於題材卻已經沒有新鮮感了。

你寫小說就寫小說吧,為甚麼什麼事都要往性事上頭扯?
雖然我知道那是人類情感昇華的極致,
可是越看到後來我就越覺得你只是一個色情狂而已……

然後一天到晚困在感情的漩渦裡頭打轉,一點進步也沒有……

以上情緒話。

可是我正經的想說的什麼的時候,卻又什麼都想不到……

會不會就是因為失去新鮮感了,所以提不起勁來看?
還是我挑錯書來看了?

這本書裡面,我甚至覺得可以把島本的名字直接置換成直子了……
一個主角一直追索,卻又無法掌握的形象。

就好像南方公園裡那個「海洛英達人」的遊戲一樣,
終究只是一場空白的追逐。

下次我想找村上朝日堂來看看。那個應該會有趣一點。
再讓我看到作愛的事我應該會掀桌吧……

看樣子,挪威的森林果然是村上春樹的集大成……

 

【心得】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2009.12.2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聖誕衝衝衝~!
時間: 2008/12/26 Fri 22:19:23

是的,上個月珍奶就跟我約好的事情,不管怎麼樣都想排除萬難過去。

原本想說可能要找人調班了,結果超級不景氣之下排休排到了,
連假都不用請。偏偏一上輪貨量爆增,害我心驚膽跳了一下,
跟站長商量了一下,結論是那天如果公司有打電話來我就不接……

兩天回來以後還真的有四通未接來電……
不過因為我跟公司更新過聯絡電話了,沒打這隻……算了,不重要。

原本打算三點出門,然後晚上到會場就行了。
結果被蘇媽一通電話說「我在系圖耶!」然後就披星趕月的出門了。

到台北的時間點很曖昧,原本猶豫著要不要衝陽明山,
結果李李老師說「我等你,快點上來吧。」
一下客運又上260,轉瞬間就上山了。

文大變了很多,儘管上次來已經是六月畢典的時候。
美食廣場變很多,店家幾乎面目全非,不過有大型自助餐進駐,
有摩斯漢堡什麼的,哨子麵也還在,用餐區也變得美觀大方舒適了。
至於什麼是消失的,就全然沒有印象了……

24小時讀書中心變豪華了,然後學校自己也有地方可以印書了。
倒是大典館之內的設備沒什麼變動,系圖系辦跟教授休息室倒是換得亂七八糟的……

好了這不是重點。然後蘇媽變很多,
一反當年純樸低調的形象(李李說的不是我)。

然後本來只是想找李李打個招呼的,
不小心就被進教室巴拉巴拉的講了一堆……

其實我只想說,出不出名是其次,但是創作是一輩子的事情……
當我問學弟妹說有沒有人在創作時全場啞然,老實講心情冷了半截這樣。

文藝組會不會就此打住比較好了呢……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這是我們這一代老人家的共識(你在說什麼啊)。

已碰到了嚴老媽子。不過剛好下課也就沒聊幾句話就閃了。

在等待蘇媽跟小敬收拾行李的時候,我去美食廣場繞了一圈,
差點找不到韓國店(某韓式料理的簡稱)。
就在電話撥給秘書的前一秒鐘,熟悉的面孔又映入了眼簾。

大老遠就被認出來了我。然後因為們都閒著就槓開了這樣。

是的,老闆跟老闆娘在文大開這料理店已經20年了。兒子也22歲了。
聽兒子說老爸是韓國人,先認識了媽媽然後兩個人才開店。
過程我沒有問得很詳細就是。瞎扯的時候陸陸續續有客人上門,
我也陸陸續續的喝掉了好幾杯冬瓜茶(汗),
然後被一個穿得很辣的學妹搭訕……

這種天氣裙子能穿得比我短實在厲害……
只是她那個煙燻妝越看我就越想睡覺……

「我以前有看過你耶!」

「我的天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汗)」。
都畢業兩年了還有人認得我實在很扯……

--

要下山了。等了兩班公車才上得去。
小敬的個性還是讓人不敢恭維(題外話)……

聯絡雞,說我們會晚到,到時候我再打電話問路就好了,
結果雞說他受命留下來等遲到的人。
就很安心的在仰德大道上塞車了這樣。

--

肥跟雞在捷運站出口等著我們。然後我跟肥一直聊著天野月子的音樂。

到了火鍋店之後,果然看到了許多很久不見的人。
其實大家都沒什麼變這樣。只是待業中的人數好像增加了(汗)。

點名:楊玲、秘書、公雞、簡哥、羅媽、甲兒、嘉珍、
玉弦、小蘋果、小妹、信君、恬音、我、肥、小敬、
蘇媽、弘儒,跟好不容易下班趕過來的火哥。

肥說,等一下還要拉我去流浪觀點趕啤酒啪。
所以我們就風火雷電的上料狂吃。
肥的手藝還是沒話講。然後我也把five-5-借給肥了。

一擊脫離之後又風馳電掣的往士林流浪觀點跑,
結果舜雯從頭到尾忙到爆炸,而且我跟沒都沒辦法留到太晚,
所以讓他們兩個獨處哈拉了一陣以後又脫離戰線了。

有個插曲是有個小弟過來問我們名字,然後--

「一個人650。」

「欸?」真是晴天霹靂。
後來就跟小弟說明我們不是來跑趴的,只是來找老闆娘這樣。

戰線脫離後我直奔南勢角,準備去洗爛家過夜。
然後我一直沒看過真三五的貂蟬,所以就開了他的X盒子來玩看看……

一路方塊打到底就好了嘛(汗)。然後那些動作真是完全違反人體工學……

後來打了幾場鋼彈無雙之後,就上床睡覺了。
那個模組根本就是把無雙系列整個直接搬過來而已嘛……
雖然戰區這個設定挺有趣的,可是我想用υ鋼彈不是RX78-2啊……

--

隔天起床,跟著洗爛直奔台北組,跟大姐們打聲招呼。
認識的軍官越來越少了啊……國軍生涯就是這樣……
等到下次再去的時候,說不定只剩下組長而已呢……

--

跟大姐們聊聊天之後,就直奔國父紀念館站,準備赴阿布的約。

結果阿布大delay……我也沒想到公車那麼快兩地那麼近,
二十分鐘就到了。然後我又被一個怪怪的人糾纏到(汗)。
所以小狼整整在那個地方徘徊了兩個小時……

隨後跟小米會合之後,我們就上了國光客運直奔基隆,
要去莫莫的店裡開變裝啪。

說這樣說其實應該吃火鍋的成份比較大(無誤)。

互補連結(有照)
http://www.wretch.cc/blog/Nadya/6527452

天敬是個很認真仔細的人。雖然我們到的時候只顧著吃而已,
但是他很認真的一直讓我們的鍋子沒空過。

然後小米一直想把鍋子變成綠色的。阿布很認真的期待著豬血糕。
還有莫莫媽炒的米粉真的很好吃。反正重點就是一直吃吃吃吃吃(汗)。

當然中間天敬兄為了解答顧客健康上的疑問離場了一下,
然後鍋子不小心熄火了。

吃飽喝足了以後,畢竟是聖誕節咩,莫莫要我們感恩一下,
要大家說說感謝什麼人、或事情。

其實過程中,我覺得大家都很真。每個人都很認真的去面對自己的感情,
說著說著都哽咽了起來。這部份很私人,略過。
過程中所有人都做過的一個動作,就是遞衛生紙。
小狼的習慣上是遞一整包的。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懂得自省才看得到下一步。
不低頭,就看不到腳下的路往哪裡走。
懂得聆聽別人的故事,自己也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

有些東西我真想寫出來,可是又真的太私人了……
而且那也是別人的故事,未經過同意散佈是很不道德的:P

吃飽的吃飽,打包的打包,人閃一閃以後就剩下自己人了
(其實從頭到尾也都是自己人)。
於是在聚焦過後(感謝隔壁咖啡店老闆),我們決定去看電影。

因為時間上的關係,原本想看當地球停止轉動時,
結果改看慢十分鐘上映的澳大利亞。

看著看著大家又哽咽了這樣。不過導演的梗都被我猜到了……
一開始試圖製造的彆扭的文明跟豪放的原始間的衝突其實感覺很像鬧劇……
添了趣味扣了氣氛。

然後主角哽咽的時候我找衛生紙的動作讓阿布笑出來了。

但是我聽到一句話。忘記怎麼說的了,但是讓我覺得說故事很重要。
延續了自己,也延續了別人的故事,與生命。

莫莫送我們到車站坐車。然後到台北火車站以後,
小狼跟小米和阿布道別,直奔客運站上車回家了。

車上,想把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看完,結果天不從人願,車上的讀書燈打不開……

然後小狼就開電視轉藍屏,用電視的螢光把書看完了。那是後話。

--

從基隆回來的時候,小狼跟阿布聊了很多。
不知道為甚麼就越聊越多……
說不定真的跟某人說的一樣,其實我們是很像的人也說不定。

然後強力推薦天野月子給肥,是希望肥能跟她一樣,
走自己想走的路,走出自己強烈的風格。
其實是想推給融跟肥的,不過跟融失聯了,從肥開始吧。

然後村上春樹是個色情狂。這點補在下篇。

嗯……總之,這次聖誕節可能是這麼多年來過的最開心的一次。

非常感謝大家:P

 

【日常】聖誕衝衝衝~!
2009.12.26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妄想】One shoot, one kill
時間: 2008/12/17 Wed 16:05:54

「媽!我上電視了耶!」
想起那天的事情,終究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

「狙擊手的任務,通常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了解嗎?」

「Yes, sir!」

「One shoot, one kill, understand?」

「Yes sir!」

「So, you only have one bullet, understand?」

「What? sir?」

--

Login ID: 黑小狼
PASSWORD: ********

Data processing, please wait......

Login ok.Welcome,黑小狼。

職業:狙擊手
等級:LV2
裝備:

望遠鏡*1,沙漠獵鷹*1,.50AE彈*1

--

「長官,我的配備……就這樣?」

「就這樣。嗯……好吧,考量到你第一次出任務,
多配一條氫鍵口香糖給你,可以紓解壓力喔。」

「不是這樣的吧!」我掀桌。

「首先,我是個狙擊手吧?好歹你們也配隻狙擊槍給我啊!
給我個望遠鏡是能裝在手槍上進行狙擊嗎?」

「喔……不行嗎?可是MGS3裡面的溼內褲就可以啊?
我們還特別配給你跟他一模一樣的望遠鏡呢!
上面有準心可以瞄準,只要用望遠鏡對準好以後,
保持原姿勢飛快的舉起手槍射擊,手槍的射程就會無遠弗屆了呢!」

「那是個BUG啊!」

「那不是BUG,是技巧。我們已經多次從紀錄檔裡面確認過了,
在你拿到Mosin Nagant(麻醉狙擊槍)之前都是用望遠鏡加MK22取代的啊。」

「你要不要乾脆給我一隻搖桿算了……
沒有狙擊槍,起碼也給我一件吉利服還是光學迷彩吧?」我申訴。

「兄弟,在大都市裡穿著一身『皮草』反而引人注意吧?
你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大學生打扮就好了。」

「我記得沙漠獵鷹好像也有準鏡可以裝備吧?」我繼續申訴。

「上頭沒有配。我們也沒有預算。你還是望遠鏡將就著用吧……」


--


打扮很不顯眼,但是他們配給我的這把沙漠獵鷹MARK XIX想不顯眼也很難……

是的,它整把都是亮眼的金黃色(好吧你要叫我金槍客也可以……),
通常這種塗裝的沙漠獵鷹都是拿來送人或觀賞用的……

沒錯,這是別人送我長官的禮物,據說一槍也沒有打過。

好,該做個選擇了。我是要大辣辣的走在街上,
然後對準目標的腦門就是一槍,還是躲在隔壁010大樓上,
然後用這隻50倍的望遠鏡跟沒有滅音器的沙鷹,完成我狙擊手的任務?

我決定選擇二,
這樣我任務失敗時至少還可以辯稱子彈不小心從電梯縫下去之類的。


--


「記者目前所在位置,是在010大樓的頂樓,
為了慶祝國人自製的第一顆人造衛星沒有在升空過程中自爆
,許多民眾都聚集在這裡等著看它什麼時候會掉下來。
是的,現場甚至可以聽到有人鳴槍慶祝。
記者在這邊提醒各位觀眾還是要提醒大家,
未經許可的煙火燃放是犯法的,
請各位不要以身試法。記者郝孝在010頂樓為您報導。」


--

扭開電視看了半天,我還是不知道這槍到底打中了沒有,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行啊,這關係到我到底需不需要逃兵呢!
我轉遍了各新聞台,卻沒有任何一台提到我那顆子彈。
倒是到現在還是有其他政論節目討論著另外那兩顆打在肚皮上的子彈。

不重要啦,反正不是我打的……

看樣子任務是失敗了。新聞竟然連個「有刺客」什麼都沒有提到。
只好瞎掰說子彈要上膛的時候彈掉樓下去找不到了……

雖然我明明知道不可能打中的……我沒想到沙鷹開槍的後座力那麼強,
導致子彈離開槍口的那一瞬間,槍口幾乎是朝天的……

我現在唯一能祈禱的,大概就是子彈掉下來的時候的重力加速度把目標砸死了吧……

我輕輕的放下了沙鷹,拿起了MILD SEVEN,走到頂樓靜靜的看著悠遠的天空--

一道火光,靜靜的劃過了天際,砸到了一個我覺得不大陌生的地方。


--


「即時快訊!剛才順利升空的衛星在行進到一半時,
疑似被一顆沙漠獵鷹.50AE子彈擊中導致行進軌道偏移,
又恰巧於平流層遇到亂流導致失控墜毀。
根據記者夏史人現場連線報導指出,這場意外只造成了一人死亡,
死者名字是XXX,詳細情形正由國家航太署跟警察分局調查中……」


--

「這個重力加速度也太大了些吧……」
我看著電視在心裡頭暗自想著。

不過,重點是死者的名字跟我的任務目標一模一樣。
我可以回去交差了。

我撿起了地上的沙鷹,拿出氫鍵口香糖嚼著,心情格外的輕鬆。

看樣子當個狙擊手也不難嘛……

One shoot, one kill.

 

 

 

【妄想】One shoot, one kill
2008.12.1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妄想】One shoot, one kill
時間: 2008/12/17 Wed 16:05:54

「媽!我上電視了耶!」
想起那天的事情,終究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

「狙擊手的任務,通常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了解嗎?」

「Yes, sir!」

「One shoot, one kill, understand?」

「Yes sir!」

「So, you only have one bullet, understand?」

「What? sir?」

--

Login ID: 黑小狼
PASSWORD: ********

Data processing, please wait......

Login ok.Welcome,黑小狼。

職業:狙擊手
等級:LV2
裝備:

望遠鏡*1,沙漠獵鷹*1,.50AE彈*1

--

「長官,我的配備……就這樣?」

「就這樣。嗯……好吧,考量到你第一次出任務,
多配一條氫鍵口香糖給你,可以紓解壓力喔。」

「不是這樣的吧!」我掀桌。

「首先,我是個狙擊手吧?好歹你們也配隻狙擊槍給我啊!
給我個望遠鏡是能裝在手槍上進行狙擊嗎?」

「喔……不行嗎?可是MGS3裡面的溼內褲就可以啊?
我們還特別配給你跟他一模一樣的望遠鏡呢!
上面有準心可以瞄準,只要用望遠鏡對準好以後,
保持原姿勢飛快的舉起手槍射擊,手槍的射程就會無遠弗屆了呢!」

「那是個BUG啊!」

「那不是BUG,是技巧。我們已經多次從紀錄檔裡面確認過了,
在你拿到Mosin Nagant(麻醉狙擊槍)之前都是用望遠鏡加MK22取代的啊。」

「你要不要乾脆給我一隻搖桿算了……
沒有狙擊槍,起碼也給我一件吉利服還是光學迷彩吧?」我申訴。

「兄弟,在大都市裡穿著一身『皮草』反而引人注意吧?
你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大學生打扮就好了。」

「我記得沙漠獵鷹好像也有準鏡可以裝備吧?」我繼續申訴。

「上頭沒有配。我們也沒有預算。你還是望遠鏡將就著用吧……」


--


打扮很不顯眼,但是他們配給我的這把沙漠獵鷹MARK XIX想不顯眼也很難……

是的,它整把都是亮眼的金黃色(好吧你要叫我金槍客也可以……),
通常這種塗裝的沙漠獵鷹都是拿來送人或觀賞用的……

沒錯,這是別人送我長官的禮物,據說一槍也沒有打過。

好,該做個選擇了。我是要大辣辣的走在街上,
然後對準目標的腦門就是一槍,還是躲在隔壁010大樓上,
然後用這隻50倍的望遠鏡跟沒有滅音器的沙鷹,完成我狙擊手的任務?

我決定選擇二,
這樣我任務失敗時至少還可以辯稱子彈不小心從電梯縫下去之類的。


--


「記者目前所在位置,是在010大樓的頂樓,
為了慶祝國人自製的第一顆人造衛星沒有在升空過程中自爆
,許多民眾都聚集在這裡等著看它什麼時候會掉下來。
是的,現場甚至可以聽到有人鳴槍慶祝。
記者在這邊提醒各位觀眾還是要提醒大家,
未經許可的煙火燃放是犯法的,
請各位不要以身試法。記者郝孝在010頂樓為您報導。」


--

扭開電視看了半天,我還是不知道這槍到底打中了沒有,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行啊,這關係到我到底需不需要逃兵呢!
我轉遍了各新聞台,卻沒有任何一台提到我那顆子彈。
倒是到現在還是有其他政論節目討論著另外那兩顆打在肚皮上的子彈。

不重要啦,反正不是我打的……

看樣子任務是失敗了。新聞竟然連個「有刺客」什麼都沒有提到。
只好瞎掰說子彈要上膛的時候彈掉樓下去找不到了……

雖然我明明知道不可能打中的……我沒想到沙鷹開槍的後座力那麼強,
導致子彈離開槍口的那一瞬間,槍口幾乎是朝天的……

我現在唯一能祈禱的,大概就是子彈掉下來的時候的重力加速度把目標砸死了吧……

我輕輕的放下了沙鷹,拿起了MILD SEVEN,走到頂樓靜靜的看著悠遠的天空--

一道火光,靜靜的劃過了天際,砸到了一個我覺得不大陌生的地方。


--


「即時快訊!剛才順利升空的衛星在行進到一半時,
疑似被一顆沙漠獵鷹.50AE子彈擊中導致行進軌道偏移,
又恰巧於平流層遇到亂流導致失控墜毀。
根據記者夏史人現場連線報導指出,這場意外只造成了一人死亡,
死者名字是XXX,詳細情形正由國家航太署跟警察分局調查中……」


--

「這個重力加速度也太大了些吧……」
我看著電視在心裡頭暗自想著。

不過,重點是死者的名字跟我的任務目標一模一樣。
我可以回去交差了。

我撿起了地上的沙鷹,拿出氫鍵口香糖嚼著,心情格外的輕鬆。

看樣子當個狙擊手也不難嘛……

One shoot, one kill.

 

 

 

【妄想】One shoot, one kill
2008.12.17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幻想】興道公國戰記(三)
時間: 2008/12/15 Mon 02:15:59

 

另一篇月刊。

 

--

 

『事實的背後,才是真相。真相的背後,卻不一定是真實。
                                   --桂楓,於草山』

 

「好,那麼現在是揭開一些真相的時候了。」大禮堂的講台上,
雪泉面色嚴肅宣講著,黑狼等人在後面一字排開的站著。
台下群聚著C大附近社區的民眾。

「目前我們能掌握到的消息是,T島現在是無政府狀態的。」
此言一出,群眾嘩然。

「什麼意思?」「不用繳稅了嗎?」「欸?那為甚麼還有水跟電?」
「靠?那國軍在幹嘛?」「那這幾天到底怎麼回事?」

「請大家稍安勿躁。因為目前通訊狀況不良,我們能掌握的情報有限。
但是電視上我們所有能看到能聽到的政治人物,
現在『一個都不存在』--」雪泉認真的看著台下,
他說話的時後會自然的散發出一股魄力,讓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專注聆聽。
只是沒有人說得上來,那究竟是恐懼,
或者是嚴肅還是還是什麼的因素,造就這種魄力。

「話說某優,」克勞德小聲的問著,
「你到底是從哪裡弄到這些消息的?」

某優的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我自己有牽網路。」

「呃……自己牽的?」

「自己牽的。」某優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呃……是種花、西德、海涅特、還是颱顧?」

「G.L.A.L。」

「G.L.A.L?我怎麼沒聽過這一家?國外的網路?」

「就是G.L.A.L。」

克勞德還是一頭霧水,
但是看起來某優不會再透漏更多了,也就只好就此打住。

「總之,我們現在將以C大為據點,展開調查與防衛行動,
希望大家能了解,並且支持我們的行動。」雪泉語畢,台下開始吵鬧了起來。

「憑甚麼我們得聽你的?你是誰?」台下有人起鬨著。

「我並沒有要你們聽我的。我只是要在這邊徵求志同道合的夥伴。」
說完,有些人離開,有些人留下。

「你說的事情都是真的嗎?」留下來的人裡面,有人問著。

台下此起彼落的喧嘩著,
而雪泉依舊從容不迫的針對每個問題冷靜且有條不紊的應答著。

「好了。感謝留在現場的各位。將來公國的歷史上,不會忘記替各位記上一筆的。」

「啥?」

--

『「三艦能源併聯線展開,全能源集中至主炮!」
克勞德下令:「把所有能轉換的動力都集中到主炮去,
即使沒辦法發射第二發也不要緊,中心最短距離的鎖定就交給你了,某優!」
--by Comet Dust艦長,克勞德』

 

「第三陣,前進!」雪泉臨陣指揮著。聽到指令後,
廣場上的某一掛人七零八落的往前衝去。那感覺不像是在打仗,
反而像流氓在打架。
打一打,兩掛人馬裡頭幾個人掛彩,然後就各自散去,不了了之。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隻甚至稱不上是部隊的團體,
根本就沒有辦法達成「攻擊」的命令。

「……」在第一陣的黑狼,看著情況膠著,
如果沒有速戰速決的話,這些本來就沒什麼鬥志的人會加速部隊的潰散。

「單挑。叫你們老大出來!」擒賊,先擒王。
黑狼一隻手單提著劍比向前方,大剌剌的挑撥著對方。

結果,連一個稱得上老大的人也沒有。沒有人理他。

「……」黑狼的心情還蠻惡劣的。
索性直接提起刀子往前走去,碰到幾個就砍倒幾個。

(這算什麼?)他問著自己。感覺起來,前面一下子就全部鳥獸散掉了。

「這樣……算打贏了嗎?」秘書看著這個難堪的場面,自言自語著。

--

「……」作戰會議室裡,每個人的面色都頗凝重。

「這種部隊沒辦法打仗吧?」黑狼低聲的問著。

「話說回來,其實這樣子我們也不用打仗了……」
甲兒接在後頭說話。

「可是沒有人把公國當一回事。這樣下去連補給物資都會成為問題……」
克勞德說著,但是心裡覺得其實也不盡然,想要的話似乎還是可以輕鬆入手……

「而且就算作戰成功,之後的佔領統治也成了個問題。」某優說。

「沒辦法,T島的人民天性很樂觀隨和。
基本上根本就沒有人想打仗什麼的。」秘書說著。

「……不過,T島的人民很熱衷政治,對吧?」
雪泉的眉頭稍微皺了一下,但是隨即又展得更開了。

「欸?」

--

將C大交給幾個信任的心腹之後,雪泉一行人來到了電視台前。

「噯呀噯呀,沒想到才幾天沒看電視,世界就變了個樣了啊……」
不知道為甚麼電視台前架起了拒馬跟流刺網,還有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巡邏著。

「要不要掉頭找台電視先看看?」秘書建議著。

「有道理。從事發當天沒有電視訊號以後,我們似乎就沒有人開過電視呢。」

扭開電視一看,雪泉一行人全傻了眼。

「我頭一次看到比X線寶寶還天兵的東西……」

「說不定他們是打算先把大家都變成笨蛋以後再來統治T島也說不定……」

「那麼,我們需要飛快的『解放』電視台嗎?」甲兒開始摩拳擦掌了。

「不,」雪全臉上又有了一抹奇妙的微笑,
「說不定,我們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口桀口桀口桀--」


--


「請問……這裡是興道公團的總部嗎?」
興道公團的服務處裡面,聚集了不少的人潮。

「什麼樣的國家,就有什麼樣的人民;什麼樣的人民,
就需要什麼樣的統治法。」這是雪泉最後做出來的結論。

T島的人民不愛打仗,卻超愛看電視。所以雪泉決定改打思想戰。
C大本來就有獨立的廣播電台跟電視台,
雪泉就用來不停的放送關於他的興道思想。

意外的也有不少人認同他的理念,表示願意支持或者加入興道公團。
或者,至少不反對或阻擾。也募集到了一些需要的戰力。


--


「桂楓,從那天之後過了多久呢?」黑狼問著。

「還有三十分鐘就滿一個月了。」
桂楓不假思索,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就答出來。

「一個月,是嗎?」黑狼吐了口氣,「怎麼好像有一世紀那麼久……」

「也差不多吧?我們做的事情,很多國家花了二三十年才搞定的呢……」

一開始,黑狼大不了就是把自己當成是待在鷹之團*那樣的傭兵性質組織裡面,
每天就是打打殺殺笑笑鬧鬧;也不用什麼組織規章,反正古力菲斯說了算。

但是他沒想到雪泉竟然是那麼認真,目標那麼遠大,
甚至讓人覺得有些夢幻--比起當年皇叔打黃金賊,
說不定他還更認真些。

他說要開會討論行政體制的那天黑狼就傻眼了。

(沒想到他是認真的……)
本來黑狼只是想敷衍一下隨便出席瞎呼弄個幾句,
但是雪泉一個人就訂好了整個行政體系跟法律規章,
與其說是研討會,不如說是發表會。

而更讓黑狼傻眼的是,這些規章並不是針對組織或集會之類的小團體,
而是以「國家」為出發點所設想規劃的。
沒想到他眼光放這麼遠,甚至讓人覺得太好高騖遠了。

「開一次會,就把五權分立一次搞定了呢……」
克勞德欽佩的說著。他沒想到這是雪泉挖的一個洞。
而且是很大的一個洞……


--待續

註*:鷹之團,出自三浦健太郎的作品烙印勇士(Berserk)。
   為一驍勇善戰的傭兵團,也是主角凱茲留下最多回憶的地方,

--

我決定了。
這篇小說不是輕小說。

是無重力小說(汗)。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八)
時間: 2008/12/12 Fri 10:53:24

傳說中的月刊。

--

 

「為甚麼想知道這個?」停頓了很久,有馬先生才幽幽的說出這句話來。
差點害我以為他偷偷放我鴿子。

「我接到一個委託。需要到那邊調查一些事情,只是一直不得其門而入。
所以才來拜託有馬先生。」

「你又怎麼知道,一定有這個地方?你又怎麼知道,
這不是我為了騙稿費,或者取悅讀者而編撰出來的故事?」

「我的委託人告訴了我這個地點,不論真偽,它一定代表著什麼。
而現在我相信,這是一個地名。一個實際存在的地名。」

「是嗎?那麼請你到地政司去查吧。我相信那邊的資訊會比我清楚多了。」

「地政司是不管傳說地名的。但是我知道作家會。
世界上所有最鉅細靡遺的史料都是作家留下的,而不是政府機構。」

「可惜,這篇文章我只是掛名的而已,真正的作者早就已經失蹤了。」
憑我偵探的直覺,我越來越相信他知道月見村的存在。

「這樣啊……可是剛才我在你房間裡,看到了許多跟月見村有關係的資料啊?」

「喔……呃……這是因為雖然只是掛名,但是他的確是來我這邊完成稿子的,
很多資料他都沒有拿回去。」

「可是我甚至發現一份筆跡跟您一樣的手稿,上頭還有您的簽名--」

「什麼?不可能--」

「先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是個偵探,
在出發前我已經作好了所有的工作,包括筆跡的比對--」

「那份稿子我沒有留底本啊!所以出版社賴帳的時候我才拿不出證據來--」

「喔,沒關係,我今天有替您把編輯帶來,你可以慢慢跟他算這筆帳……」

「……」

「……」

「小子,你套我的話?」

「我什麼都沒說。」

「言歸正傳,有馬先生。請問您知道月見村在哪裡嗎?」

「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你知道在哪裡……那是一條不歸路。
如果這件案子的報酬並沒有多到足以讓你安度餘生,那你還是放棄吧!」

「我……」我一直以為,這是一件別人的案子。
但是有馬先生說會關係到我的下半生,這讓我猶豫了。

「有一件案子失敗,等於砸了我的招牌,也等於毀了我的偵探生涯。
我相信我不會後悔這麼做的。」

「我說的不是事業啊!我說的是命,是命啊!」

「有馬先生,」我重重的往地板上拍了一下,
「你逃避事實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你就是知道月見村在哪裡。
我也明說了,不論你告不告訴我,這都是一個途徑。
我絕、對、會、查、到、底,月見村我是非去不可。」

「悉、聽、尊、便。」

「我去你的!」我爆喝一聲,一手往黑暗中搥去,卻意外的搥到了一個奇妙的突起物。

幾道閃電般的明滅後,整個房間突然明亮的好像日出似的。

等我的視線能夠對焦的時候--也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
房間裡卻什麼也沒有看到。只有遍地散亂的文件。
而剛才跟我對話的聲音來源地,我只有看到地上一團漆黑而已。

「有馬先生?」一如來時,我試著搜尋有馬先生的身影,
但是房間明亮後,才發現實在狹小的可憐。恐怕連學生宿舍都比這大間吧。

蒸發了。就跟麻生在我事務所消失的時候一樣,
突然,而且我完全沒有頭緒……

正想著的時候,我很納悶著房間裡除了我的腳步聲之外,
還有一股聲音沙沙作響。
一抬頭,是一台收音機,隱隱爍爍的閃著微微藍光。

所以從剛才到現在,我都是在跟一架收音機說話?

我走向前去,收音機的燈光滅了,音量也沒了,
看起來就彷彿是個報廢的古董似的,陳列在架上。

收音機裡面沒有捲帶,也沒有插電。只有一顆泛著黑光的石頭嵌在洞裡面。

我把石頭拔了出來,再度嵌了回去,於是收音機開始沙沙作響了起來。

『我是高田……這裡……應該就是月……村的……入口,
傳說中,神……町因為舉行了祭典卻觸犯了……
成了只有月……看見的村,不過我還是什麼都沒看到……等等……啊……』

參雜了太多雜訊,反覆聽了幾次,我還是抓不到什麼線索。

「怎麼了?有見到有馬先生嗎?」
前編輯司機先生可能是等太久,跑了進來。

我不知道這樣算有還是沒有。

「呃……這不重要啦,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有人跑出去?」

「沒有啊。剛才連隻蟑螂都沒有出聲。」

「這樣啊……」

--

我留了下來,繼續在有馬家翻找著各式的資料。

各式各樣的民俗資料,各地流傳的方言跟傳說。

「沒有什麼……比較直接的線索嗎?」我正苦惱著,難道真的只能做到這裡嗎?
說不定開車直接去青木原樹海找答案還比較快……

收音機裡緩緩的傳來低聲的嘈雜聲。
但是因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斷的聲音傳出來,
卻又沒有任何的訊息,因此我也就不甚在意。

不過如果收音機整個掉了下來,我就沒辦法不去注意了。

為甚麼,我好像隱隱約約看到一隻手,縮回去櫃子後頭了……

收音機之所以會掉下來,是因為有個原本斜倚在牆上的筒子,
換了個方向,把收音機頂下來了。

筒子裡面,裝了張地圖,還有一些零散的筆記。

「絕對不能被看到。」

「身體漸漸得寒冷無力了起來。也許該帶著一些補陽氣的東西?」

「收訊器材完全無法使用。也許這個地方有著特殊的磁場吧?」

「如果是做夢的話,請趕快讓我醒來吧!我好懷念陽光……」

「不行了……什麼都沒有了……」

這看起來並不像有馬的筆跡。旁邊那本日記裡的才是。

「終究我還是沒辦法找回五飛。雖然我費了很大的功夫,
也離他這麼近了,卻一點辦法也沒有。而那些東西,我再也不想看見了。」

剛才說過,有馬家不大。我依據一般人的習性,
在地板底下找出了一個小箱子。裡面只有一疊照片,
跟一個上頭寫著萬葉丸的竹筒子。

這些照片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人物寫真,有人物穿著整齊正經拍攝的,
也有像是生活寫意隨手拍下的。
看得出拍攝的人就算不是專家,也有一定等級的專業。

另一類我完全看不出所以然。沒道理的角度,
沒道理的視野,沒道理的焦距,沒道理的目標。
就像相機快門沒上鎖似的晃到哪裡拍到哪裡那種感覺。

不過拍攝的場景那種氛圍總讓我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月見村的事情算有點底了。剩下的事情就等到了再說吧。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Fri 2008 10:17
  • 瞎扯

好像一直沒有在這邊提過。

其實打從無名小站的BBS掛了以後,寫文章的頻率就往下掉了不少。
連日常隨手的兩三筆,其實都有點懶得動。

一直喜歡BBS簡潔的介面,也喜歡那種輕鬆提筆隨寫隨成的感覺,
不像部落格那麼嚴肅,也不像滴咕什麼的那麼一點點三言兩語。

重點是,少了很多互動的感覺。而且好不容易認識的人,建立的人氣,
也就一下子就整個消失了。

於是我不再掛網。然後想寫文章變成要先連BBS、登入再發文,
步驟一繁瑣就懶怠了,寫了也沒什麼回音,
倦怠感就越來越重……

宿舍網路也很不配合。BBS掛不到兩個小時就斷線,
結果要一直重新登入登入再登入……

--

昨天去找了崎人。沒想到她也在新竹這樣。

會重新跟她搭上線是因為她問了一句:
「如果我出真三五的貂蟬,你要不要穿給我看?」
然後就發生了昨天一連串的事情……

因為小狼不小心認真了起來,所以各位還蠻有機會看到的(汗)

總之後面整個事態近乎失控的一直發展下去的結果,
就是小狼莫名其妙的多認識了三個師父,還有一個法名(汗)

不過,在對談的過程中,又讓我想起了,真的好久沒有下定決心,
去作一件事情。沒有目標所以一直渾渾噩噩的。

有,我想再出書。但是新竹這邊沒有熟悉的影印店,
也一直沒有時間心力去整理舊稿。寫了新的就忘了舊的。
我的心沒辦法拆成兩半一邊編新一邊敘舊。

但我想現在也許是個契機了吧。反正排休那麼多天,
上網問問哪裡有適合的影印店應該也不難。

只是要下定決心就是了。
我需要一個能幫我處理稿子的編輯這樣。

先到這邊。繼續寫稿子去……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