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日常】小狼的刷卡初體驗
時間: Thu Feb 28 09:20:25 2008

那天為了還就學貸款,跑去銀行開了戶頭。
契約書上頭有一堆框框跟勾勾,我一條一條的慢慢看過去--

顯然那個理財專員還沒看過有人看這麼仔細的(有問題我還一條條提問)。

只是看到後來我終究有點懶了,然後他又拿出了另一份文件,
改用問答的方式幫我打勾--

然後沒有問我要不要辦Visa金融卡就給我辦下去了(汗)。

--

辦都辦了,就一直想找個機會試看看--
本來想跨國買A片,結果這時候才發現Visa金融卡跟一般信用卡又不一樣,放棄。

不過昨天出門買東西的時候,意外的派上用場了。

儘管已經出社會了,小狼依舊不改出門錢帶一點點的習慣,
省得看到什麼都想買(結果就是常常該買的沒買)。

昨天買褲子跟鞋子的時候也是一樣。
隨便看都超過自己的荷包容量啊XD

然後就興起給它刷卡看看--
喔耶,我買得起耶!

然後錢就不見了Orz
感覺跟網拍一樣夢幻呢,這樣很容易就沒節制吧……

這年頭有設計感的東西都非得那麼貴不行嗎(汗)

總之,這個月荷包大破Orz

赤軍項鍊「銀翼天使」*1=1,000
某牌(買完當場忘記)牛仔褲*1=2,601
ALL STAR帆布鞋黑*1=1,100

我變奢侈了(大哭逃)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小說】Katsura(六)
時間: Thu Feb 28 08:55:33 2008

回想起那一天,Katsura君總覺得好像有聽到什麼東西破掉的東西。

磅啷一聲,很清脆的。

Katsura君用眼神四下的尋了一圈,卻沒有發現什麼東西損毀或掉落的。

最後,他的視線回到了神奈子身上--

當然也沒有什麼東西壞掉或掉落的。

只是,有一瞬間他似乎覺得神奈子的眼神變成了暗灰色--
這並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早聽聞這系列的人造人會隨著思考不同的事情而將鞏膜轉換成不同的顏色。

那,思考什麼時後會變成灰色的呢?

不知道。Katsura君完全猜不透那一瞬間神奈子在想什麼。
他只看到神奈子默默的把衣服掩回胸口前,然後靜靜的退出了房間。

--

上次看到神奈子是什麼時候?Katsura君沒有仔細去算。
她來得突然,消失得也意外。後來也就沒有再聽說她的消息了。

說是這樣說,有時候Katsura君也會懷疑根本是自己在逃避現實。
真要算的話不會算不出來,真要找的話也不至於沒有一點蛛絲馬跡,

那自己究竟在逃避什麼?Katsura君理不出個頭緒來。
也許自己是在心裡祈禱著,讓事情隨著時間靜過而風平浪靜吧?

而當神奈子消失了之後,起初學校裡也是謠言四起--
有人說是跟Katsura君私奔了
(這謠言在隔天Katsura君去上課以後當場慘遭破解),
也有人說是Katsura君不願意有人跟他爭奪第一名的寶座,
悄悄地把神奈子作掉了。
而這個謠言也同樣在Katsura君痛失冠軍寶座之後失效。

而能夠有效解釋的謠言都解釋不完了,
剩下更多的……就只能說是不可解了。

「艾默拉,我--」某個晚上下課後,艾默拉跟Katsura君相偕去吃飯。
一間學校附近口碑不錯的小餐館。

「等等,你先別說話。我問你,現在你跟神奈子到底是怎樣了?」

「我?沒有怎樣啊……」Katsura君輕描淡寫的,只說兩個人意見不合,
吵了架,然後她就離家出走了。

「是喔……」艾默拉聽著想著,一邊又啜了芒果冰沙,
「喔,好,我問完了。你剛才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已經被你問走了。」語畢,兩個人又靜默的對坐著。

「你有想把她找回來嗎?」說著艾默拉狠狠的扒進一口牛排,
卻害Katsura君那一口洋蔥麵包噴出來。

「我……不知道……」頓了一陣子,Katsura君才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

「怎麼會不知道?如果喜歡她、想念她的話--或者,
最起碼還記得有過這個人的話,總該會想知道她在哪裡吧?」

「也許吧。」Katsura君默默的嚥下了一口玉米濃湯。

「咳……」艾默拉吃完,慢慢的放下了餐具,
「看你一提到神奈子就附魂不守舍的樣子,也就還算你有一份心吧。」

「什麼意思?」Katsura君越來越不解,儘管盤裡的麵還有剩,
索性也就放下了餐具,專心的聽艾默拉說著。

「本來老課是要我先看看你的態度,再決定要不要告訴你。
不過看在朋友那麼久的份上,還是告訴你吧。」

「你到底要說什麼?」

「老課那邊有消息,有人看過神奈子。」

「……」

--

半個小時前,兩個人還在學校附近的便宜餐館大啖牛排,
半個小時後他們又出現在老課的樂吧裡頭吃著韓國石鍋拌飯--
不諱言,對他們來說吃是很快樂的事情。

只是氣氛有點詭異,沒有人願意開口講話。
艾默拉覺得似乎不是自己該說話的時候,
Katsura君礙於面子不好意思開口,
結果這麼一來老課也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於是一向三人成虎的集合今天倒是反常的安靜。

結果這個鬱悶的氣氛在樂吧裡頭散開來,搞得很多客人不歡而散。
另外半個小時以後,整間樂吧就只剩下他們三個人默默的坐著。

「我說兩位,」老課沉不住氣了,
「雖然說會來樂吧的人本身一定有什麼鬱悶的事情,
但是你們沒必要把老闆也搞得鬱悶吧?」老課嘆了口氣,
「反正現在只剩下我們三個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老課心想反正今天生意也作不成了,索性走到門口把吊牌翻面,
將鐵捲門拉成半掩。

「……」Katsura君顯然還不知道怎麼開口,
持續的攪拌著從一個小時前就開始攪拌著的石鍋拌飯。

「老課,他是來找神奈子的。」
艾默拉倒是已經開始在吃甜點了。

「神奈子?不在我這邊啊。」不確定是有意還是無意,
老課別過身子,背對著兩個人擦試著櫃台上的玻璃杯。

「我們知道她不在你這邊……我是說……聽說你知道她人在哪裡。」

「我不知道。」Katsura君老覺得老課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清淡,
有點挑釁,彷彿現在自己在問的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一樣。

「艾默拉跟我說……你這邊有人知道神奈子在哪裡……」

「我不知道--應該這麼說吧,知道的人不是我。
況且要找人的話去警察局吧?
不過,前提是,你要找的東西得是個『人』才行喔。」

「我只是想知道神奈子在哪裡,
你不要一直在這邊跟我說一些五四三的!」
Katsura君有些惱火了。

「那你到底把神奈子當作什麼?小貓?小狗?
還是什麼別的東西,開心就叫她來,不開心就叫她走,是不是?」
眼看著Katsura發飆,老課嗓門也大了起來。

「我靠!這堆有的沒的你是從哪裡聽過來的?
我從來就沒有叫神奈子離開啊!」

「是這樣嗎?那為甚麼那天她哭哭啼啼的跑來我這邊,
卻什麼話也不肯說,只是酒一罐接一罐的喝--雖然她也喝不醉,
所以後來我只是拿白開水給她……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我……」說到這邊,Katsura君又語塞了,只是低頭沉默著。
老實講這種話實在很難說出口而不被誤會的。

更何況,現在只要一提到神奈子,Katsura君的心情就是一團亂,
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的思考,而他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

不該這樣的,Katsura君想。

不該什麼?

「呼……算了,」老課吐了口不知道什麼時候點著的煙,
「這是你們家內事,我想我們外人管不著,
我就盡個朋友的義務告訴你吧。
不過,也不是什麼多明確的線索,聽完不要太失望啊。」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呃……這也算是老梗了,但是看著看著就是會覺得很感動。

背景音樂是洛克人二代威利城堡的一段背景音樂,
被日本的網友拿來用電吉他彈得非常熱血以後,
既之又有人配上歌詞跟動畫--這部份網路上資料很多,不贅述了。

請各位有時間的話用心看到最後吧:P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極短篇】看不見,可是妳依舊存在
時間: Sun Feb 24 11:40:40 2008

那天早上起床之後,男孩就著晨曦看著女孩的臉,
突然覺得女孩的臉蛋好嬌小,好可愛。
不自禁的伸出手來,將她的臉蛋暖暖的捧在掌心裡。

睡夢中的女孩輕輕的笑了開來。那唇頰之間的曲線竟然讓人那麼的感動不已。

男孩簡直要哭泣了,當他知道這樣的幸福再也擁有不了多久以後。

當女孩跟他說,自己正在消失了之後。

「喏,我,正一點一點的變小呢。」女孩俏皮的甩動著過長的衣袖,
用一隻手拍著自己的頭頂,瞇著眼睛吐著舌頭,說著。

男孩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的擁著女孩。

他們一樣的生活,一樣的幸福與喜悅著。只是女孩變得越來越小。

「明天,你就會看不到我了喔。」女孩在放大鏡底下大聲的喊著,
然後用力的揮了揮手。男孩也想揮手,
但是他怕連自己的吐息都會將女孩遠遠的帶走。他只是輕輕的微笑著。

隔天起床後,男孩就再也沒有看到女孩了。

「妳在哪裡?」男孩輕聲的呼喊著,
然後屏氣凝神戒慎恐懼的傾聽著此刻世界上所有的聲音。

只是這個世界,寂靜的怕人。

「唉……」男孩憋不住氣了,輕輕的嘆出了聲。

(我,現在在你心裡喔。)男孩彷彿聽到自己心裡面傳來了女孩的聲音。

他懂得,就算看不見,可是女孩依舊存在。

他們依舊相愛。


【極短篇】看不見,可是妳依舊存在
2008.02.2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淡水一日遊心得:P
時間: Fri Feb 22 12:17:21 2008

晚了,
明天再寫。

--

(到明天了)

寫多少算多少:P

之所以會興起要去淡水,是因為在某個重要的夜晚,
把自己重要的東西送給了重要的某人,
印象中曾經逛過的淡水,有便宜的飾品,
加上休假也想出門走走,雖然約不到伴(謎之聲:是你根本沒有約吧……)
但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才像狼嘛:P
於是又給它一時衝動出門了。

有鑑於上次成型行倉促以至於後續很狼狽,這次休假前幾天狼就有開始在規劃行程了
(雖然有規劃跟沒規劃感覺不出差別……)

上午先回到了北組,很開心的秀了秀自己的好身材跟秀髮(笑)。
退伍才半年,反而就開始懷念這個地方了(是否該續寫北組當兵誌了?)

下午就去了淡水了。
一方面是要買東西,一方面是實在懷念跟吳肥一起的大學時代
(詳情見2006年的淡水遊記)。

再次走到淡水的街道上,我真的沒想到一景一物都還是那麼熟悉,
好像昨天才來過的一樣。如果不是這次逗留的時間短,目標也不是逛街的話,
說不定就到漁人碼頭去了:P。

不過繞了兩圈,楞是發現很多事情其實沒有當年想像中的美好。

也罷。都到了海邊,看看海景,吹吹海風也很愜意--
個頭啦……
太陽太大了,整個河面閃耀著超刺眼的光芒,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的看風景……
也沒有什麼風。不過看到寬敞的海景,其實心情也就開闊了大半。
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把淡水周圍的街道都掃過一遍以後,本來準備空手而歸了,
意外的被店員慫恿買下了一條項鍊……
事後回想,那個人真的很會做生意,專門欺負老實人(汗)
不過,也幸虧這項鍊也很合意,算是值得了。

至於晚上拉著洗爛他們去找阿布跟誰開將軍會,那又是另外一檔事了。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無厘頭】尾巴
時間: Sun Feb 17 10:00:38 2008

「等等,你是說……尾巴?」

「嗯,沒錯,悄悄的就長出來了。」說著,湯姆一邊脫下褲子撅起屁股給傑利看。

「嗯,看樣子真的是尾巴沒有錯。怎麼辦?」傑利看著湯姆搖來搖去的尾巴,問著。

「唔……看樣子就只能給他取個名字了。」

「那,取什麼?」

「就叫它棒槌吧!」


-THE END-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小說】Katsura(五)
時間: Sat Feb 16 11:15:56 2008

不是說好要寫短篇嗎?

怎麼越拖戲越長(汗)……

我發誓我本來沒打算寫這麼多的=.=


--

「不管你想說什麼,起碼先換個角度吧?」神奈子這麼一說,
Katsura君才發現自己的姿勢只要一抬頭就是看到神奈子的裙下風光。

「抱歉抱歉。」不知道為甚麼這個道歉說起來覺得怪怪的。

雖然,明知道神奈子的裙子裡面,是什麼……

「神奈子,妳什麼時候買這些衣服的?」
Katsura君有點訝異也有點遲疑的問著。

「喔?你注意到啦?我還以為Katsura君只會注意到教授今天有沒有照著進度授課呢。」
神奈子說著,一邊轉身轉了個圈子,「怎樣?好看嗎?」

「妳這又是從哪兒學來的啊……」
Katsura君的表情已經汗顏到不能再汗顏了。

「人家神奈子我啊,也已經到了想要好好打扮自己的年齡了啊。」

「欸?」Katsura君完全不能反應過來,
「妳……剛才說妳已經……到了什麼?」

「我是說,」神奈子插著雙手說著,
「我啊,也已經到了想要好好打扮自己的年齡了啊。這有什麼問題嘛?」

「有!有問題啊啊啊啊啊--」Katsura君一邊狂叫著,
二話不說衝進自己房間裡頭,翻出前幾天從地下管道弄到手的,
傳說中的IL-300型的說明書--聽說是從設計公司流出來的草本。
原本Katsura君想留著趁課餘閒暇時間再來專心研習,但是眼下的詭異境況,
讓Katsura君半刻再也按耐不住。

「沒有!沒有!沒有!」憑Katsura君唸書的本事,一本書,
或者只是一疊雜亂無章的講義,他只要從頭到尾翻閱過一次,
很快的就可以抓到重點;何況只是一本半生熟的User Manual。

只是,不管翻了幾次,Katsura君看到的只有一些狗屁機械理論,
跟一堆有些不可思議的電路構造。這些對正在鑽攻機工專精理論的Katsura君來說,
統統都是廢話。

「屁啦!最好是思考中樞用這種計算方式能夠運作!」
當發現這又是一份偽物時,我想任何人都能夠理解Katsura君心中的憤怒。

「嘿!Katsura君!你到底怎麼了?回答我啊!」
直到這時候Katsura君才發現,神奈子似乎已經在門口叫了好一陣子了。
Katsura君這人有個毛病,就是認真起來的時候就會進入一種完全忘我的境界。

「那個……暫時先讓我一個人獨處好嗎?」
Katsura君的腦袋裡還有點混亂。

「喔,好吧。」門外,傳來了神奈子離去的腳步聲,
讓Katsura君稍微鬆了口氣,腦袋裡卻還是不停的在轉著,
關於神奈子剛才--不,甚至一直以來的一舉一動。

到底,神奈子是什麼?是人?還是機器?

都說是人造人了,應該是機器沒錯,但是所有人該會的、
人能做到的她也幾乎都具備了;某些她作不到的事情其實某些人也作不到。

那麼說是人吧?可是人該有的五臟六腑喜怒哀樂,她通通都沒有--
應該說,都是人為的。這樣子還算得上是個人嗎?

但是比她更沒感情的人多的是,換上人工臟器的人也不算少數,
那他們也還是不是人呢?

「啊啊啊啊啊啊--!」Katsura君從來沒有想到過,
自己會被這種形而上學的問題困擾過,突然之間感到有些惱火,
兩隻手狂搔著腦袋,最後是往桌上狠狠的槌了兩下。

「怎麼了!Katsura君!」神奈子這次二話不說一把把門把拽了下來,
衝進房間裡。看樣子她的警報機制啟動了,
把Katsura這種咆哮當作是某種危機來處理。

Katsura君看著突然闖進門來手上還握著門把的神奈子,
神奈子也看著兩手抓著頭的Katsura君,現場的氣氛變得很微妙。

如果不是剛才親眼看到她把門把拽下來,現在的神奈子不論神態跟打扮,
都確確實實的跟一般的少女沒有兩樣。

「妳到底……」Katsura君一面失神的碎碎念著,
一面恍恍惚惚的走向神奈子。

「Katsura君,你、你到底怎麼了?」
神奈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楞在原地看著Katsura君走過來。

「妳……」Katsura君伸出手來,指著神奈子的臉,嘴唇不止的顫抖著,
好像嚅囁著想說些什麼。而神奈子的眼角也隨著Katsura君的嘴角顫動著。

下一剎那,Katsura君的手往下一扯,神奈子的胸脯整個袒露無遺。

神奈子面無表情的看著Katsura君,而Katsura君也面無表情的說著:

「告訴我,這算性騷擾嗎?」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瞎)
時間: Thu Feb 14 21:28:16 2008

在情人節前夕呢(我跟我同事決定叫那一天正月初八),
晚上在公司吃自助餐時……


狼:「咦?我有沒有看錯?這個雞塊的形狀怪怪的……」
友人:「你沒看錯,它,是心型的。」
「幹。」黑小狼用力的把雞塊戳到不成雞形以後吃下去了。

又一下子。

狼:「我怎麼覺得這個小黃瓜的形狀怪怪的……是我想太多嘛?」
友:「你沒有想太多。它,是心型的。」
狼:「他X的吃個飯連小黃瓜都要閃我啊--」

就看到狼一個人淚奔出了餐廳。

以上事情百分之九九真實。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Feb 10 Sun 2008 10:17
  • 擁抱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擁抱
時間: Sun Feb 10 08:19:34 2008

下定了決心,就不要再三心二意。
這是天秤座的我,給我自己下的戒律。
它總在兩端搖擺徘徊、延宕。

這次,再沒有什麼擋得著我。
包括新竹8度的寒風,還有一向討厭摸黑出門的我。

一路走著,也許沉默,也許漫無邊際的交談著。
我以為,我們不過就到這邊了。
那麼,如果只是為著一個普通朋友,
我實在該懊惱著那些失去的時光,跟體溫。

我錯了。
在轉過身去的那一剎那,我看見了她失望跟落寞的神情,
一瞬間我就知道,我錯過了些什麼。

如果就這麼轉身走開,我恐怕就真的會永遠的失去了什麼。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力的抱住她。緊緊的,抱住她。



對不起,我又攪亂了妳的心湖。
只是沒有這個擁抱,我不知道自己竟然是--
那麼的寂寞。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今天的小狼……
時間: Tue Feb  5 11:20:33 2008

下班以後發現自己精神還不錯,感冒大概已經痊癒80%了吧?


他X的前兩天發燒是在燒爽的就是了是吧==+
完全不能想像為甚麼會難過成那樣。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像我娘說的,
我們兄弟都專挑半夜不然就是大過年的發燒,要找醫生都不知從何找起這樣。


後來還是自己吃成藥好了。
各位小朋友不可以學喔,因為小狼叔叔是野生動物所以有這種驚人的回復力……

千萬不要拿自己的心肝脾肺腎來開玩笑……


會死人的,真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kurogami (蒼翼黑狼) 看板: P_BWBW
標題: 【小說】Katsura(四)
時間: Mon Feb  4 09:30:28 2008


神奈子當真是Katsura君亦師亦友的好朋友。
驚人的理解力跟記憶力都跟Katsura君不相上下,
還有過人的毅力可以對Katsura君緊迫盯人,
也讓兩個人的成績都保持在整個學院的高峰上。

也因為兩個人整天幾乎形影不離,自然而然也跑了不少八卦出來。

「朋友。只是朋友。」當Katsura君這麼對外宣稱的時候,
當這話說出口的時候,他突然理解到政客明星們在傳出緋聞的時候,
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樣的詞句。

這種感覺還挺討厭的,也挺不誠實的,更挺不自在的。
不過Katsura君忙碌而規律的生活,讓他沒有太多時間去思索這一方面的問題。
他在意的,如果不是迫在眉睫的隨堂考測,就是四年以後的晉級資格考。

「我們真的沒什麼啊!」事隔一年,其實他們自己也都沒有想到,
居然大家會再度齊聚一堂。

艾默拉如同神奈子所言的,順利的也考進了機工學院(雖然是吊車尾補進來的)。
老課、KO等人也都上了京都,各自有了新的開始。雖然不見得都有漂亮的成績了,
但是光是老友的重逢就夠叫人欣喜的了。所以雖然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事情,
這群人還是聚在一起慶祝了。

「是喔?可是我還沒進機工學院,就已經先聽說了,
你們的事情可是機工八大卦之首啊!」艾默拉保持慣例,一邊咬著雞腿一邊說話。

「機工八大卦?這事什麼東西啊?我怎麼從來沒都沒聽過?」
Katsura君一臉疑惑。

「沒辦法,誰叫你的腦袋裡面已經塞滿了機工理論了,怎麼可能會注意到這些呢?
你就說出來給他參考看看吧,艾默拉。」
KO逮到了機會,趁機準備消遣一下Katsura君。

「唔?這就怪了,連我都沒聽過機工學院有這種東西。
你就說出來聽看看吧。」老課在京都開了家樂吧,顧名思義,就是讓人快活的地方。
姑且不論他用什麼方法,至少人們總在開心的時候,不自覺的說漏許多事情。
所以在京都內有自己聽漏的事情的時候,老課總是覺得非常訝異。

「咳咳,那麼我就說了,」艾默拉清了清嗓子,
「機工八大卦,第一掛就是神奈子與Katsura君之謎,
第二卦就是第三卦是什麼之謎,第四卦就是第五卦是什麼之謎,
第六卦就是第七卦是什麼之謎--」

「好吧,那麼請問第八卦是什麼?」Katsura君一臉百無聊賴的撐在桌子上,問著。

「嘿嘿嘿,第八卦啊……」艾默拉做了個故作神秘的表情,眾人屏氣凝神,
等著他說出些什麼瞎話來。

「我還在想……」語畢,艾默拉當場遭到等候已久的眾人痛歐。

「不,說不定真的有喔……」在旁邊從頭沉默到尾的小紫,
突然冷冷的冒了一句話出來,卻又在眾人回首過去的時候,靜默了下來。

「小紫,什麼意思?」Katsura君問著。跟小紫同班了一年,
他知道她不是那種會無的放矢的人。小紫沈默寡言,
沒交情的人大概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她說話會是什麼語調。
但是認識她的人就知道,她的機工易算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如果有去認證的話,說不定已經是世界級的大師了。

而他也永遠忘不了,上課的第一天,素未謀面的小紫就走過來,丟下一句
「你,倒大楣了。」然後就轉身離開現場。

他追了上去,一把搭在她的肩膀上,小紫卻回過頭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Katsura君突然發現,小紫的眼睛清澈的有點詭異,卻又說不上來哪裡怪。
然後小紫沒有再說第二句話,就離開了。

到底有沒有倒楣到,Katsura君其實也不大曉得,
因為畢竟這麼一個形容詞實在太籠統了。人什麼時候都有可能倒楣的不是嗎?
不過,從後來其他同學對她推崇的程度來看,自己大概遲早會倒楣到家了。

現在,小紫的一句話,又讓他心神不寧了起來。

「小紫……能不能拜託妳不要老是這樣語焉不詳的?」
雖然嘴巴上這麼說著,但是Katsura君也知道,小紫一向只說她想說的。

不抱任何希望。

「我不知道……」這句話Katsura君也是第一次聽到。
於是眾人再度陷入靜默,盯著Katsura君,Katsura君則盯著小紫。

「機緣啊。一切都是機緣。再怎麼未卜先知都是枉然,徒增傷感,」
小紫說著,另一隻手扳著蓮花指,高高的舉起來,頂在自己額頭上。

「這個。小心這個吧。」小紫伸出了小指頭,彈了Katsura君的額頭一下,
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很明白的動作,她不會再多說什麼了遠眺著窗外。
而Katsura君他們靜默了一陣子,很快的又回到了狀況內,又打鬧成一片。

「請用,這個是那邊那位小姐招待的。」
打扮得很可愛的侍女送來了一杯無色透明的飲料,擺在桌子正中央。

「謝謝,不過這是給誰的?」老課問。

「欸?這個--」服務生一轉過頭的時候,
卻發現那個座位上的人已經消失無蹤了。

「那、那、個小姐說,這杯飲料是敬所有認識神奈子小姐的人。」
她看來有點跼促不安,
那種嬌羞的表情跟很萌的服裝讓KO往後對她窮追猛打長達一年多。

「這樣嗎?那應該讓Katsura君先用囉?」KO提議著。

「不對。我看誰都不應該用。」老課拿起那杯飲料來,看了看,聞了聞,
「這杯是醋耶!喝多了小心骨質酥鬆啊!」

「是喔。好吧,反正她人也不在了,小姐,這杯還給妳,謝謝啦。」
KO把飲料拿著,遞回服務生手上,只是不知道為甚麼順便握著人家的手。

後來因為KO被甩了一巴掌以後,眾人覺得氣氛詭譎,所以也就散會了。

Katsura君回家的時候,正好碰到神奈子在打掃。(附帶一提,
入學以後一個禮拜Katsura君就因為受不了吵鬧的室友們,自己搬到外面住。)

「你回來啦?不過我正在打掃,請你先出去吧。」
神奈子一開門看到Katsura君的臉,只丟下了這句話,
砰的一聲又把門關上了,Katsura君只得無奈的在自己家門前打轉。

轉著轉著,他突然注意到自己家門口多了雙沒看過的鞋子。

一雙亮紅色的高跟鞋。

從他認識神奈子到現在,除了看過她穿拖鞋、打赤腳,
正式場合偶爾穿穿涼鞋以外,他所認識的神奈子是不會穿高跟鞋的。

雖然有點百思不得其解(其實他根本懶得想),
但是Katsura君覺得,就算是住在一起吧,
彼此還是得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吧?所以神奈子的朋友來找她玩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朋友可以進去,主人卻卡在門口,這樣就不太好玩了。

「掃完了,進來吧。」神奈子無預警的打開門,
讓無預警倘靠在門板上的Katsura君直接跌進屋子裡。

「晤……好痛……嗄?」Katsura君後腦杓直接撞在地板上,
讓他誤以為自己眼前這一幕是某種幻覺
或錯覺。

神奈子穿裙子?

「呃……」楞了半天,Katsura君就是說不出話來。
從開始到現在,雖然神奈子的性別設定上是女性,
但是Katsura君並沒有特別添購什麼女性衣物,衣服基本上就是兩人共穿。
頭一次看到神奈子穿女裝,Katsura君的心裡突然漾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不管你想說什麼,起碼先換個角度吧?」神奈子這麼一說,
Katsura君才發現自己的姿勢只要一抬頭就是看到神奈子的裙下風光。

「抱歉抱歉。」不知道為甚麼這個道歉說起來覺得怪怪的。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