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行事曆:http://goo.gl/dLGoaE
占卜預約:http://goo.gl/3cD1k

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是睡回籠覺的時候夢到的。

還是夢到幾個死黨,其中某鹼性人物變了很多,
大概是前一天晚上還在玩異域鎮魂曲(主角全身傷疤跟刺青),
還有陪著弟弟看摔角(有個選手滿臉刺青),
我這個朋友肚子跟手臂上也有刺青,整個人變成凶神惡煞……

整個夢簡單說就是我跟著雞先生在建築物間穿梭,似乎是為了尋找某人,
但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沒有穿鞋子,兩個腳底板磨到面目全非。

後來去拜拜的時候,是拜觀音吧,一走進廟裡我就暈頭轉向的,
點起幾支香,卻在煙霧中看到神像偷瞄我一眼。

按照一般電視劇情,如果這時候我叫別人看一定看不到的,
但是這個神像很囂張的當著我們的面動了起來(眼睛還一直膨脹),
眾人開始逃竄的時候不知道為甚麼就是只追我……

跑著跑著就醒了……


【日常。夢】2007.08.3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狼狼:

  我好像還是第一次這樣跟你說話。之前或許你也常自言自語,但是我想這是第一次,我明明白白跳出來跟你說:我是我,不是你。是另外一個你(穿著裙子的,你)。

  嗯……其實我也不是第一次存在,你知道的。不過,人總是在比較低潮的時候才會靜下心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不是嗎?

  所以,你現在聽見我的聲音了,我想,你已經走到人生比較平靜的時候了。走過了放蕩胡來的大學生涯,意外輕鬆的飄過了不想再面對的軍旅生涯,而現在,才剛正式要踏入「真正」的人生--往後很長一段時間,你都會把生命花在類似的事情上面。

  你卻退縮了。

  當然,你現在會害怕是在所難免的。因為從現在起已經沒有任何的軌道可以讓你攀著走,就像把你丟進了太平常中間一樣,往東往西,上游下潛,全部都自己決定--當然也不是百分百,畢竟在現實中,順流總是好過逆流。只是我們並沒有那麼多的籌碼,當作你青春的賭注。

  我明白你心中懊惱的感覺。他們出書的出書,得獎的得獎,幹編輯的幹編輯,同樣的一條路你並不是沒有努力走過,只是就是開不了花,結不了果。  

  我想,對我們兩個來說,講再多的時運不濟都是枉然,因為畢竟自己並沒有真正的付出努力在這上面,不是嗎?

  你應該知道自己付出的,就是自己所得的這個道理。

  在揭開傷口時,動作不能太粗魯。今天我們都累了,好好休息吧。

  不要迷失了自己。


【絮語】狼格分裂
2007.08.30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退伍到現在,心情也終於慢慢的平復下來。

可能是因為軍旅生涯太順遂吧?一顆心慢慢的飄了起來,
總把事情看得太簡單。總以為自己有能力可以心想事情。

好像雲霄飛車一樣,沿著往上的軌道,狠狠的竄入青空--
一顆想高飛的心,很傲慢的自以為天空飛翔了,其實腳底下沒有可以憑依,
於是只能直直的往下墜。

不能承認這個事實的,也許只有自己而已。

而當一顆心狠狠的砸在死硬的地板上,才知道有多痛,
才知道自己不過是做了個夢。

當雙腳重新腳踏實地,輕輕的放開一點點夢想,
或許就不會讓自己這麼難過--

至少,我真正在乎的東西,沒有人能夠奪走。

 

【日常】靜
2007.08.30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都沒有提到自己的近況。稍微說說吧。

其實也沒有特別做什麼,就是找找工作,沒事寫寫文章(想多少騙點稿費),這樣而已。

其實自己心裡頭倒是挺平靜的,當然前一陣子有慌亂過,但是人總是會慢慢適應的嘛(適應米蟲狀態?)。

可能因為我這個人基本上要求就不多吧?能夠寫文章過日子就好了。

算算塔羅,打打字,再這樣搞下去我大概真的會燒出舍利子(汗)。

也許在面對選擇的時候終究會徬徨,但人生就是這樣吧?

 

 

【日常】2007.08.29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七夕吧?

我們認識以後,這是妳第一個沒有跟我說,
情人節快樂的七夕。

也許過去的,就該讓它過去了吧?好像我曾經這麼跟妳說過,
不要把過去的枷鎖一直往自己身上綁。那時候我們的故事寫下句點後,
承諾,也請妳不要放在句點之後。

可是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多少還是牽掛著,
還是很在乎妳的消息,妳的聲音。

年初,妳拿了票來,我們還一起去看了生日快樂。
然後妳還是像傻瓜一樣,一個人哭得悉哩嘩啦。
我知道妳會的,所以早就拉開了背包,準備好我的五月花。

「有多少愛可重來,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這兩句歌詞,說得讓人好辛酸。不過,如果我們都沒有什麼改變的話,
即使讓我們重來,也只能叫做重蹈覆轍,狠狠的再痛一次吧?

妳變了,我也變了,然後往各自不同的方向展開,
我們交集的,只剩記憶。

但是不管怎麼樣,今天,我還是祝妳--

情人節快樂。



【絮語】七夕
2007.08.19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爾,在夜裡,我會這樣蜷著身子,緊緊的抱著自己,等著寂寞降臨。

喇叭裡,低沉沉的流洩出廉價的、陳腔濫調老生常談的情歌,
然後偶爾賺走我廉價的淚水。儘管那歌手多麼聲嘶力竭,
卻怎麼樣也拗不過我,輕輕的扭掉音量鍵。

靜得,我聽得見自己的呼吸。

我看得見胸膛的起伏,聽得見呼吸的聲音,但卻看不見自己的心情,
理不清思念的情緒。伸手,我用指尖摩挲著自己的額鬢,
揉搓著髮根到髮梢,我感覺得到,有些什麼東西悸動著。

我起身走到窗邊,微涼的晚風讓裸著的身子覺得有些蕭索。
飄颯的髮絲,撓搔著我的肌膚,彷彿是輕輕在安撫,
卻也像是親親在挑逗,我的青春。

有一種寂寞的感覺,深沈兩點的夜。

我仰頭看著月光,她兀自在夜空,尖著牙,今晚沒有星星陪她。
於是,我們彼此說著故事。
她告訴我,我從小多麼愛盯著她臉上的雀斑胡思亂想;
我也告訴她,妳啊,還不總躲在廣寒宮裡,成天對著吳剛想后羿。

故事說完了,我們領回自己的寂寞,回到自己的角落。

天,略略寒了,我回到床上,蜷起薄薄的被單,
一種不同於貼身衣物的,一點點粗糙的擁抱。

卻讓我更想他了,那種粗糙之中,總有一種不經意的溫柔。

明知道是空等待的等待,還算不算等待?

我不知道,只是懷著這樣的心情,期待著些什麼。

今晚,又是一個寂寞的等待。


【散文】等待寂寞
2007.08.09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做的夢都很雜、很短,很亂,所以只是稍微整理一下,並沒有邏輯可言。

一個是夢到鄰居抽到東引的那個小伙子休假了,表面上看起來還沒怎樣,一到我家看我沒穿上衣二話不說也把衣服扒了。

我的媽呀,真是不像話。下頭的肌肉全是碳黑的,而且那麼瘦的人怎麼肌肉會腫到跟健美先生一樣?最有趣的是身上還有穿背心所以沒被曬到的,白白的痕跡。

「幹,你說這樣操的兇不兇?」

「嗯,有操到。」


--

嗯,我又夢到我北上了。不過,這次我不是一個人隻身北上,我爹載著全家出門。不知道為甚麼,這次我沒先跟人家約好就衝上去了。

於是到台北的時候,才異想天開的打電話說:

「熊!我到台北了喔!」

結果因為人家行程排的滿滿的,沒有一個人有空理我的。

結果我很沮喪的去咖啡廳想來點什麼,結果整個咖啡廳都空蕩蕩的--有人,有燈光,也有服務生,就是沒有人理我,一整個很死寂的感覺。

最後東西來了,可是是一個橡皮擦。不知道我是餓昏了還是賭氣,竟然一口給它咬下去--

醒來的時候,嘴巴裡頭還感覺得到橡皮的味道……


【日常】夢日記
2007.08.08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業」
                                                                               
                                                                               
聖杯國王 聖杯七(逆) 錢幣侍者
                                                                               
                                                                               
透過情感跟創造上的訓練得到成功。
而且所有國王都屬土,穩健踏實而有耐心。
                                                                               
意思是說我可能真的沒那麼快能找到工作Orz
                                                                               
逆聖杯七,一個使美夢成真的決定。也可能暗示說
「某種處境需要靈感與超脫,你卻太注重物質與實際的東西了」。
回到聖杯六,想想究竟什麼能讓我真正滿足。
                                                                               
有關金錢的消息,或學習。
希望會有什麼新工作的消息。
                                                                               
底牌是節制,行動和情感的融合,帶來內心的平靜。
                                                                               
簡單說就是會有機會,但是不能為了錢操之過急。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麼,接續上一篇,回到雷克家準備過夜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凌晨三點多了。
他非常好心的開了冷氣吹著,於是我們睡著了--

才怪。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啥子的,我的神經幾乎沒有鬆開來過。
可能是因為他的房間不算是有實體隔離的那種感覺,
所以沒有安全感吧,又緊張,所以幾乎沒什麼睡。

不過也沒宿醉什麼的,就只是頭有點昏。然後拜託雷克載我去考場。
簽到了以後,也就等考試了。

假設一張報到簽名單有20個名字,桌上起碼有20來張來看,
起碼有400多個人報名來考吧?考生什麼樣的人都有,
有打扮的花枝招展不知道是來表演還是考試的女生,
也有帶著眼鏡一副書呆子模樣的人,
也有看起來註定一輩子當公務員料子的人。
看半天我實在不覺得這群人裡面會出個記者什麼的(汗)。

考試時間頗久,第一堂從一點到兩點五十,幾乎兩個小時。
考的是寫作,第一題是針對最近物價上漲這個經濟議題寫出自己的看法、
想法或周遭觀察的特殊事情,七百字。

第二題算是狀況題,有個名模跟立委一起在陽明山上出車禍,
然後有各式的資料如目擊證人的證詞、檢警調查的報告,
還有一些傳言八卦等等,整理成一篇報導,六百字。

第三題也是狀況題,有網站上節錄的資料,
跟立委的祝詞以及總統發言等等資料,一樣整理成一篇報導。

第一節下課以後,我有點心驚膽跳的感覺。覺得自己寫的還算差強人意,
但是時間上很急促。而且光這關完我就覺得腦袋很累了,
可能平常寫小說天馬行空慣了,突然要寫這種東西還是得費上一點功夫。

休息時間倒是跟一位先生交上了朋友,不像其他人一樣都把你當敵人一樣。
不過我們對話的內容很雜,就不記在這邊了,總之也是關於報業的事情。

第二堂課也考挺久,三點十分考到五點,這一堂考的東西我覺得比較活,
題目很多,兩題必答剩下自己選三題,
比方說如果報哈七的新聞除了照片還可家什麼吸引大家的注意,
氣溫飆新高可以做什麼題目,阿扁跟阿民開記者會,
准你問五個獨家問題,你要問什麼之類的。

總而言之這堂也愉快的瞎扯完了。天氣變得很糟糕,
心情也是,考著考著頭都昏了,想睡覺。

最後一堂考英文,三題翻譯跟幾題選擇,老實說不難。
更愉快的離開了考場,結果去福客多喝個紅茶,
又碰到剛才那位老兄,寒暄完也就解散了。

重頭戲是在晚上,雷克帶我去看相聲表演。

大柵欄,本來在貓空上頭,貓覽通車以後就搬到吳興國小那兒了。
這個地方主要是劉增楷(吳兆南大弟子)帶領的台北曲藝團表演的地方。
在那兒還碰到兩個文大人(都比我大就是了),黃小豪跟二高。

他們有三個女生身高很高,所以叫一高二高跟三高,
剩下的那個就叫不高,很有趣。號稱國道耍寶團(?)。

那是個很特殊的地方啊,我頭一次覺得那麼有古色古香的人文氣息。
流浪觀點也很棒,但兩個就是不同類型,
大柵欄人家桌子上擺的可是瓜子茶壺跟棋盤呢。

總之又跟雷克在那邊廝混到十一點多,回頭在他家看了多羅羅之後就睡了。
再之後就回家了,聽說後還有面試,但是時間還沒有出來。

也算是一次經驗吧。


【日常】8/4,考試.相聲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要考8/4的聯合報記者筆試,討厭舟車勞頓的黑小狼,
決定早一天上台北在朋友家過夜,隔天好端端的去考試。

我做事情喜歡先安排好計畫,要去的地方有陽明山、
雷克家、可能的話回台北組一趟。

3號早上,電腦關了就出門了。原訂中午前到台北的話,
就回台北組跟大家吃個飯,但是司機可能看在非假日沒人趕時間的份上,
非常奉公守法的開著。

到台北組的話早就過了吃飯時間。直接上陽明山吧。

因為在北組當兵的關係,也會在火車站等公車。
等22號的時候,也常看著260一路飆過去,
不自覺還是會覺得我應該就是要搭那班車才對的錯覺。

結果就在我很高興的看到公車的身影的時候,
它也跟往常一樣毫不留情的放我鴿子。
於是我就回車站裡頭,去給人家按摩一下。

很久以前就想試看看是什麼感覺了,不過每次會來到火車站絕對都是有事情,
沒有時間,剛好今天閒著就來抓個十分鐘。

很舒服哩,繃了很久的筋骨整個就跟快散了架一樣。
身子輕鬆多了,心情也輕鬆多了,就出發上陽明山去了。

通常我在山仔后派出所下車,因為那邊去我以前住的宿舍的話,
是走下坡。想鍊身體的話就在頂好超市下車吧。

一路上都會有老人家坐在路兩旁,我這才想起來現在正是宿舍出租的旺季,
華岡的房東們都會出籠獵捕學生。

包括我以前的房東。結果我就坐在那棵一柱擎天底下跟房東聊上快一個小時。
也剛好看到什麼人住走我以前的房間--

為甚麼是兩個gay炮……房東說還看過他們兩個手牽手走在一起……
比較高的那個老實說,真的很有女人味……聽說他娘親還跟房東說過,
「如果有一天我兒子交了女朋友,那真是萬幸啊!」

這個打擊太重大了。我決定去學校散散心。

一路上,店家該開的都沒開,我這才又想起來,現在是暑假,
大部分的店家都是關的。一路走著,我才慢慢知道為甚麼一直想回來華岡,
想念著些什麼--雖然景物依舊在,但是少了你們啊,
朋友,我還是覺得失落了些什麼。只是些冷冰冰的建築罷了。

學校各館幾乎都在修繕中,道出也都多了緊急通報用的按鈕,
整個華岡除了工人以外,少見學生的身影。也多虧了施工,
所以本來應該緊密的各樓館都門戶大開,我都很歡樂的給它鑽進去看看。

少了你們的身影,其實只是突然讓人覺得空虛啊,真的。

最後,我回到大恩前廣場,那個有凳子有樹蔭的地方,
在那邊靜靜的吹著我的風,想著我的過往。我也愛,這樣靜默的華岡。
這時候才發現文大的樹上有松鼠,本手笨腳的還差點摔下來。

要離開校園的時候,我換了條路走,想把整個文大的風景都看一遍,
卻發現以前很愛吃的,前牛魔王對面那間炒飯,已經收起來不見了。
回憶,又要缺了一塊,我想著。結果一路走著,
我竟然在網咖門口碰見老闆,他還認得我。

原來是他的手職業傷害,想要休息一陣子,改行賣雞蛋糕了。
他請我吃一包,然後我又很歡樂的跟他聊著天,
才知道他一天大概賣掉兩百多個便當,那個手腕得甩上一萬兩千多下,
難怪會受傷了。老闆還跟我說他以前在外島當兵,操得很兇,
不過我忘記問他那一手炒飯的好功夫是不是也這樣練出來的。
他還跟我說,台中是個好地方,他以前常常騎車去玩,當天來回。

再不下山就趕不上跟雷克約的時間了,我揮揮手跟老闆說再見。

到公館等雷克下班來接我,中間我還瞎晃到誠品去,
只是不了的是這邊的誠品三樓怎麼淨賣些骨頭石頭化石標本……

總之我到了雷克家。他們家的狗跟我沒交情,一直吠個不停。
不過他們家的狗待遇算是挺優的,沙發都是給牠們睡的。

稍微整理一下,結果下起了大雨,雷克一直擔心夜唱能不能成行,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去接道道,她在雨中落難了。
結果去接她,也順便在麥當勞吃晚餐。

因為閒著所以雷克教我打麻將(道道是賭后!),
打完了沒事我又拿塔羅牌出來,聽說結果還不錯準(笑)。

後來出發去唱歌了,雷克說他手下的猛將幾乎都有來這樣。
後來也證實果然名不虛傳,頭有一次有人可以跟我合唱倒退嚕,
也頭一次聽到有人可以用真音唱「口是心非」跟「愛上你是一個錯」。
而且從頭到尾沒有冷場,點的歌大家都會唱,氣氛也high,
真的是從我去KTV唱歌以來最開心的一次。
也頭一次知道喝酒真的有效(雖然我吐了三次)。
也多虧在北組的訓練,不管唱歌還是喝酒,我都比以前稱頭了些。


有沒有人注意到黑小狼好像根本忘了隔天要考試這件事?

 

【日常】8/3華岡行+夜唱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低潮了一陣子,也許讓大家擔心了,真不好意思。

當然如果沒有人擔心最好了,我不希望別人替我擔心。

如果有的話,我在這邊報告一聲,我很好,謝謝大家。

我的眼神,還沒死喔。只是一直在靜靜的等待著,
一個讓我張牙舞爪,喔不,是登高一鳴的機會。

靜靜的等著,在生命逆流的時候,也正是一段學習跟放鬆的時光。

我會勇敢,直到我再也不勇敢,直到我不能再勇敢。

 

【絮語】我會勇敢
2007.08.03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還是不要看報紙好了,一翻開就臉紅心跳。

不是看到頭條血腥而臉紅心跳,

不是看到股市震盪而臉紅心跳,

不是看到社會亂象而臉紅心跳,

只是看到高額獎金的徵文比賽,明知道比登天還難,
雖然我是稿子永遠趕不出來的廢渣,雖然我是一輩子都不入流的作家,
但是心裡總還有一點夢想跟悸動……

我還想過說萬一中了諾貝爾文學獎要對台中市長說什麼……

唔,年輕人就是這樣。好像對心臟不太好。

 

【絮語】臉紅心跳
2007.08.0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是個很有趣的夢。

那是一次超神奇的國中同學會,連一堆印象早已模糊,
差點就根本不記得的同學也來了。
(沒印象又怎麼可能記得?真矛盾)

更有趣的是大家都穿著國中制服啊!
沒有人通知我,所以我還是穿著便服去。

後來想想,詭異得很,國中畢業後絕大多數的同學都沒有見過面,
就算開同學會也只是我們幾個人,
兩年前的事情了。我是怎麼知道他們的長相的?

不管,總之大家都變美了。

夢中的地點是在教室裡面。唉呀,穿著制服在教室裡開同學會,
這是我覺得最有味道的同學會了。

聽著上課鈴聲,走廊上凌亂的腳步聲……咦?
不是選在放假的時候啊?結果混亂中不知道聽到誰說了句:

「校長來啦!」於是全班都靜悄悄的(怪了,都畢業了還怕校長)。

「欸欸,會不會這個班這節課是校長的課?」我邊說著邊往外瞄,
意外發現很多國中生很困擾的看著我們這邊。
擺明了是我們佔走人家教室了。

結果有個女老師走了進來,看看看我們,
然後又往外看了看,就很困惑的離開了……

我記得高中時代愚人節玩過跟隔壁班換教室這種把戲,
不過老師同時教過兩個班,破功。後來還有一次是各交換一半的學生
(因為學校政策我們大洗牌過,不是去隔壁班就是隔壁班來),
變成分班前的樣子。結果成功拐到英文老師(笑)。

後來門口進來一個人以後,全班都安靜了。連我都安靜了。

因為那個人不是我印象中的國中校長,
那是我大學劉X祐系主任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不愧是系主--喔不,是校長,非常有風度的上課,
完全無視我們明明就在開同學會。而且還上了兩節。

「耶?軍人證?」旁邊不知道誰嚷了一聲,
我也好奇怎麼會有軍人證,結果低頭一看--

哭夭,怎麼是我的(註:軍證於退伍時需繳還)?
雖然樣子跟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可是我知道是我的。
二話不說飛快的那張軍證揣到口袋裡,篇偏不知道為甚麼主任……
喔不,校長偏偏對軍證兩個字特別敏感,一眼就往我這邊看來,
而且因為我沒穿制服,一下子就被發現了。

於是校長一直盯著我看。我也只好害羞的站起來。
旁邊也已經有同學忍不住笑出來了。

「好了啦,穿幫了啦。」我這話出來的時候校長還是一臉不解。

「校長,我們都已經畢業了,在開同學會啦!」
校長一臉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後又拿出了招牌笑容跟我們聊天。

那場同學會,還挺歡樂的。


【夢】有趣的同學會
2007.08.01

蒼翼黑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