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我只是想說說故事而已。
                                                                               
小時候,每天晚上我總會跟我弟倘在大通舖上,玩著一種叫做「演戲」的遊戲--
現在想起來,也許那也算是一種RPG吧?
其實規則很簡單,我是球員兼裁判,負責想劇情讓我跟我弟冒險,
每天晚上總是會有不一樣的進度,可能是白天上課想到的,
或者看電視觸發(抄襲?)的。劇情大部分有連載,偶爾厭煩了,就來弄個番外篇。
                                                                               
還記得有一天晚上,小夜燈壽命將盡時迴光返照,燃燒出比平常更輝煌的光芒。
看著天花板上映出來吊扇的影子,也比平常更有活力的躍動著,
那天晚上,不管怎麼樣我都想來場金銀島的冒險。
                                                                               
當然是沒有寶藏。看過動畫的人也知道,番外篇的道具一概都不會出現在本篇中。
不過,我的童年,有好多好多的夜晚,
都在母親的聲聲催促(別說話了,早點睡)中度過。
                                                                               
只是到現在。我還是沒改掉那個愛幻想,愛說故事的壞習慣。

一開始,我只想把故事最衝擊的的部份表現出來,
所以早期的作品都是短篇,越短越好,不想用繁文縟節來鬆散了故事,
卻往往被人家說過於精簡;
寫到現在卻已經慣於鋪陳,就像電影裡往往為了那幾分鐘的高潮,
得用上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引領觀眾進入狀況。
想短,卻短不下來,總覺得疏漏掉的部份太多,該交代的劇情還有,
遲遲收不下尾。
                                                                               
看樣子是回不到那個單純的年代了,但是現在的心情以後大概也寫不來,
這就是人生吧!一環扣著一環,但是卻不是一個圓環的循環。
我們都一直往前走著。
                                      


【散文】 初衷
2007.11.30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是活到這個時代,Katsura就懷疑人活著做什麼。

這個星球並沒有什麼事情非得人類存在才有意義,
就算人類消失了地球還是一樣會轉。換個說法,說不定更自然些。
反正你該做的事情都會有別人幫你作,米不用你種飯不用你煮,
反正你只要把上頭交代的事情辦法就會自然而然的活著。

生物學家說,生物存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使命--生存,跟繁殖。

既然在這個時代,人類已經不用賣命生存了,那唯一剩下的價值就是--

繁。殖

但是這件事情十之八九也被別人代勞了。
反正無性生殖的技術出現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大部分的人都喜歡做愛的快感,卻不見得有人喜歡生產的痛楚。

「人到底活著做什麼啊?」Katsura想著,把手裡厚厚的一本尼采扔飛出去,
把釘在牆上的支架打斷了,一整排書乒乒乓乓的跌了下來。

「Katsura,你在做什麼啊!」神奈子打開門,匆匆忙忙的跑進來,
剛好目睹了另一排書發生骨牌效應的慘劇。

「算了,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神奈子走進來,
在房間勉強找出一個沒有書的角落,把剛才跌落下來的難民整整齊齊的收拾好。

在神奈子動作的這十幾分鐘裡面,Katsura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好了,沒事了,妳可以出去了。」Katsura看到整理告一段落,
揮了揮手示意神奈子可以離開了。

神奈子臉上並沒有出現什麼表情,只是彎身點了頭,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只是,Katsura總覺得神奈子轉身開門停頓的霎那,臉上有一點落寞的表情。

不,應該不會有這種事情的。神奈子的頭腦應該還不至於細緻到哪種程度。
從以前到現在,她充其量就是會生氣,會高興,會打鬧。

寂寞這種事情,離她很遠。

呼,也想得太多了。Katsura拿起煙在房間裡抽了起來。
想一想,神奈子來到這個地方,也不過才一個禮拜。
在糊里糊塗的情況下,半推半就的就讓神奈子進駐了自己的生活裡。

今天,是第七天--

「Katsura!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房間裡面抽煙!」
神奈子慌慌張張的頂著狗鼻子推開門衝進來,十萬火急的把房間的窗戶打開,
誇張的揮舞著雙臂驅趕著濃煙。

「神奈子!我說過多少次了,進房間之前要先敲門!」

「總共三次啊。而且我剛才有確實的砰砰的敲門才進來喔。」

「妳喔……」Katsura無奈的扶著額角搖搖頭,看樣子,
神奈子的個性還需要好好的調校調校。

早知道,就不要隨便接收這個有機人了……

--

「這樣的話,把她丟掉就好啦,」
艾默拉漫不經心的說著,一邊把剩餘的三明治塞進嘴裡,
「就跟電腦一樣,不要了看是要拿去路拋、二手拍賣,還是找店家收購。」

「喂喂,瞧你把她說的像個垃圾似的。」
Katsura聽到艾默拉的這麼說,放下了手裡的漢堡,兩手撐在桌上俯身向前,
「我只是在問你,一般人如果突然家裏多了個家人,要怎麼處理而已。」

「拜託,這種事情還要問人唷?」在旁邊KO忍不住插嘴,
「我是巴不得找一個來都沒有,你卻是有了還嫌多。
要不然乾脆你讓神奈子來我家好了,我不會虧待她的。」

「你想得美,」老課也說了話,
「要是這麼容易就處理掉,那現在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流浪人的糾紛了。」

「我又沒有要讓她流浪,」KO大聲的抗議,
「我只是要讓她過來我這邊住而已呀!」

「喂喂喂,你們不要把問題越弄越複雜了,」
苦主的Katsura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插話,「我只是要問,該怎麼跟她相處比較好。」

「這種問題根本不用問吧?人跟人之間相處是很自然的事情啊。」
KO在旁邊嘟嘟嚷嚷的,咖啡都冷掉了還是整杯滿滿的。

「KO,你再多插嘴一句我就真的把你KO,」
老課的火氣上來了,「真的這麼想要的話,不會自己去弄一個?」

「我喔?我不需要這種東西啦。我還是喜歡真人的愛情。」
KO說著說著,兩隻手做出摟抱的動作,
「像這樣摟著,然後就親親她,兩個人抱在一起說說話--」

「等一下,我反對,」老課看樣子跟KO槓上了,
「神奈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難道就不能抱不能說話?」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

「算了,不要理他們了,」Katsura拉著艾默拉換桌,
「你還是直接跟我說說有什麼感覺吧?」

「我?呃……」艾默拉摸了摸自己下巴,感覺像是用指尖清點著有幾根鬍渣,
「其實也沒什麼意見啦,我覺得KO說得也沒有錯,
人跟人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是自然的事情啦……
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當成多一個妹妹這樣來照顧吧。」

Katsura心裡暗罵了一句廢話,艾默拉本來就有一個妹妹要照顧,
當成再多一個的話,頂多就是相同的事情作兩次而已。

但是現在矛盾的是,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定位神奈子。

「我又沒有妹妹……」Katsura低聲嘟噥了兩句。

「嗯……也對啦,你這傢伙居家到幾乎不像話,個性又內向……
也難怪你老闆會送你個人當禮物……」
艾默拉沒有注意到當他這句話出口的時候,Katsura狠狠的、冷冷的瞪了他一下。

「所以你覺得我該怎麼辦呢?」

「施主,這個問題就要問你自己了,」艾默拉的手指掐到一兩根鬍渣,
簌地一下拔下來,臉上有著揉合痛跟爽的微妙表情,
「我只知道像神奈子這種IL-300的新型號,是會『改變』的。」

「『改變』?什麼改變?」Katsura注意到艾默拉在這兩個字上面輕輕的頓了兩下。

「欸?不會吧?神奈子到你家這麼久了,你到現在連說明書都還沒看過喔?」

「說明書?哪有這種鬼東西啊?那天你們自己帶她來的自己忘記了喔?
一群人突然跑到我家來『嗨,Katsura,老總說這個給你。』
然後門關了就走人了,剩下的事情還是我從神奈子那邊問出來的。」

「對耶!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艾默拉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說明書好像還在我家。」

「好了,別賣關子了。快告訴我,她的『改變』是什麼意思?」

「這個嘛--」

「附帶一提,雖然我的機工程度沒有你這個工程師好,
但你虎爛我的話,我還是聽得出來的。」

「呃……」艾默拉一時語塞,看樣子他本來是準備好好的虎爛一頓的。
「好吧,我就明說吧,這種型號的人……
基本上出廠的時候是沒有作『定位』的,也就是它到你家的時候,
完全是白紙一張。它在家會成為什麼樣的角色,完全取決於你對它的『養成。』」

「那個……可不可以用白話文作簡單的說明?」

「簡單說,你對待它像個老媽子,它就真的會變成個老媽子;
你對待它像個小女孩,它自然而然會把它的個性修正的像個小女孩,
成天對著你哭哭鬧鬧要糖吃。」
老課跟KO看樣子已經達成共識,不然起碼也是打成平手,
兩個人也來到Katsura這一桌。

「當然,公司也有預定了幾千幾百種的人格模式,
你也可以不用從零開始,可以選一個你覺得容易上手或改變的性格開始。」
KO替老課補充道。

「那萬一……我是說萬一,我一直不怎麼樣的對待她,那她會變成?」

「就跟著變成不怎麼樣啊。理論上啦。」

「你這個回答也未免太籠統了些吧?」

「沒辦法啊,」艾默拉搖著頭說,
「關於這個型號的有機人,我們所能得到的情報就是公司官方發表的資料,
包括說明書跟電視宣傳廣告……
剩下的問題即便是聯絡公司的客服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只有幾句公式化的應對罷了。」艾默拉繼續說,
「多公司對於IL-300真的說的上是保密到家,
即使我們想進行逆編組來了解它的構造,卻每次都導致機器損毀而一無所獲。
看樣子小泉社長這次真的是遇到金雞母了。」
等到艾默拉呱啦呱啦的說完一堆以後,才發現Katsura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


「要叫他起來嗎?」KO問。

「不用啦,他起來了誰替我們付早餐錢啊?」老課說,
「不過,我懷疑到最後神奈子應該會變成老媽子就是了……」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起來,這段當兵的日子感覺真不像當兵。

一般當兵的規矩就是,營區就是你家。
我們也不例外,只不過我們的營區,是一幢名為新明大樓,
位於永康鬧區的辦公大樓。

一般當兵的情況就是出操、出公差,跟一堆辦不完的鳥事。
我們也差不多,只是我們的操課不會流汗,曬不到太陽。
學著幫忙軍官作出納、作押標金保證金;
其實真正做到屬於「駕駛兵」範疇的,
就是下午三點半前趕著出門去國庫銀行軋支票,
然後眾人下班以後的清掃工作,還有跑腿幫軍官們買飯。

不過沒想到後來買飯變成一件那麼累的差事就是了……

一般的營區會有廚房、會有伙房兵,
但是辦公室裡面怎麼可能讓你擺廚房搞得烏煙瘴氣?
不過聽說以前其實也是有的,而且之前整個新明有三十幾個阿兵哥,
不像現在官比兵多(士兵總計八員),以前也是有兵在廚房做菜的,
甚至本來不會作的來這邊以後也炒得一手好菜,
書櫃裡也還留著不少食譜,聽說就是這樣來的。

於是膳食變成一個很麻煩的問題。之前人手充裕的時候,
還可以跑去台北高等法院打便當,俗又大碗,
四十塊就可以吃到撐,有心的話飯菜自己打,
四十塊的盒子也可以裝成五十塊的份量。但是在永康街,
想找到這種價位的餐點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不可能的任務是,我們得幫所有人,包括軍官跟雇員大姐準備餐點。
於是每天中午我手裡都是厚厚一本菜單,開始東奔西跑作調查兼收錢,
然後總是會有人改來改去的……

最麻煩還不在這裡,後面要去把餐點拿回來的時候,
每家店的位置都不一樣,很多都是在相對位置上的,
結果就是會看到小兵在路上來回奔跑。所以在那段時間為了方便找錢,
我的櫃子裡總有兩罐零錢,歡迎大家自由兌換這樣。
樓上北處的學弟們就更慘了,因為他們的人數比我們還要多上一倍……

結果到最後,我變成家挺主婦似的,美到中午時段就是往後門的東門市場跑,
四處去買一些小吃,買到連菜販都認識我了(奇妙的是我從來都不買菜的)。

晚餐的話就簡單多了,小兵當然都是隨便吃隨便好,
順便再帶一份軍官的回來就好了,然後大家掃完地就和樂融融的看電視等退伍了。

基本上留守的情形其實也跟晚間時段沒有兩樣,
常常是一個兵一個官在中山室裡看電視等吃飯,
吃完飯再看電視等晚餐,吃完晚餐等睡覺,然後交班給隔天的人,
重複一次以上步驟以後就回到正常生活。

那段時光雖然悶,但我也知道那是人生當中難得的閒暇,所以就很放縱自己過生活,每天下
班就是看小說寫小說,反而比學生時代還認真……

 

 

【散文】我在北組的日子(一)
2007.11.2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這個地方,轉眼也一個月過去了。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埋葬在工作上面
(老實說,那種日子是無色無味不著痕跡的,就像蒸發一樣,就只是過去了。),
但是這個城市的氣息仍然在我身上慢慢飄散開來。

來這邊,第一個感覺就是--風好大。只要稍微空曠一點的地方,
一下子你就會知道颱風天是什麼樣的感覺。

當年在華岡風也大,也冷,但是不用騎著摩托車逆風出門,
也不用進冬暖夏涼的無塵室,所以可以包得厚厚的一路走到學校去,
一邊悠悠哉哉的看著路景;但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
穿的太多到那邊是在虐待自己,結果就是我厚厚的羽毛大衣底下總是一件短袖T恤。
但是有趣的是,出門的時候(晚上七點)總是冷到叫人直打顫,
但是早上下班的時候,穿著那件大衣頂著太陽,彷彿是笨蛋一樣……

新竹有名的是貢丸跟米粉。來到這邊以後倒也吃了不少次,
但是對吃一向遲鈍的我並沒有什麼特別感動的……
也許在物流暢通的時代想吃點什麼特別的,
還是得翻山越嶺去些百年老店看看吧?

去了幾趟新竹市區。走慣了以後其實也就不覺得遠了,
不小心騎著騎著就會到了。其實火車站前這一塊腹地也不小,
但是意外的沒有我想像中的熱鬧--應該說,我覺得人潮有了,
但是商意不夠。去了幾趟,總是看了看人以後就回來了,物種還是少了些。

呃……還有就是我覺得新竹人開車都很猛……
也許是因為騎車對我來講畢竟還是陌生了些吧,
25年的人生中這是我第一年騎車通勤,總覺得竹科的交通很混亂……
不過,那指的是交通巔峰期,如果你挑大家正在上班的時候出門,
包準一路暢通。

還有就是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有風味的咖啡館,
一間可以讓我平心靜氣算塔羅看風景的咖啡廳。
唉呀呀,畢竟這裡是竹科吧?物價地價都叫人不怎麼敢恭維。
也許是我的狀況也還沒有平靜下來,達不到風平浪靜的狀態吧?
過一陣子我會再努力適應看看的。

小狼,在風城,還在找著自己真正的模樣,找著自己那雙遺失的翅膀。


【散文】風城雜談
2007.11.24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這是一篇實驗性質強烈的小說。
(謎之聲:你哪一篇小說不是在實驗的?)
                                                                               
甚至裡題目我都還定不出來。
於是就先拿主角的名字頂著。
                                                                               
總之先寫看看吧,我不想讓我的筆淪陷在忙碌的生活之中。
                                                                               
還有,這次我想寫短篇。
                                                                               
--
                                                                               
「如果要格式化的話,裡面的資料就會完全消失,救不回來喔。」
櫃台上一個老成持重的小鬍子中年人,一邊整理手上其他的東西,
一邊心不在焉的說者。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反正處理的手續就是這麼簡單,只要把記憶晶片拿出來,程式重新設定,
灌入作業系統,開機以後再做細部微調,那機器就會跟剛出廠一樣--
笨拙,不順暢。生手的話肯定都要送回廠好幾次。
                                                                               
「可是、可是她裡面存的記憶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
能不能想辦法保留那一部分,或者備份出來再灌回去?」
戴眼鏡的捲髮少年焦慮的問著。他看起來博學多聞,
可惜不是在機械上面。

「別鬧了,先生,既然是這麼重要的資料,當初自己怎麼不保護好?
也沒有定期去作備份?」中年男子還是用一副「專業客服」的標準語調,
完美的表述著客服邏輯。
                                                                               
「備份?讓你們再複製一份記憶出來,
讓你們再做出一個我心愛的神奈子出來?我……」
戴眼鏡的少年突然變得很焦慮,不停的搓揉著衣角。
                                                                               
「先生,用這種資訊設備備份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時代再進步,機器還是不可能是完美的。」
                                                                               
「但是,做了備份,神奈子就不會是獨一無二的神奈子了,
這樣子……她還是我的神奈子嗎?」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我們這邊不負責處理形而上的問題。」
中年小鬍子男子突然嚴肅了臉色說著,
「要,或者不要,你只要二選一。趕快做出決定,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捲髮少年嘴唇一抿,閉上眼睛緊皺著眉頭,
表情非常的痛苦似的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
長長、慢慢的吁了出來,臉上的表情也漸漸有了答案。
                                                                               
他轉身走出了房門,長廊上有個女孩子低著頭默默的坐著。

「我們走,神奈子,」他拉起旁邊那個一直沉默著少女的手,
準備帶她離開,「妳的病我們換個地方看。這傢伙是個蒙古大夫--」
                                                                               
少女冷冷的甩掉少年的手。
                                                                               
「這樣不是很好嗎?把一切歸零,然後所有的事情都照你喜歡的來作。」
少女閉上眼睛,雙手往兩旁平舉起來,高高的抬著頭,
「把我『格式化』,重新再做個純真的神奈子出來吧!」
                                                                               
少年聽到這一句話,氣得高高的,懸在半空中。
                                                                               
而,一陣清脆的聲響,迴盪在傍晚無人的迴廊中。
                                                                               
(待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就帶我飛吧
如果我有翅膀 而你有天空
不加在一起 我們就什麼也沒有

我們的夢太重 而地球太小
我找不到一個可以放空的場所

那深淵的盡頭有什麼
那谿壑的源頭在哪裡

那無所謂
我只想你帶我走

快 牽我的手
末日之前
我們再看一次日落


【詩】喏,就這樣
2007.11.12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來不覺得自己很年輕。

換個更正確的說法,其實感覺不出來,什麼叫做「年輕」,為甚麼要叫做年輕。
我,不過就是理所當然的二十五歲。跟以前沒有差到哪裡去,
以後也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過,我總戲稱自己老。因為是年尾孩子,
學生時代總比同學大上個一年或幾個月,於是就常常自以為老成持重。
其實自己也不見得成熟到哪裡去。

出社會後,才慢慢感覺到什麼叫做年輕。

同樣在一個地方工作,這是我的第一份頭路,
同事也有不少初出茅廬的年輕小伙子,但也有三十出頭,
已經成家立業有老婆孩子,卻比我資淺的新人(自己也菜還說人家資淺?),
要來開展人生的第二春。

當然也有比我小卻已經成家立業的,已經賺兩三年,甚至更多的了。
跟他們比起來,總覺得自己虛長了歲數,浪費了光陰,
但也慶幸自己有多體會過一段不一樣的時光。

人生的道路有很多走法,卻也是在自己出社會以後才深刻的體會到,
一路這樣走過來,我真的是很單純,也還太年輕--

卻也已經老大不小了。

我,1982年出品的黑小狼,正在體驗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正在慢慢的,
學著變老,學著成熟,學著去懂得--

我的年輕。

 

 

【絮語】年輕
2007.11.1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狼,你哪裡人?」

「我?台中啊。」

「欸?台中?我一直以為你是台北人耶?」

離開台北第三個月,邁入社會的第一個月,有四個人這麼跟我問答過。

在台北的日子,目前只佔了我人生的五分之一。
大學四年在台北,畢業後當兵仍然巧合的在台北。
在離開台北三個月以後,在外地聽到這種話,其實有一點百味雜陳。

我身上多了什麼?改變了什麼?是什麼讓他們覺得我來自台北?

虛榮也好,繁華熱鬧也罷,總之我還是嚮往著那個城市。
只是我沒想到,自己身上還隱約的帶著那種氣息……

其實,這叫我有點興奮吶。

不過,故鄉這兩個字的定義對我而言越來越模糊……

你呢?又是哪裡人?




【絮語】「台北人」
2007.11.1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有曬到,中午的太陽。
                                                                               
                                                                               
一個人走在竹科的馬路上,心裡想著,
「這裡到底是哪裡」「我在做什麼」
                                                                               
之類的,沒有答案的問題。
                                                                               
                                                                               
這樣的日子真的過的很快。
別人是七天一週,我的一週只有六天。
有四天是完全在混沌狀態中度過,
醒了就是工作,工作回來就是睡,
徹底的感覺到,自己變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印鈔機……
                                                                               
雖然文教業最近被說成窮忙族,
但是至少還有一點氣質空間吧?
                                                                               
                                                                               
                                                                               
才怪。
只要是工作就都一樣。
                                                                               
很怕自己會麻痺在這種生活裡面。
希望能夠……
                                                                               
                                                                               
算了,通常說希望的時候,都已經陷進去了。

 


2007.11.10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看幾次都還是一樣感動。
                                                                               
撇開因為以前感情因素覺得感動,
(那個,我最後交的女朋友,叫做小八)
                                                                               
那種情感的刻劃,兩個女生的互動,都是新鮮有趣,
卻也都有一點點悲哀跟感傷的。
                                                                               
於是把電影也拿來重看一次。
                                                                               
不過這次我完全把美嘉跟娜娜兩個角色不自覺的分開。
的確美嘉把大崎娜娜詮釋得太冷感了些。
而且其實她的聲音也搖滾不起來。
                                                                               
好吧,我承認我一開始以為會是椎名林檎比較適合這個角色。
                                                                               
趕進度吧,把當年因為手分停在第八集的劇情趕完。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