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五)
時間: 2008/09/29 Mon 11:14:57

在澪子家踅晃了幾個鐘頭以後,我確定她已經離開這個地方了。

看起來,似乎,沒打算再回來。

而在澪子家,我發現了許多跟月見村傳說有關的剪報。

為甚麼這麼重視這個,幾乎只是傳說的地方?
這點澪子幾乎沒跟我提起過。應該說,在今天之前,
我們兩個之間跟月見村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結果為了一張照片,一張紙條,這個地方變成我唯一能掌握的線索。

我很努力的將所有剪報閱讀了一遍,除了傳說,
仍然只是傳說。不過,其中有一篇報導是一系列的。

一系列的月見村傳說。也許這可以當我的起點。


--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在一條僻蔭的小徑上了。
除了月光,跟一切由月光折射出來的光線之外,我的眼前只有黑色,
跟一條由幽光指引出來的路徑--仍然通往一片無底的黑暗之中。

我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偶爾傳來的風聲、心跳聲,
跟自己的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響。

奇妙的是,有種熟悉的感覺。這樣的情境彷彿我並不是第一次經歷。
但是怎麼樣也想不起來,為甚麼覺得熟悉。

那是一條很長的小路。一路走下來,
我並沒有辦法估算自己究竟走了多遠,或者走了多久。

等我想回頭時,卻連回頭的路也看不見了。

再往前走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張小石凳。

(休息一下吧。)我這麼想著。

一坐下去,我的耳畔卻響起了叮鈴的聲響。

(風鈴聲?怎麼可能……)會想成風鈴,
是因為這時候我背後正好有一陣涼風吹起,
而鈴聲隨著風吹到我的耳裡。

我的背後整個一涼,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背後有一列白色的隊伍,行進著。
一身的白,白得發亮,白得朦朧,

白的怕人。白亮得我幾乎沒又辦法確定那是人。

但是他們行進著,向著月見村的方向無聲的行進著。

無端端,耳畔卻又響起了鈴聲。

「欸?」我轉過頭,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
站了一個穿著一身雪白和服的小女孩。

她的和服,跟她的臉色,都跟現在飄起的雪花一樣的白。

她的眼睛,卻跟今晚的黑夜一樣的深邃怕人。

我讀不到任何的表情,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她身上唯一一個黑跟白之外的顏色,就是繫在長長的髮條上的鈴鐺。

當她的腳步一前進,她的頭髮也跟著前後飄搖著;
鈴鐺,也就跟著一聲,一聲……響。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欸?」當我發現到她已經離我太近時,我伸手想推開她,
兩隻手卻像推著空氣般的,毫無觸感。

其實還是有一點感覺的。非常冰涼的感覺。
小女孩的身體彷彿是由冷空氣所凝集而成的。

「呀!」我推不開她,而她竟然就這麼直接的穿過我的身體。

好冷!我的身體被她穿過的地方竄起了陣陣寒意。

我跪倒在地上,雙手抱緊自己不停的顫抖,
好不容易才回復了一些暖意。我回頭看著那女孩,
她卻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漸漸的沒入黑暗裡。

這時候耳畔又響起鈴鐺的聲音,我趕忙順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列行進的隊伍出現在我後面,而且向著我這邊行進著。

我連忙起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向前奔去。

「哈、哈、哈……」我一路奔著,一邊回頭看後頭那列隊伍的動向。
再一轉頭,四周卻是一片寂暗,什麼都沒有。

(怎麼回事……)我把頭轉回來,卻是一個白衣大漢擋在我面前,
臉上遮著一片白布,根本分不清楚輪廓。

然後他一句話也沒說,就舉起手裡的刀子向我劈過來。

我踉蹌的退了好幾步,一個不小心從陡峭的坡道上跌了下去。

滾了不知道幾圈,我才在一塊平地上停下來。
頭暈目眩外加四肢疼痛,我趴在地上欲振乏力。
抬起眼,卻又是一條白色的人影,佇立在面前。

(不會吧……)我的四肢還不聽使喚。

我眼睜睜的看著那白衣大漢又舉起了刀子要砍下來,於是我緊閉了眼。

可是,那白衣大漢似乎並沒有砍下來。我反而聽見了幾聲相機的快門聲,
還有幾聲像是慘叫般的回音後,一切又歸於平靜。

然後,有一隻很秀氣的手放了一台相機,在我的頭邊。

「加油,澪……」

不知道為甚麼,這聲音讓我非常安心。

非常安心……


--待續

越寫越卡Orz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錯,這篇文章是拿來恭賀黑小狼的朋友生日快樂的文章,
雖然他被掛了沒錯……

本文同步刊載於
http://amola-hentai.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9.html

--以下正文



「黑狼!搞甚東西啊!你想造反是嗎?」
小泉外相一聽到消息,二話不說氣喘吁吁的趕到興道大殿中。
映入眼簾的畫面讓他非常難以置信。

大殿中有兩道人影打得難分難捨,牆柱、樑地,處處都是戰鬥過破壞的痕跡。

其中一道身影,聽見小泉的吼聲之後,停下了步伐。

「小泉外相,你也來了?正好,一起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吧!」
說話的人是黑狼,他手裡握著的,是他那把成名的黑刀凜光。

「黑狼!你到底在想什麼!是為了前一陣子公皇沒有事先知會你,
就調動黑狼軍攻打喳格耳的事情嗎?」

「我,並不是肚量那麼狹小的人喔。小小的器量,是成不了大事的。
正所謂成大事不拘小節啊,你說是不是,公皇大人?」
黑狼說著,舉起劍,一道黑光射向公皇。

興道公皇一語不發,也一舉不動,那道黑光到了他身前卻瞬間被彈開。

「……興道,你的天霸罡氣似乎是不減當年啊。」

「你太看不起我了,黑狼。」說完,換興道微微舉起手裡的魔刀紅泣,
從刀鋒發起了一道紅色的波浪,怒濤般的斬向黑狼。

黑狼運刀一劈,紅潮破成兩股,各往黑狼左右散去,分別擊碎了兩根殿柱。

差點被波及的小泉慌忙的往後退去,好死不死的撞上了另外一個人。

「財長克勞德?為甚麼你會在這裡?」小泉非常的驚訝。

「我?當然是來跟公皇報告公國的財務狀況的啊!現在狀況非常吃緊啊!」

「吃緊?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外交?」

「我說……小泉外相,您是公事太繁忙糊塗了嗎?興道公國根本沒有外交啊!」
克勞德狠狠的搖著小泉的肩膀,「全世界現在只剩下興道公國了,哪來的外交啊?」

「對耶,」小泉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話說回來你這財長也一樣啊!
公皇只要關於民生財務的事情一定親恭,你也沒有用武之地吧?」

『那你當初為甚麼接這個位置啊?』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問著對方,同時思緒也飄回當年……

「不對不對!沒有那個時間回憶當年了!」小泉馬上把思緒拉回現場,
「克勞德,既然你在這裡,為甚麼不阻止黑狼?」

「我……別鬧了,我跟你一樣是文官耶!再說黑狼的那股『煞氣』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

「……真的假的?」

「真的。」

「算了,那你看看公皇旁邊的禁衛隊就知道了。」

隨著克勞德的言語,小泉將視線拉回戰場上。

公皇身邊有幾名挑選過的精銳的侍衛,為了公皇可以不把自己的性命當一回事,
但是他們越靠近黑狼,整個身體卻越不由自主的失去力氣,
攤倒在地上,有的甚至開始哭泣、痙攣。

再看仔細一點,黑狼的身旁隱隱約約擴散出一圈的黑氣。
而興道公皇的身旁則籠罩著一股紅光。

「那是公皇的『霸氣』。在公皇附近的士兵統統都會陷入狂戰士的狀態,
會為了公皇奉獻一切。結果就是,今天這場戰役幾乎沒有人可以插手,
衛士們只能很勇敢的向前衝,然後又很窩囊的倒下……除非……」
正當克勞德還想說些什麼時,旁邊傳來越來越劇烈的碰撞聲將兩個人目光吸引了過去。

只見黑狼的攻勢越來越猛,力道越來越強,公皇也面無懼色的迎戰著,
可憐的是旁邊來不及閃躲的士兵,被兩個人彈開的氣勁傷得體無完膚。

「鐺!」一聲巨響後,黑狼遠遠的往後跳開。

「速戰速決吧。」黑狼說著,人直挺挺的立著,右手也把劍握得直挺挺,
卻從劍柄開始出現了幾道詭異的黑氣,開始往上纏繞住整個劍身。

「這招是……」小泉摸不著頭緒,看向克勞德,
卻發現克勞德的表情幾乎跟興道公皇一樣凝重,
也就不敢多說什麼,專心看著這場戰鬥。

「風狼葬天擊!」黑狼的身邊的煞氣逐漸收斂凝聚,變成一道道細長的箭影,
跟著身形突然幻化成無數道的鬼影黑狼一同襲向興道公皇。

興道公面色凝重的低吟了一句:「黑狼,這招從來沒見你用過呢。」
說罷,興道公深吸一口氣,聚氣凝神,只見周身的霸氣越放越亮,範圍也越來越大。

「興道.歸圓寂!」招式的最高境界是沒有招式,興道公說完,
卻什麼動作也沒有擺出來,而黑狼身邊的煞氣箭幾度逼近了興道公身邊,
卻沒能傷到他一根寒毛,就被公皇的霸氣破解掉。

「嘖!」黑狼牙一咬,刀一提,暴雨般的狂刺向公皇,公皇卻只是兩手輕輕舉起,
張開手掌向前方輪轉著,一次次撥掉黑狼的攻擊。
黑狼刺得越急越猛,公皇的態度卻越從容。

「破!」黑狼最猛的一擊也被撥開的最遠,黑狼整個人的身子失去重心傾倒,
兩隻手也被遠遠彈開,而公皇的兩隻手撥掉黑狼的攻擊之後,
順勢轉了一圈回到黑狼胸口前。

「別了!吾將!」興道公爆喝一聲,兩手只是輕輕一振,小
泉跟克勞德卻覺得眼前的空間彷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擠而扭曲,
甚至肉眼就可以看到空間彷彿波浪般的被推擠開來。

「噁……」兩個人閃得不夠遠,被那股波動衝擊到之後,五臟六腑都彷彿被捏擠般的難受。

「結束了。」興道公雙手再一推,黑狼整個人向後飛開之後,
化成了無數的粒子,散失在空氣中。

「這就是……歸圓寂?沒想到公皇還藏有這麼暴虐的一手……
看樣子他以前對我還算客氣了……」小泉心有餘悸的說著。

「你以前是做過什麼啊……」

「喔,不,沒什麼……不過那個叛徒被整個打得灰飛煙滅了,
案情也不知道從何問起了……不過,算了。總之公皇大人您平安無事,
這真是太好了--」小泉走向前去,想跟公皇握個手,
卻險些被從公皇胸口捅出來那把刀給刺穿。

「呃……公皇大人!」

「噯呀噯呀,沒想到竟然失手了。有一套啊,黑狼。」
公皇面無表情的說著,身後站著同樣面無表情的黑狼。

「黑狼!為甚麼!」小泉暴喝著,一邊伸手向自己的按著自己腰際上的佩劍。

「為了,成就他的偉大。」黑狼說著。

「黑狼,你瘋了嗎?難道你忘了公皇一手提拔你的恩情?」
克勞德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拔出了自己的大太刀。

「我記得。我一直都記得。」說著,黑狼一邊把劍俐落的從公皇的胸口抽出來
「正因為我太尊敬他,太仰慕他了,所以我不願看著他走下坡。
我要在他最璀璨的時候,劃下句點!」

「黑狼,你瘋了。你真的瘋了啊啊啊!」
小泉大聲的喊著,一邊拔劍衝到黑狼面前,
卻又差點被另外一把從黑狼胸口刺出來的劍給掛了。

「X的!又是誰啊!」小泉趕忙後跳一步。

「媽的,還是沒趕上嗎……」

「風之皇子……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在大前線斯裡達對抗寄身獸……
能夠趕過來這邊已經很有一套了。」
黑狼一邊說著,一邊把胸口突出的劍鋒斬斷,
「我已經,沒有遺憾了……」說
完,他把劍身整個拔出來,傷口噴出了幾抹黑紅色的霧氣,就再也沒有任何動作了。

「風之皇子,沒想到你的劍技進步這麼多啊!」克勞德說著。

「不,不是我,」皇子說,「剛才我的刀子刺進他身體的時候,
就已經感覺不到內臟了……所以我才說沒趕上……
就算沒這刀,他的死亡也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沒內臟了還能打?看樣子他也很拼啊……」

「喂!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吧?
趕快趁公皇護身的氣勁還沒消失的時候送去找醫神吧!
等血噴出來就來不及了!」

--

「他說了什麼?」小泉問著剛離開公皇寢宮的的克勞德。

「他只丟了兩句話下來……」克勞德臉色非常沈重,
「一,就說黑狼那傢伙被小刀割傷,得了破傷風掛點。」

「他又不是那個姓本多的……」皇子說道。

「那不重要啦……下一點呢?」

「呃……七個字。『和平、奮鬥、救公國!』」

「呃……你確定這是他說的沒錯?」

「然後呢?」

「他走了。」克勞德吐出一口長氣。

--

接下來興道公國怎麼了,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
沒有了興道公的領導,接下來的世界陷入了黑歷史時代……

不過,人們會一直記得有過這麼一位曾經統一過全世界的帝王。

ALL HAIL HINGDOUNEIFU!


【生日祭文】

2008.09.28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詩】龍
時間: 2008/09/24 Wed 12:53:54

我的聲音你不曾想起 卻也不曾忘記

我的身影你未曾看過 卻也未曾失去

我是你 你的身體裡流淌著的
是我的血液

你將我遺忘在千載的歷史裡
我卻涵蘊著你的魂 你的魄
爍耀在亙古長寂黑的夜空

多少年我的眼看著你的淚
多少歲月我的胸口淌著你的血
每個日子裡都聽著你低吟的悲切

我願為你聲破長空
我願為你撕裂長虹

醒來吧!

你該做的 不是夢

 


【詩】龍
2008.09.24


--

很明顯的又是一篇聽完歌的心得文(汗)

結果不出所料,我沒有辦法寫得像天野月子的那種闊放,
反而放進了我自己慣有的悲涼……

呃……習慣就好……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7 Wed 2008 12:20
  • 小感

 

最近又一個文學獎公佈了。不能免俗的又開始戰了起來……

老實講其實我個人當年也嚮往過,畢竟「寒窗十年無人知,一舉成名天下聞」,
獎金跟名氣,哪個人不想要?

可是我連一次都沒有參加過,就自我放逐了。

你可以說我孬,可以說我逃,確實我就連參戰的勇氣都沒有。
我只想靜靜的寫我愛的東西,和跟我有共鳴的人迴響交流。

為甚麼文學非得搞到這樣?

文學存在的意義,不就在於傳承文化,提昇社會風氣?
如果我們非得鬧成一缸子小水窪,那台灣文壇才真的叫完了。

喔,我沒有要針對誰,只是覺得台灣文學病入膏肓了,
但是還可以拖很久不會斷氣。

好不了,也死不了。

獎金獵人(或獎棍,隨便你怎麼定義)沒什麼不好,那是他們的生存方式。
而事實也就是,辦獎就是要給你拿給你賺,成王敗寇,就這麼簡單。

只是搞久了,我們就不知道為甚麼要辦獎了。尤其是地方性文學獎。
參賽的是那些人,得獎的也是那些人,地方性在哪裡呢?

要不要開個小房間,大家來分贓也就算了,
何必拖那麼久搞那麼複雜,浪費社會成本?

……其實我也真的沒資格說這種話。
比賽沒參加也就算了,得獎的作品也沒在看,
連參加讀書會都是臨時抱佛腳……

只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的菜」。
我並不想把文學搞那麼嚴肅。從我第一次動筆,我就這麼決定著。

--

搞屁啊,我幹嘛說這些話……

也許這就是念中文系的悲哀吧。

--

對我來說,還是不要靠創作吃飯會比較輕鬆。
工作歸工作,寫歸寫,這樣比較沒有負擔。

也許這才是我想要的。

--

我最近把整個心情全部投入「零」的世界裡面了,
沒有辦法空出一點點空出任何一點空間來發酵任何事情,
所以除了這篇小說,最近什麼都沒有。
                                                                               
全心全靈這四個字你懂嗎?
不只自己的時間,還有生命、靈魂。
                                                                               
老實說我自己也不覺得這會是個傑作,
但是既然已經起筆了就無法停下。
                                                                               
比起爛作品,我更不能原諒自己斷頭。
                                                                               
--
                                                                               
                                                                               
重聽天野月子的聲,突然嗅到一股深深地悲哀。
好想哭。不知道為甚麼。

我也想寫出那種,悲哀的味道……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四)
時間: 2008/09/16 Tue 09:14:48

回到事務所,我發現我的工作可能又多了一樣。

我桌上攤開著一本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雜誌,封面跟封底,
甚至是許多內頁都已經殘缺不全了,感覺像是從垃圾堆撿回來的。

但是桌上攤開的那一頁,有幾個字馬上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拿起了報導讀了下去。

『【都市傳奇】 神隱的月見村

傳說的都市有好幾種。有的是一直以來就是傳說的、
不曾存在的都市。也有的是確實曾經存在的都市,卻因為某些緣故,
只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有聽說過,只在月夜出現的村落嗎?在某座深山之中,
流傳著這麼樣的一個,傳說的村子。

在空無一物的山間谷地裡,在月光的照映下,
海市蜃樓般的浮現出了村落的影子。你看得到人,卻聽不到任何聲響。
而又一陣光影過後,卻又只剩荒風草原搖動著。

而從古到今,總是免不了有許多好事之人,
想去一探究竟。而那些進去村子的人--』

文章應該還有下文。但是書本到這邊就已經破損得無法辨識了。
我拿起來,想再前後翻閱個幾頁,結果早就因為受潮而沾粘在一起,
強行分開的話,這本書就會變得像巧克力聖代一樣的一沱渣物了。

沒有封面跟封底那幾頁,自然也就沒辦法去查這是什麼時候、
哪間出版社出版的書籍了。拿去化驗,或者找幾個書迷書癡書蟲,
說不定會有答案。但是我的運氣不好,沒有像電影裡面總剛好有這種朋友。
能有個喜歡研究攝影的佐伯,我就非常謝天謝地了。

其實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也不會引起我繼續追查的興趣。
充其量,只是備案裡頭多了一條線索。
畢竟沒有委託人,案子辦得再好也只是白忙一場。

但是,如果委託人是自己人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雜誌上其實還有挾著一張紙條。
也許是我剛才太專注在月見村上了,所以忽略掉了吧。

「澪子去月見村了」沒想到這張紙條的留言,驚悚度不下於這篇報導。

但是那個字跡我卻是怎麼樣也認不出來的娟細,也不像我認識的人的字跡。

誰,為甚麼留下了張紙條?

不,這不是重點。澪子真的去了月見村了嗎?她去月見村做什麼?

「澪子?」我在社內四處尋找著,也的確哪裡都沒有發現澪子的蹤跡。

澪子沒有家人。或許該說,她從來沒有跟我透漏過,跟家裏有關的任何事情。

『拜託你,請讓我留下來幫忙。』初次見面那個雨夜,
她跟那個叫做麻生的女人一樣,就這樣靜伶伶的,幽靈似的站在我們口。

我沒說什麼,只是把全身溼透的她請進屋子裡,弄了杯熱咖啡給她喝。

然後,她就成為我的助手了。一直到今天也兩年多了吧。

很奇妙的,打從她來了以後,我的偵探工作也就越來越順利的展開來了。
一些平常難以發現或是蒐集的資料,平常或許做到這個階段就放棄結案了,
澪子總能適時的把我需要的資料給我,讓案子順利落幕。

但有的時候我寧可不要。並不是我自己找不到那些資料,
而是我覺得很多時候,留下一一點空間會比把事實看透來得好。

比方說,某個人是失蹤了,而不是死亡了。
我接到的案子,最後結案的時候,往往找到的不是人,是屍體。

我很希望,這次的案子結案的時候,能夠找到的,是活生生的人……


--


我的名字叫月形 澪。習慣上,大家叫我澪子。

關於月見村的傳說,其實我並不算太陌生。
因為我的母親似乎就是月見村的人。

但是她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點,其實我自己推測的成份比較多。
母親是跟著月見村一起消失的,這點我很肯定。

她只留下了「我一定得回去」這句話之後,
就永遠的離開了我的生活。

從那之後,神瀧町這個地名沒有再出現過,
月見村的傳說卻開始到處散播開來。

我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知道我的母親去了哪裡。

於是那個雨夜我離開了家門,在街上漫無目的的四出尋找著。

就在我快要失神昏倒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家偵探社的門口。

「拜託你,請讓我留下來幫忙。」那是我唯一想說的話。

沒想到這一幫忙就是兩年多。尋人的案件很多,
但是並沒有任何關於月見村的消息。少數能得到的消息,
就是一些八卦小報上的都市傳說。

當連我自己都懷疑,月見村是否真的只是都市傳說的時候,
劍之介卻接到了有關月見村的案子。只是,是一件沒有委託人的案子。

但是,我決定接下來了,當我知道委託人是我小時候的玩伴,
麻生彌彥之後……

我回到了月見村。那是個只有在朦朧藍月照映下,你才找得到的村子。

而,今晚的月亮,特別亮,也特別的藍……


--待續


下一集開始,劇情就要展開了,
嫌我進度太慢的讀者們請稍微再忍耐一下:P

附帶一提,為了寫這篇小說,前兩天我很努力了看了一整天的怪談,
今天則是快要把月蝕的假面的攻略影片全部看完了,
總覺得劇情似乎沒有前面精彩緊湊,
玩的人技術也不太好(汗)

總之我自己也開始有點眉目了,敬請期待:P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絮語】蝴蝶女孩
時間: 2008/09/11 Thu 08:31:16

她是蝴蝶女孩。從我認識她開始,她就是蝴蝶女孩。

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她是隻枯葉蝶,既不翩翩起舞,
也不穿華麗的外衣,只是靜靜的,
低調的把自己停在不顯眼的落葉堆裡。

不,也許不是停,只是她還沒有學會該怎麼飛舞。

看著她幾次的起起落落,卻始終停不到一片有蜜的花叢,
只是在荊棘林裡刺得滿身傷痛。

「蝴蝶女孩,或許還有更適合妳的地方。」蝴蝶女孩笑著,點了點頭。

而後,我去了草原,一陣子。

再看到蝴蝶女孩的時候,她換上了一身花衣裳。
在那段日子裡面,她已經學會轉身蛻變,成了一隻耀眼的燕尾蝶。

她變得勇敢而美麗,懂得取捨生活,與愛情。

「妳變漂亮了。」蝴蝶女孩依舊淺淺的笑著。

最近一次碰面的時候,她已經不是蝴蝶女孩了。
我還來不及看到她結繭,她就蛻變成了一隻色彩斑斕的鳳蝶
,自在的在花間輕舞飛揚著。

「祝妳幸福。」我這麼跟蝴蝶女孩說著。

而蝴蝶女孩--喔,是蝴蝶女人,依舊拋給我一個不減當年的微笑,
翩翩然的,飛向了屬於她的花叢。


【絮語】蝴蝶女孩
2009.09.1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同人】顯像環生(三)
時間: 2008/09/11 Thu 03:00:08

「劍介?劍介?」

「澪子,我不是說過叫我的時候不要隨便省略……那聽起來很奇怪……」
我習慣性的回了話,人卻是後來才慢慢回了神--
一張開眼睛,卻發現映入眼簾的不是那片暗色藍白的天空,和慘白的月亮。

眼前的,是我事務所的吊扇鵝黃色的燈光。和我四目相對的,
不是那隻暗藍色的眼睛,是我的助手澪子那一向深邃的黑瞳仁。

「我在……這裡?」

「是啊,不然你在哪裡?」

「月見村……」

「月見村?那是哪裡?我只知道你現在在神樂町美祭村。
然後,我一進來就看到你躺在地上睡大頭覺,這樣而已。」

「昨天晚上有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澪子一邊整理著手上拎進來的東西,一邊看望著我的辦公桌。

「沒什麼。只是有個客人,來了一樁沒成功的交易。」

「沒成功?沒成交啊?」說著,她整理完自己手上的東西,就整理到我桌上來了。

「有沒有成交我不知道,只是談到一半委託人就消失了。」

「消失?」

「啊……其實我也不太確定到底有沒有……」
我能確定的是,我昨天沒有喝酒,現在卻頭痛欲裂……

我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跟澪子說了。還有那場夢。

「好怪喔……嗯?」澪子從我的桌上拿起了一張照片。

「這是什麼?靈異照片嗎?」

「委託物。」

「委託?找人還是找房子啊?」

「找人吧?但是不是要找照片中的人。」

「嗯。我想也是,因為畫面中這個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仔細一看……」
澪子甚至拿起放大鏡來仔細看,「他好像有點半透明耶……」

「嗯?」昨天拿到照片以後,我一直沒有時間細看,
聽到澪子這麼說,我把照片接回來看。

「……」這個照片,可以的話其實我想應該送給UXO JAPAN之類的節目上,
然後請他們找幾個靈能力者來鑑定。

裡頭有很多的輪廓,隱隱約約的都很像什麼。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都不能構成為什麼有效的線索……

線索……

「喂,劍介?劍介!」澪子大聲的喊我,我才又突然回過神來。

「嗯?怎麼?」

「那是我的問題吧?你拿著照片起碼發呆五分鐘了耶?怎麼了嗎?」

「我?」有這段時間嗎?我剛才都想了些什麼?
我只是一直想著該怎麼抓線索而已……

「好了,那現在這個委託該怎麼辦呢?」

「不成立。我們忙別的吧。」我順手把照片射回了桌上,讓它好端端的躺著。

--

「你說……找不到這種底片的資料?」

「是的。一般來說,」佐伯推了一下眼鏡,
「照片上面都會留下了機器跟底片的訊息--
當然,那是指近代的相機啦,這張照片這麼古老……
雖然你跟我說這是……多久?」

「大概一個半月前吧……」

「但是我鑑定出來的結果,這照片起碼有十年以上了。」

「喔?」

「就我推論的話,大概是哪個攝影迷拿著一架古董相機,
然後用著同樣古老的底片拍攝出來的吧。
基本上還能夠顯影已經算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喔……除此之外你還有注意到什麼嗎?」

「有。根據各方面來上面來推算--」佐伯又推了一下眼鏡,
「其實也只是我的直覺而已。這架相機……可能不普通……應該是自製的。」

「這樣啊……」

「劍之介,這張照片你從哪裡弄來的呢?」

「這不是我的。是一個本來要委託案子的客人的。」

「本來?案子沒接起來嗎?」

「嚴格說起來,是的。這照片……還
有哪裡有問題嗎?是偽造的嗎?」

「不……這張照片幾乎老到沒辦法動什麼手腳……
唯一有問題的是,看著照片的時候,我總覺得有什麼聲音在我的腦海裡迴響著,
越看越叫人從背脊裡感到寒冷……」

「這樣啊……」

「喂喂,別想太多了,我說過只是我個人的感覺而已。」
佐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又突然從照片裡面回過神來。

「總之,不管怎麼說,關於這張照片……說實話其實我什麼都無可奉告。
唯一能夠確定告訴你的,就是--這是真的。就這樣了。」

「呼……我想也是。雖然本來也就沒有對這張照片抱太大的希望就是了……」
我收回了照片,「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佐伯。」

「別這麼說,托你的福我也見識到世界上很多少見的照片呢!
如果有什麼有趣的事情還請務必告訴我。」

「當然。如果我有碰到的話。」

--

離開了佐伯的住所,我習慣性的轉進巷角一間常去的咖啡店。
基本上會常去,一方面是因為每次從佐伯那兒出來,
腦袋裡都會有很多東西需要消化;
另外一方面,那兒也是個適合消化的地方。

即使坐上半個小時沒有人來招呼你,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今天連店員沒有,這就很稀奇了。

「沒有店員,那還幹麼開門營業呢?」我自言自語著,
然後習慣性的往牆角一個位置坐下來。

我來拿出照片來,翻來覆去的看著。
其實這個動作已經重複了不曉得數百遍了,而現在我又做了一次。

一張黑白而斑駁的照片,一幢古老的房子(或者,好吧,房間),
在幽暗的盡頭深處,站著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我一直執著於這張照片?
就算我平常有那麼一點點完美主義,但是這次真的太過火了點……
連我自己都隱隱約約覺得,跟平常的我有點不太一樣。

「夠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堆積起來的壓力,
也不知道為甚麼一瞬間從胸口炸裂開來我一甩手,照片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我閉上眼,用手撐在桌上,手指揉了揉太陽穴。

突然有一陣風吹到我面前。我睜開眼,從指縫看了出去。

本來以為是服務生遞上了菜單,仔細一看才發現有人把那張照片遞回我面前。

「謝--」我抬頭,店裡卻還是一樣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

可是,照片確實好好的擺在我面前。

我剛才……有丟出去吧?

「汐……」我好像,聽到有人輕輕的嘆了口氣。

好像是,照片裡的人,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光影的關係,照片裡的影子好像在晃動著。

有一瞬間,我甚至懷疑我跟「他」四目相對了。

我打了個寒顫。再仔細看了照片,卻又沒有什麼不一樣,依舊只是一團朦朧的白影。

我離開了咖啡店。而且依舊不知道自己心裡那股執著是為了什麼,
只是好像隱隱約約一直有個聲音,要我找出答案。

身後輕輕傳來了關門的聲響。我轉過頭,
卻發現咖啡店的門還開著一條縫,有個孩子般身高的眼睛從門縫窺視著。

下一瞬間,映在我眼裡的,卻是咖啡店緊閉的門,
跟輕輕搖晃著的,「CLOSE」的牌子。


--

一個月一次,又待續了。

附帶一提,零系列有新作了,出在Wii上面,
叫做月蝕的假面,Youtube上有很多影片可以看……

為甚麼不出在PS2上面Orz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高雄,高雄
時間: 2008/09/06 Sat 10:57:28

呃……在這之前,在小狼的心目中,
高雄應該是個跟台北很像的地方……

噯呀,沒辦法,誰叫它跟台北是台灣惟二的兩個院轄市呢?
再說,小狼當年念官校的時候,也曾經跟高雄有過一面之緣,
又小狼有非常多的同學(就比例上來講)是高雄人,
所以不管怎麼樣都想去一次看看,發揮我小狼趴趴走的精神。

不過講是這樣講,倒是從來沒有規劃過要從哪裡開始玩起……
畢竟也從來只是想想而已,這次主要的動力,
說不定只是想補完女僕咖啡館的資料而已(啥)……

總之一次很趕的調班,一次很趕的規劃完以後--
其實也沒怎麼規劃,就是找間旅館,然後找幾個朋友問問,
然後去幾個常聽到的地方,這樣而已。

出門前,拿出塔羅牌,抽到了一張愚者。

然後買火車票的位置不太好。我的位置靠走道,
從新竹到高雄我的旁邊一共換了三個人,加上火車停靠的站點很多,
其實基本上沒辦法好好休息的。坐客運也許比較便宜,
但是新竹到高雄非得在台中轉一次車,聽起來就累人了……

首先是高捷。之前就有聽同事說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高雄跟台北那種四通八達是不一樣的。

一走進高捷站,那種窗明几淨跟俐落流暢的現代感,
倒是跟北捷沒什麼兩樣。但是講到人氣就差很多了……

高捷站的月台一整個給人家很封閉的感覺,
月台兩側都是用不知道玻璃還是壓克力整個封死的。
然後月台的寬度似乎也沒有北捷的大--小狼一度納悶著,
萬一以後路線多,搭乘的人也多的時候,不就還要再擴建一次?
亦或是高捷根本就預料到自己作不起來(噓)。

車廂給人家的感覺也窄小。倒是車子進站的聲音很可愛。
然後班次也少,站點也還不多(目前只開放一條紅線)。
離四通八達這個目標恐怕還很久。

其實一出火車站,小狼就感覺到高雄的氣息跟台北完全不一樣--呃……

(其實我一直在想用甚樣的形容詞才不會被誤會成要戰南北的感覺……)

這麼說吧,台北市個時髦的都市,高雄是個熱情純樸的南方都市,
雖然有不少現代化的設備跟建築,但是……套一句蘇媽的話,
這裡還是南部啊。去台北人家看我都是偷瞄的,
高雄人是很不客氣的就一直盯著你打量……
肥曰:「黑狼!這就是我們高雄的人情味啊!」

出了高捷後驛站,小狼就一路走到旅館去--這次去高雄,
小狼最大的敗筆就是「沒有租車」--
雖然同事跟室友都說到高雄自己騎車比較方便,也不難找地方停,
但是小狼想說這次動線規劃都跟著捷運跑,應該沒有問題吧?

大錯特錯。後面兩天就知道了……

旅館給人的感覺意外的好。七百住一晚其實頗物超所值的。
有梳妝台、電視、小冰箱,還有浴缸、小茶几、一張雙人床。
如果公司宿舍有這一半就好了(默)。
不過公司宿舍算起來一天只要40塊就好了,還是別計較那麼多了……

稍微打理整頓完,小狼就出門往後頭一站,去赴剛好來高雄的霏的網聚。

結果霏因為去接一個小妹妹的關係整整慢了塊三十分鐘,
然後還叫小狼先去佔位,結果沒想到餐廳還挺龜毛的,
不但要定位的人的姓名,還要電話,然後就看到小狼用手指頭按著耳機,
一面講電話一面櫃台雙面對話,搞得自己好像什麼探員似的……

不過也幸虧霏帶來的季勳是個美女,這也不白等了。
然後寒暄過近況以後(這部份都是私事,不提),就開始吃義大利餐點了。
這家餐廳上菜的速度意外的快就是了,所以小狼吃完還來得及去赴橘子的約。

跟橘子約在中央公園站,橘子要帶我去逛逛新崛江。
這時候就看得出捷運車班少的好處了。本來是約在車站,
後來改在月台,最後約在車上。一開始還怕看走眼,
結果橘子在車子進站那觥籌交錯的瞬間,一眼就認出了小狼--

「哈,一看就知道台北來的!」

「哈,還好吧?」

車子一路奔到中央公園站後,就出站了。
這時候小狼就看到那特別規劃過的車站,
出口那有個彩光階梯流瀑,底下很多人投了錢……

「很多人把這當許願池呢!」

「看得出來。」

聽說前一陣子派人打撈的時候,還撈出了不少……

然後小狼硬凹橘子陪我去城市光廊--因為出門前上PTT的培安版
,看到今天培安在城市光廊有活動,難得有這個機會所以想殺去現場看看本人。

不過小狼一直沒有搞清楚事什麼活動就是了……
後來才知道是明年世運會主題曲的首唱會,主唱就是楊培安。

前面聽了主持人一堆話,後頭又聽現場放歌放了十分鐘左右,
終於等到培安上場了--唱的跟剛才放的是同一首,
但是現場他唱起來真的超有fu的,不愧是唱PUB出來的,
就看他拿著那桿麥克風左搖右晃的,很有動感。

不過今天重點只是看他一眼,還是不要耽誤橘子太多時間,
我們就往新崛江出發。

新崛江給我的感覺,跟逢甲夜市很像。
沒有像西門或士林那種太新潮太稀奇古怪的東西,就是很大的成衣商圈。

那天最稀奇古怪的大概是我吧(汗)。

那,之前記得赤軍在台北、台中跟高雄都有店,
這次想說到高雄給它保養一下,結果橘子帶我逛了逛,
印象中有銀飾店的地方,卻都不是赤軍。繞了幾圈,
才在一家的門口看到--高雄、嘉義的赤軍正式改名叫銀殿堂。
整個氣氛其實跟赤軍相去無幾,只是把紅色都換成藍色,
連手提袋的樣式都一樣。

「欸?你有玩樂團嘛?」

「我跟樂團完全沒有沒有關係。」我這麼跟店員說著。
已經是第三個人問我是不是在玩樂團了……

逛完新崛江,我們回到城市光廊,但是簽唱會已經散場了,
就坐在那邊聊天。後來因為天氣熱,所以轉移陣地到麥當勞聊天。
後來兩個人都怕沒車班,就散場了。


上了捷運,車子幾乎是空的……而且還被捷運擺了一道。
小狼一向習慣坐末段車廂,所以都會走到月台底,
但是小狼萬萬沒想到車子只有三節而已……

坐下一班吧……


回到了旅館,小狼舒舒服服的放水在浴缸裡倒了半個小時,
然後拿出地圖在小茶几上慢慢規劃隔天的行程……

然後怎麼樣都睡不著……

是麥當勞那一大杯綠茶嘛?


--DAY2--


早上,旅館按照昨天問我的時間,在七點送來了豆漿跟三明治,
吃完以後竟然就睡著了……

然後到了十一點才詫然驚醒。不過因為橘子還沒下班,
小狼也就悠悠哉哉的慢慢出門,

才怪。前半段很悠哉,從旅館走到火車站大概二十分鐘左右
(小狼在算時間,我買六點半的火車票,怕捷運還沒開),
但是想從後站到前站,功夫很大……

小狼很白痴的從後站的出口直接鑽到前站,然後還被警察攔下來,
要我回後站補票……

沒起點沒終點我要怎麼補啊……

「我那個時候在做什麼?」後站的警察在問我。

(我哪知道!)真的是設計不良。
要跨站得跑個兩條街,才有個跨站天橋。

踅了那麼大一圈,小狼還是準時到了相約的地點,
讓橘子帶我去女僕咖啡店。

是的,高雄最出名就是那間月讀。要先預約,而且用餐時間只有一個小時。
那天聽說本來沒有位置的,後來還是排到下午一點半。

這間店的位置不大顯眼,外表也不怎麼ACG(雖然店外有『ACG電波放送中』的標籤),
反而很有歐式庭院的感覺。在門口有兩套桌椅,就是等待帶位用的。

「兩位主人請進。」女僕開了門,優雅的把我們請進去。

店內的位置不多,忘了20還是24個。我旁邊的從我進去到我出去,
換了一桌客人,不知道為甚麼都是官校生。

女僕兩位,裝束都是正常的女僕裝,但是這次換我面對櫃台了……

「欸,這樣坐不對,這樣女僕沒機會偷看我。」我這樣跟橘子說著。

「對喔。」

女僕一彎身,就會看到內搭的蕾絲澎澎裙……

菜單跟萌點有點像,都是ACG相關名詞。
比方說有紅色三倍速跟白色惡魔(夏亞跟阿姆羅)……我想點,
但是感覺好像不大涼快,我還是點了蒼藍的戰慄(鋼彈外傳Blue Densty),
然後還有一個蛋包飯還是牛肉咖哩什麼的……忘記了……

一邊吃飯,一邊玩疊疊樂真的很危險……女僕還過來教我們用牙籤玩,
電視一邊放著卡通,然後我們一邊聊著天。

呃……我覺得敗筆應該跟萌點一樣,我看到穿T恤男人在後面探頭探腦……

不過,女僕有過來跟我們聊天這點非常難得。

「主人,我們的料理還可以嘛?」

「喔,味道不錯啊(笑)。」

「可是主人你沒有吃完啊……」她臉上還有點委屈的表情。

「喔喔,誤會,那是因為我們剛才在太陽底下走很久,曬到沒什麼食慾啊。」

「走?」

「喔,我是外地來的,專程來你們店裡喔。」

「嘿,我穿裙子不會很奇怪嘛?」

「不會啊,女生可以穿褲子,男生為甚麼不可以穿裙子?蘇格蘭男生不也穿裙子嘛?」

聊完,吃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準備起身了,女僕還問說要不要多坐一會兒。

(客氣話吧?)我們還是起身走了。

接著橘子回家補眠了,小狼一個人殺到夢時代去了。

出了捷運凱旋站,雖然有接駁車,但是人太多了小狼懶得等,就一路走過去了。

我錯了。真的應該租車。走了足足快25分啊……
太陽超大,天氣又悶,走到快中暑了……

我就從九樓一路逛下來。還真的是有夠大的……

然後一路順便打電話東約西約,就確定了晚上要去找杏魚。
然後致融跟我說文化局外頭有藝術市集,我就坐計程車過去了……

逛完文化局,那邊似乎離新崛江不遠,我想說走過去吃個飯,
小逛一下,然後回去休息。沒想到一走又是半個多小時……

隨便找個地方吃了飯,我連捷運站也懶得去了,又叫了計程車回到旅館。

杏魚打了電話來,然後決定我先洗澡,她先上網找岡山有哪裡好玩的。
然後我洗完澡就打電話跟肥聊天,然後休息,再來準備出門。

因為早上跟火車站的站員有不愉快,所以我堅持坐捷運去。
不過出站的時候,還是看到了很漂亮的新糖廠車站。
後來才聽說,現在的高雄有規劃過,所以很漂亮,幾年前才不是這樣個樣子。

然後杏魚騎車來接我,然後我們經過岡山市區,我還去逛了網路上看到的甜蜜屋。
加上新崛江的瘋窩,這樣高雄的龐克店我都去過了。

然後我們去過了夜市,吃吃玩玩,但是因為小狼搞不清楚末班捷運的時間,
所以變成趕時間要回去……

然後又回到旅館休息,準備隔天趕回新竹。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還是睡不著。六點半的車票,
準備六點出門,結果到了四點才睡著……

上車以後,幸虧旁邊的人也是高雄到新竹,就一路到底。

好累。下次我一定要租車……就算我是路癡,就算我過一個路口要翻一次地圖……

還有,我一定要挑寒流來的時候去……

【日常】高雄,高雄
2008.09.05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驚悚短篇】你看
時間: 2008/09/02 Tue 11:41:27

(吶、吶,看我一下)

才不要呢,每次都是那些把戲,早就看膩了。

(拜託,回頭一下!一下就好。一下。)

不,妳騙不到我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

(嘿,你確定嗎?真的不回頭肯定一下?)

喔,妳就這麼想要我回頭看妳一眼就是了,是嗎?

不需要啊。我確定我好好的將妳收在床墊底下了。
妳還能夠有什麼奇怪的樣子呢?

(不,跟你想像的不一樣呢!女人,是很善變的。)

不可能。沒說妳像五花肉就不錯了。

(看,看我嘛!我正在看你呢!)

喔?是嗎?

沒錯。

她的眼珠子正從床底下滴溜溜的看著我。


【驚悚短篇】你看
2008.09.0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