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MV】楊培安 大海

時間: Mon Mar 31 11:27:08 2008



大海是一首我很喜歡的,張雨生的歌。

某些時候聽,更是令人感慨萬千……



大家也知道,後來又出來一個楊培安,是華人樂壇少見的高音域歌手,

尤其是翻唱雨生的歌,到目前為止恐怕都是空前絕後。



後來突然知道他有翻唱大海這首歌,收錄在新專輯裡面:



MV版





現場版







也許MV不炫,人不帥,但是聲音絕對是鏗鏘的。

也像PTT培安版的版友說的,也許一開始覺得

「啊,不過就是再唱一次寶哥的歌」,

卻在後頭的轉折之後帶出一種更強力的悲愴,

也將這首歌帶進另一種境界。



「寶哥的大海是詩人,培安的大海卻是浪子」,

忘記哪裡看來的,不過好貼切。



也請大家一起感受看看:P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梅雨
時間: Sun Mar 30 12:18:45 2008

梅雨季節還沒正式開始,我卻覺得自己已經慢慢的凝結發霉,的感覺。

時光凝滯著,好像在沼澤中漫步,再多的努力除了把自己搞得很累以外,
什麼也沒有。

依舊往下沉、沉。

啊,這個如繭絲糾纏的季節,黏膩的讓人想奮不顧身的作些什麼。



吶喊。我想吶喊。

從靈魂深處發出然後激盪於天地之間的吶喊。

我想看到我的聲音能否撼動老天。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只認識幾個這種男人--

拳四郎啦、拉歐啦、傑克啦、白鬍子等
(你到底在說啥)

我還在,期待著什麼……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小說】Katsura(七)
時間: Fri Mar 28 11:46:34 2008

某人在某個地方看到某個類似神奈子的人跟某人在一起。
這種廣泛的形容詞的確稱不上是什麼樣明顯的線索。

但是當你在一無所有中所能掌握的唯一的東西出現時,
它就變得非常彌足珍貴。

Katsura君出現在某個地方的某個角落。
總覺得這種場景好像一般愛情小說裡會出現的那種,邂逅的場面。

想知道神奈子下落的方法有很多種,為甚麼偏偏自己選了最笨的一種?
Katsura君不知道。

他現在只想,也許等一下轉角出來的那個人,就是神奈子。

那,萬一不是呢?

那也許,再下一個吧……

Katsura君漫無目的的胡思亂想著,一面跟許許多多的人錯身而過。

直到街的轉角,出現了一個熟悉跟一個不熟悉的身形。

(神奈子?)

Katsura君很想肯定那是神奈子的身形,
但是那身超級哥德蘿莉的打扮實在讓人感覺不出來那是神奈子……

而且旁邊還跟著一個--呃,應該反過來說,
神奈子跟著一個打扮非常前衛的女人走著。
這一對組合走在街上非常突兀也非常顯眼。

Katsura君觀察了好一陣子以後,終於從走路的姿態裡做出了判斷--
雖然穿著澎裙跟馬甲還有大禮帽,還有一雙可愛的麵包鞋,
但是那種姿態跟神情,都十足是神奈子的模樣。

保險起見,Katsura君決定走近一點瞧瞧。

Katsura君從路的對面悄悄地走到她們前面,
再掉頭走回來,來個「不期而遇」。

(欸?有點像,可是好像還差一點點……)

(再一次!)

於是Katsura君又再度超到她們前頭,然後折回。

(欸?)

(鼻子的輪廓很像,可是眼神……)

(再一次。再一次確定看看!)

於是……

於是他來來回回的,不停的在那兩人附近「經過」著。
別人不起疑他自己都覺得不舒服了。而且不知不覺越走越遠,
越走越偏僻,甚至到了一個他十分陌生的地方。

就在Katsura君又一次錯身而過,這次肩膀卻被一手拉住。

「先生,別再裝了。前面,沒有路了。」Katsura君心裡一驚,
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是被那個非常龐克風的女人拉住了。

「小姐,我不懂妳在說什麼。」在Katsura君想出更好的藉口之前,
第一瞬間用出了最通俗的藉口。

「你,剛才前前後後經過了我們三十七次。你到底想做什麼。」
那女人的神色非常強勢,加上她的打扮也很強勢,
一開口就給人一種「啊,我輸了」的感覺。

不過,Katsura君並沒有被這種氣勢震懾。
倒也不是因為他的氣質不卑不亢什麼的,
純粹是因為他的精神集中在旁邊的歌德蘿莉身上。
那張臉自始至終都埋在大大的帽沿底下,
只露出了粉紅色的、小小的嘴唇。

「喂!我在跟你說話,你在看哪裡啊!」
由於這個女人殺氣實在太重了,Katsura君決定叫她殺女。

殺女身子一橫,直接擋住了Katsura君的視線。
Katsura君根本沒有料想到這種狀況,腦袋裡當然也就沒有準備應急狀況,
一時之間傻楞在原地。留著也不對勁,掉頭跑更顯得自己像壞人了。

他突然相當懊惱,這種無厘頭的狀況就應該拉著無厘頭的艾默拉出來才對。

(啊,有了!)

Katsura君咳了兩下,「其實我是火龍果日報的記者,
本報近日推出了今日我最炫的單元,需要去採訪一些……呃……
有特色的人物,那今天剛好路過這邊,看到兩位非常有特色,
不知道方不方便讓小弟拍一張?」
說著,Katsura君才想到自己根本沒有帶相機出門。

殺女眼神上下的打量著Katsura君。

「記者證呢?」

「我是業餘的,沒有正式的記者證呢。」

「那……相機呢?」

「這邊--」Katsura君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眼眶--
還好前兩天有去看角膜攝影的發表會。

「你說謊。」聲音不是來自Katsura君,也不是來自殺女。
那個歌德蘿莉緩緩的從殺女的背後走出來,抬起頭從帽沿底下露出了一隻眼睛,
Katsura君看到在眼影眼線跟誇張的假睫毛底下,那隻眼睛的虹膜飛快的旋轉著。

這一幕,Katsura君一下子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神奈子……」他知道對方正在對他進行掃描,
而且短短幾秒之內就能知道他身上沒有任何的人工添加物。

他幾乎差點就要確定她是神奈子了,
如果他沒有突然想起來只要是同型機其實都會有同樣的功能的話。

不過,聽說每一臺的虹膜顏色會有微妙的差異。

那麼,神奈子的虹膜是什麼顏色呢?
Katsura君才發現對於這一點,他幾乎是沒有印象了。

Katsura君還是直楞楞地盯著那隻虹膜打轉、
漸緩,然後停歇,隨即她又低下了頭,退到殺女的身後去。

「你說謊,」殺女冷冷的說著,
「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我就要報警處理了。」

聽到對方烙狠話,Katsura君咬著牙心一橫,一把狠狠的把殺女撥開,
縱身衝到歌德蘿莉面前,手一揮,把那頂禮帽打得飛得老高--

「……」Katsura君的動作帥氣又拉風,彷彿進入了Slow motion。

然後接著是freeze-frame,在他發現某些事情以後。

喔,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他發現自己真的搞錯人了--
帽沿下的少女眼神驚恐的,像個SD娃娃般的望著他。

錯不了的,她絕對不是神奈子,頂多是一個有強烈控制慾的主人買了一隻同型的機器,
然後灌進了女僕或侍女的程式而已。Katsura君在一瞬間明白過來了。

同一瞬間他也想起來了,神奈子的瞳孔,是彩色的。
當她正在執行什麼動作的時候,那七彩的眼瞳總是叫他看得捨不得離開。

就像現在在背後看自己的這隻眼睛一樣。

「Katsura君,你在做什麼呢?」背後突然有個熟悉的語調響起。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詩】狼之眼
時間: Fri Mar 28 03:45:49 2008

你說 我的眼裡有成吉思汗的魂魄

有天的驚闊 是海的壯波 

更有的是逐鹿草原的襟胸

放眼 卻是天下未竟


妳說 我的眼裡有呼和浩特的寂寞

像逆風的蒼鷹 像孤崖上的狼鳴

一夜未平


我說 那眼

只是將人間裝盡

旅行 旅行

然後再旅行


【詩】狼之眼
2008.03.28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絮語】幸福
時間: Sun Mar 23 09:25:48 2008

直到最近,我好像才慢慢的了解幸福的味道。

以前,我總是期待些,轟轟烈烈的什麼--也許並不真的轟轟烈烈,
但也期待有那麼一些,不普通。

但是到出社會進公司以後,看了很多的情侶,甚至是夫妻,
有年紀跟我相仿的,當然也有歲數大些的,
不論如何,我才從他們身上發現其實幸福是很普通的事情,
就在一般的日子,兩個人相處的點點滴滴裡。

結不結婚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名目罷了,重要的是兩個人,在一起。

就像不知道在哪裡曾經看過的,熱戀是暫時的,
但是清茶淡飯的日常生活才是兩個人在一起以後,要一直面對的。

我,還在試著體會。

 


【絮語】幸福
2008.03.2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小狼花蓮四日遊
時間: Sat Mar 22 04:03:37 2008

上次去花蓮是在大二的那個……

暑假還是寒假來著(汗)。

啊,有了,是寒假。
http://www.geocities.jp/kurogami001/diary/diary2004.htm
(請翻到二月四號)

是的,打從去了那一次花蓮以後,狼就一直惦記著花蓮的好山好水。

什麼時候再去呢?一直想著。

打從熊等一干人考上東華等校之後,
加上有錢(?)有閒(兩個人找我調班,有四天假)的契機之下,
終於讓我成行了。

比較遺憾的是這次是在梅雨季前,幾乎出門就是跑給雨追,
好山好水也都籠罩在一層灰紗底下,少了上次那種翠山碧水痛快。

好的是,我又重新浸回了文學的氛圍之中--雖然明明也沒做什麼。

--

第一天其實是拿來睡覺調時差的。到底跟熊聊了些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印象了,
只記得自己恍神的成份居多……

沒辦法,火車上小朋友太多了……

但是那個日本師父的生魚片還不錯。
然後小狼還一直烙自己破破的日文(後來一想才發現自己說錯了),
本來還想問問師父的故鄉在哪裡的……

開店開到花蓮去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店裡面也掛了許多浮世繪,
感覺得出來有幾分日本味,不過畢竟是小本經營吧,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師父的中文(笑)。

睡就睡了還瞎扯那麼多(翻桌)。

--

隔天主要的行程是去校園巡禮--去逛了逛當年很想考進去的東華大學。

大。就只有大而已。腦袋裡蹦不出第二個字來。

漏說了一點,我覺得花蓮的天空好大(熊說,那是花蓮房子矮吧)……

如果說台中台北是都市包圍綠意,那麼花蓮就是綠意包圍都市--應該說,
城市就是那麼一小撮,離開了市區,差不多到哪裡都可以說荒涼了--
不過便利商店還是開得到處都是就是了。

晃了很大一圈以後,我問熊我們大概逛了多少?

「三分之一吧。」東華真的很大。可是剩下很大一部份感覺都是荒煙漫草……

每次經過那幾條荒徑,
不知道為甚麼我就開始算被棄屍在這裡的話要多久才會被發現……

文學院,感覺促狹了些。不過,
反正到了研究所應該在校內跟校外的時間跟本不成比例吧(笑)。

中午就跟熊去吃阿兜仔的店。服務生很有禮貌的說可能要等上20分鐘或半個小時,
既然是出來玩的,我們當然多得是時間……

只是我沒想到得等上一個小時就是了(汗)。

不過,他們的菜單非常的有風味,整本都是手工作的,還有附上實品照。
當然也有怕你看不懂然後印成一整張標楷體的那種。

熊點了梅花肉套餐,我本來食量就不大,加上十點出門才吃過早餐,
所以隨便點了個手工圓餅。

因為等太久,一度讓我以為他們的圓餅是從和麵粉開始作的……菜上來的時候,
餅超乎我想像的薄,可是每一口都很有味道。
薯條也是(基本上這家店裡的東西都是重口味的),
熊的梅花肉套餐則是超乎我想像的多……果然跟菜單上介紹的一樣,
是可以讓一個男生感到滿足的份量。

接著雖然烏雲密佈,但是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還是往七星潭出發。

我們先在旁邊的七星柴魚博物館逗留一下--聽說那是以前作柴魚的地方,
後來產出不夠就被廢止了,在眾多單位的努力下就成了博物館,展開新風貌。
裡頭對於魚種跟製成的解說都很詳盡,各式各樣的產品就不提了,
有空的人自己吃去……

接著,就到了右京小說「七星幻想曲」的發源地--七星潭。
當時天氣非常的風平浪靜以至於不管怎麼看山呀海呀還是灰濛濛的一片。
不過腳底下踩著的既不是沙子也不是岩石,而是一顆顆的小小鵝卵石,
感覺非常奇妙。

於是我們就在那邊扇了快一個小時的海風……還有一對疑似母子的組合,
像在沙灘般似的把小孩子埋在石頭裡--比較令我擔心的就是那個地方離海岸線很近、
很近……

「耶?」要回頭的時候,我赫然發現腳底邊有個奇妙的東西。
很像落葉的花紋,在滿地灰褐的石頭堆裡看到實在很突兀--
最近的一顆樹起碼在一公里外吧?就算是落葉也不該只有一片。

呃……我看到魚鰭了……

那是一隻魚乾。本來五彩斑斕的,熱帶魚魚乾。
潮來潮往總是會留下一些犧牲者……

晚餐比較簡單一點。跟熊去傳統市場準備了一些東西,就在自家煮起咖哩來了,
熊還找了她的學長跟學姐來。學長以前還在新竹混過呢。
學姐則是澳門人(那口音,我不陌生啊)。

後來小狼又把塔羅牌掏出來,喝了酒以後開始胡言亂語。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

隔天主要的行程是去找阿流聚聚。躲房東躲了半個小時以後,
我們就沿著去七星潭的路,走個八分之七就是花師了。
阿流帶我們去吃她常去的一家店,但是我已經想不起來吃什麼了……

阿流有問到我的近況。我說也不過就是上班賺錢下班看書休假寫小說,
我想同時拿著愛情跟麵包。不知道為甚麼阿流大聲的擊掌叫好。
我想,大概是因為不只在園區我是個怪胎,在文壇我也成了怪胎了……

吃完逛了逛花師,感覺好像是大個兩三號的國小。
我私心以為這是為了讓未來的教師們能夠更快進入狀況精心安排的。
聽說中間的水池會淹水。

後來阿流介紹了幾家店,也就成了我跟熊下午移動的目標。
一間飾品店,三間書店。

按圖索驥跑了跑,吃點東西,就回到了宿舍,準備晚上去南濱夜市。

附帶一提,這兩天幾乎都是在跑給雨追……

南濱夜市離得有點遠,也有點小,感覺就像是園遊會這樣,
兩排棚子繞一圈,就沒了。吃得,玩的,沒了。
不過我還是跟熊很歡樂的玩了一輪才回來。

最後一天,本來預定去的慶修院剛好週一公休,
但是從門縫外仍然看得出來古色古香。

結果當然只好離開了,去了一間聽說某文人常出沒的咖啡廳,

它的二樓有一間很有趣的店叫阿之寶手創館,
裡頭也是擺滿各種有風味的東西,但跟前一天的Artdeco又是不一樣的感覺。

「哪有人來四天都沒有帶東西回去的?」
被熊訓了一頓以後小狼才決定帶點特產回去。反正就是麻薯之類的東西。

買完東西剛好碰到羅媽出來,於是就約在馬路上寒暄了一下。
總覺得羅瘦了呢。髮也長了。

然後我還是完全不能想像研究生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最後小狼就回家啦。非常感謝這四天熊供我吃住睡還帶我出遊,
送我鞋子陪我找褲襪。

非常感謝XD!

 

 


【日常】小狼花蓮四日遊
2008.03.2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絮語】歸來
時間: Thu Mar 13 12:19:07 2008

終於讓我看到一道光,姑且不管那是什麼顏色的,至少我打從心裡感到振奮跟溫暖。

儘管步伐已經非常蹣跚,我還是全力跨了上去。

等我的眼睛從光線中恢復過來,耳裡聽到熟悉的叮咚聲,
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走進了超商。

一瞬間,眼前那些從前讓人慣於忽略的景物,此刻卻讓人熟悉的想掉淚。

更懷念的,終於讓我看到人。

店員看起來完全沒有想到這時候會有訪客,臉上掛著幾許驚訝跟憤怒
(壞了我的悠閒時光),然後戒慎恐懼的說了聲「歡迎光臨」。

我仍然直挺挺的站在店門入口處,大口的呼吸著,感受著,活著。

說不定,店員不是因為半夜有人來訪而受驚,而是被我這種駭人的神情給嚇到吧?

「這、這位先生,請、請問您有想要買什麼嗎?」
店員一邊看著我,一邊卻也準備伸手觸碰警鈴。

「我看起來,有像要什麼嗎?」

「不,不像,」店員顫抖的說著,
「你、你看起來像想要我的命似的……」
店員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咽了口口水,重新發言,
「你、你看起來……像剛從地獄回來……」

聽到某些字,我的精神不由得一震,頭又隱隱約約的痛起來。

我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

「你沒說錯,」我說,
「我似乎……剛從地獄回來……」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題目我還在想)
時間: Tue Mar 11 05:11:33 2008

也許我們愛過吧?

離別之後總還惦記著剛才的身影跟溫度,
也許還有作過的一舉一動。
言語,也還牢牢的存在腦海裡。

分開的時候,總是懷抱著上次的溫暖,期待下次見面的時光。
那種焦急跟期待總是叫人每天悸動的生活著。

只是,她似乎不喜歡這樣。

「好像你只喜歡我的身體。見面,只為了做愛,這樣好像……」
那天,她這麼說著。而我,無言以對。

以前的我,無言以對。現在的我,大概還是選擇沉默以對吧?

身體,難道不是妳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情投意合,我們有怎肯交出自身的全部?
比起太多的貌合神離,我真的覺得那時的我們已經很幸福。



相處的時候我總是沉默著。

「欸,你都不說話,這樣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什麼都不用說,」我抱著她,「這樣就好了。」

我並不是厭倦兩人相處的時光,所以沉默;
我選擇的是,用沉默來享受這段時光。
我想用所有的感官來感覺妳的存在,妳的溫暖。

妳說,我總是在朋友面前眉飛色舞,手舞足蹈,
卻總在妳的面前愁眉深鎖,一語不發。
「討厭我?」妳說。

妳卻不知道在眾人面前我得多麼裝模作樣的保護自己,
只有在妳身邊我才能夠放下一切作我自己,不再瘋瘋癲癲;

妳總覺得我待妳跟所有朋友沒有兩樣,
其實如果我在妳面前照樣的花言巧語,
那才是真的沒有把妳放在心裡;

我不知道還能多要什麼,還能多作些什麼,
今天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我卻在這裡對著螢幕鍵盤作著辯解。

哈,怎麼了我呀……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絮語】Group
時間: Fri Mar  7 12:17:04 2008

我一直很羨慕一群人。

並不是指什麼樣特別的一群人,只要是一群.人,

也許是期待著其中什麼樣的一種情愫,也說不定。



也曾經試著去接近,甚至是加入,或者成為一群人。
但,總有一點失落。我還是,得不到什麼。

或者,群居的歡愉不勝獨居的自在?

總之,我還是愛著獨來獨往,
儘管有一點寂寞。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心,倦了
時間: Thu Mar  6 10:03:11 2008

我的心,很久沒有被這樣撩撥過了。

很久以前我就收心了,打從最後一次心痛之後。

我把自己丟到一個虛無的空間,那裡或許叫做網路,或許叫做image,
那無所謂。

我冷冽了很久,甚至以為不再有怦然心動的一天。

我以為,我可以一直把妳當普通朋友。

我們那天,會不會其實都越界了?

不。起碼對我來說不是。
我的心裡根本沒有「界線」這一回事。
我只是一直順著我的本能,活著。

可是我真的倦了,對妳這種有心無心的若即若離。

要,否則就是不要;
有,不然就是沒有。

要,就是有越界的勇氣。




還是,一切又只是我的繆思?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天氣好
時間: Sun Mar  2 10:38:35 2008


很久沒有看到太陽了。不管是因為天氣,還是生活。


小狼今天去宿舍樓下裝開水,看到天氣這麼好,忍不住就走出門,
在門口吹吹風、曬曬暖陽。

一時之間千頭萬緒突然竄上了腦海裡--
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好像很久不曾發酵的情緒一瞬間膨脹了開來,
讓我好一陣子不能自己,甚至,不曉得該有什麼樣的心情,
就彷彿現在的感覺,曬著暖陽,卻吹著冷風,
你說會是樣的感受?

多久沒有這樣的,看著太陽?
我突然好想回到小學時代的操場上,迎著日光揮著汗水,
痛快的喘息著。

也懷念起陽明山的午後,那一陣陣的清風……


--

正當小狼在滿腹詩情畫意自作多情的時候,
身後突然傳來砰一聲輕響……






那好像是鎖門的聲音……







我好像……沒有帶鑰匙出門……






<囧>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